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搜索:
“倒逼”信息公开,折射公民知情渴望
张冰歌
【该文章阅读量:1861次】

        南阳一市民向全市181个政府部门申请信息公开,最关心的是“三公”(公车、公款吃喝、公费旅游)消费问题。面对各部门的迥异态度,行政复议、打官司、投诉,啥招都用上了,7个月后才算拿到最后一个回复。然而,各部门对他申请公开的事项,要么避而不谈,要么“无依据公开”,可以说没有一份是完整回复,还有人把他当成了间谍。不过他仍打算为追求信息公开而努力,推动社会进步。(8月3日《河南商报》)
  
  这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后,笔者从媒体读到的信息公开申请规模最大、数量最巨的案例,在河南史无前例,全国也可称得上第一个。很佩服这位内向羞涩的80后年轻人的勇气和胆识。尽管没有得到一份完整回复,但该事件所蕴含着的标本意义不在于申请信息公开本身。其意义在于,少数政府部门多年来养成的老大思维、特权观念正在受到公众挑战和撼动。
  
  客观在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一年来,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约束与民众的呼唤下,一些政府部门在信息公开上做了很多工作,使政府信息公开比过往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但毋庸讳言的是,有些政府部门做的还不够,在信息公开时,羞羞答答,遮遮掩掩,特别是对民众关心的,如“三公”消费等行政成本的公开更是支支吾吾,不露“庐山真面目”。这么说吧,目前有些政府及部门所掌控的信息,实际上只有一小部分是向社会公众公开的,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的东西。
  
  少数政府部门为何少公开或不公开?不外乎有三:一是不愿公开,不愿意把知情权交给民众,就是公开了也是“牛头不对马嘴”;二是不好公开,如“三公”消费,中央一而再,再而三严禁控制,而少数政府部门不但未控制下来,反而有增。公开了,从上级到民众都不会乐意;三是不能公开,有少数政府部门原本就存在违规作为违规使用等问题,对于这类信息肯定就不能公开,只能让它“潜伏”,当公民“倒逼” 政府部门信息公开时,他们就会以“球信息公开”之类的话回敬于人。
  
  众所周知,信息公开不仅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更是保证民众在知情前提下实现民主权利的需要。没有公民的政治参与,就没有民主政治,也没有真正的政治文明。实行政府信息公开,将政府的信息客观、公正以及尽可能地充分地公开,是对公民的信任,只有在政府与公众间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才能唤起广大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同时,也只有公开,公民才能拥有充分的知情权,进而有效地参政议政。
  
  由此可见,把信息知情权完整地交给民众,让民众有效地参政议政是建立新型政府的必须。“倒逼”信息公开,是少数政府部门信息不公开或少公开“顺逼”的结果。事实表明,政府部门过分贪恋导致对信息权的垄断控制——失去信息特权的官僚必将失去巨大利益,他们会利用手中特权千方百计掌握信息的所有权,从而合法地占有信息带来的收益。然而,王清所做的正是其他社会公民暂时还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折射的是公民对政府信息公开与公民对政府信息知情的渴望,而不是王清一个人的战斗。
来源:红网      来源日期:2009年08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8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