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19日
搜索:
公民精神不会被“间谍帽子”吓死
单士兵
【该文章阅读量:2037次】

        前阵子看过一部电视剧,说的是在特殊历史时期通过对人的身份查证来揪出“特务”的故事,好在那一切已留在历史车轮的印痕里了。在今天,公民身份的权利赋予,应让我们拥有足够的坦然与自信。

  不过,现实之中也还是有一些身份“帽子”让人觉得内心添堵。比如,河南南阳市一公司计算机技术人员王清,不久前就是被当成了“间谍”,原因是他要求政府信息公开,让各部门公布“三公”消费———公款吃喝招待、公车消费和公费出国。结果,他得到回复多是“顾左右而言他”,甚至还被当作间谍盘查。(8月3日《河南商报》)

  在我心中,虽然“间谍”的称谓要比特殊年代的“特务”少了几分恐惧感。但是,也绝对是普通公民难以承受之重。现在,当王清以切实行动来诠释公民精神与公共责任时,却被视为神秘的“间谍”,不禁令人叹息不已。

  公民精神是好东西,因为它体现着对公共精神、人文关怀以及权利维护等方面的现实诉求。拿王清来说,他就是以信息公开申请来践行公民监督权的。他共向当地 181个行政部门递交了信息公开申请,上至市政府,下至一个区的蔬菜办公室。这种一个人对信息公开的要求,看似“错位”,其实恰恰折射出信息公开存在某种普遍缺位现象。

  尽管早在去年5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就出台实施了。但是,在对待公众要求政府信息公开问题上,一些地方部门或是置之不理,或是避重就轻,或是虚与委蛇,有的甚至装疯卖傻,来摆脱民意监督。比如,王清遭遇的那些“顾左右而言他”的回复,说到底,就是在敷衍民意,虚置民意。太多的经验与教训又表明,过度虚置与轻慢民意,很可能使社会情绪与公众心理失去应有的调节器与缓冲阀,制造出特定社会危机来。

  对于政府部门的“三公消费”,纳税人是有知情权的。毕竟,公共财政既要追求经济和效率价值,更应该追求公平和正义的价值。王清的遭遇说明,这种公众的合理诉求,在现实中却变成“一个人的艰难战斗”。联系起以前公益律师郝劲松、严义明等人的类似遭遇,种种情况都表明,总有一种力量在扼杀公民意识的生长,总有一些权力为公民精神发育生长制造了厚厚围墙,来阻碍公民权利的有效实现。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在今天,公民精神与权利意识已逐渐植入人心,成为权力不能轻易祛散的因子。越来越多的公民也都知道如何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比如知情权与监督权。这时候,权力再想通过“顾左右而言他”以及扣上 “间谍”之类敏感的帽子,来把公民精神圈养封闭起来,挡住公民行使权利的脚步,实在是很不明智的。从这个意义说,具有强烈公民精神的王清被公权力视为间谍,这本身就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黑色幽默。

  “千差距,万差距,缺乏公民意识是中国与先进国家最大的差距。”这是李慎之先生在1999年《改革》杂志中说过的一句话。而现在,已经蓬勃生长的公民精神是不会被“间谍”吓死的。对于权力部门来说,最应该做的就是呵护公民精神成长,在法治框架内,以真正还权于民,让公民真正拥有作为国家政治、经济、法律等活动主体的普遍身份认同,这本身就是现代政府的职责和使命。

来源:华商晨报      来源日期:2009年08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8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