2018年12月19日
搜索:
“周久耕落马模式”是可以复制的
潘洪其
【该文章阅读量:1757次】

        备受瞩目的“天价烟局长”、原南京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局长周久耕,9月4日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检方指控周久耕在先后担任江宁区民政局局长、房产局局长期间,共收受贿赂107万元人民币和11万元港币,建议对其量刑10年以上。

  尽管法院尚未作出判决,但从检方指控的内容看,周久耕以受贿罪被追究刑责将是难以避免的。这对于广大关心周久耕案的人们,特别是当初锲而不舍地对周久耕进行“人肉搜索”的网友而言,都应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好消息。不过,也有一些网友对此高兴不起来,认为周久耕因公开宣称要查处低于成本价卖房而引起网友不满,因被网友发现抽天价烟而露出腐败马脚,然后几经周折才受到查处,整个过程充满了很大的偶然性,从中看不出“手莫伸,伸手必被捉”那样的必然性。有作者撰文认为,网友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他们只是碰巧发现了周久耕的“天价烟”,外部监督的效力也终有限度,周久耕案并不能说明什么,“周久耕落马模式”并不具有可复制性。

  所谓“周久耕落马模式”,其实就是通过群众监督推动纪检监察机关、司法机关查处官员腐败的模式。这个模式有两个显著的特点,其一是群众用“雪亮的眼睛”发现官员涉嫌腐败的线索,并向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举报;其二是群众督促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法严格办案,对涉嫌腐败的官员予以严厉惩处。应该说,这一模式并非始自今日,而在当今信息时代、网络时代,由于舆论监督特别是网络舆论监督日渐发达,群众监督的上述特点得到了更直接的体现,群众监督的威力也得到了更充分的发挥。

  以周久耕案为例,网友搜索到周周久耕抽“天价烟”的线索,同时在网络上进行了曝光,这种公开举报方式,从一开始就给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施加了不小的压力。接着,眼见有关部门并未迅速采取有力措施,网友仍继续诉诸媒体报道和网络舆论,将周久耕戴世界名表、开豪华轿车以及若干可能存在利益输送关联的亲属关系全面曝光,有关部门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在上级部门责令彻底调查和群众监督的双重压力之下,当地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正式对周久耕立案调查,很快查明了他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

  在周久耕事件中,至少在发现和举报线索、推动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查处的两个环节上,群众监督发挥了突出的作用,这一点是谁也否认不了的。如果不否认“周久耕落马模式”是群众监督推动查处官员腐败的模式,那么也就不能否认,这种模式是可以复制的。事实上,这个模式不但从传统社会被“复制”到了信息时代、网络时代,而且,信息时代、网络时代还给它提供了更加便捷的复制条件和更加广阔的复制空间。远的不说,在周久耕事件之前,江苏徐州就有“一夫二妻”区委书记董锋因受贿被查处(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在周久耕事件之后,浙江东阳也有“公款按摩局长”韦俊图被免职(目前未有其是否涉嫌违法犯罪被查处的消息)。在这三起事件中,群众监督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完全可以说,南京周久耕案是此前徐州董锋案的“复制版”,而东阳韦俊图事件也是周久耕案的“复制版”。

  一些作者和网友之所以认为“周久耕落马模式”不可复制,恐怕还在于对群众监督抱有过高的期望。说到底,群众监督和舆论监督一样,主要是一种权利监督,其启动与运作难免带有一些偶然性,而不像人大监督、司法监督等权力监督那样具有高度的程序化特征。一方面,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积极主动地查处腐败案件,他们永远是反腐肃贪的主力军;另一方面,只要群众发现了官员贪腐的蛛丝马迹,就应当锲而不舍地穷追猛打,促使纪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不能不对群众的发现做出回应,不能不对沸腾的舆论有所交代。只要权力监督与权利监督形成合力,董锋、周久耕们就将无所遁形。
来源:北京青年报      来源日期:2009年09月0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9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