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8日
搜索:
以公民的名义让政府说清楚
王攀(商报评论员)
【该文章阅读量:1775次】

        动辄起诉有关部门的“刺头”青年王清,向南阳市上至市委下至一个区的蔬菜办公室共181个行政部门,提交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面对各部门的迥异态度,他又或通过行政复议或走司法途径,最终在7月初拿到了最后一份回复。(详见今日本报A09版)

  无论是从政府的性质看,还是从法律的要求看,南阳市这一动辄起诉政府部门、要求181个行政单位信息公开的“刺头”青年王清,不仅无可非议,还应当得到掌声。这个社会太需要公民以实际行动向公众昭示政府与公民的关系、坐实相关法律法规的内容——而不仅仅让它停留在纸上,成为纸上权利。

  从国家、政府的起源看,它是全体公民让度部分公民权利比如向它纳税等,组成的一个最大限度保护公民权利、最大限度为公民谋福祉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自然要受到公民的监督。从民主的角度看,民主并不仅仅意味着选举,它还包括非经公民允许不得征税、财政支出透明等内容,一个政体如果可以随便向公民征税、花钱不透明,即便这个政体在选举制度上多么民主,也不能说它就是一个民主的政体。

  由此看,“刺头”青年王清要求南阳市上至市委下至一个区的蔬菜办公室共181个部门信息公开,不过是政府性质和民主本质的体现而已。他以因为他人少有而显得反常的行为,诠释了政府与公民的这种权利与义务的关系。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从2008年5月1日起正式实施,至今已经一年有余。除了条例实施之初,有要求政府公开信息的新闻凑热闹外,有关政府信息公开的报道很快趋于沉寂。对很多公民来说,到政府部门“打听个事儿”,如同“刺头”青年王清最初的遭遇一样“没人搭理”,甚至接待领导竟口出“球信息公开”之语,但对于这种不正常现象,更多人选择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上公民有权利要求政府信息公开、政府有义务向公民信息公开的规定,就成了一纸空文。

  但“刺头”王清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以一个公民、纳税人的身份,将自己的权利进行到底、将政府的义务问个究竟。他以个人精力的大量付出,换来的是政府在信息公开态度上的转变,“被起诉单位多少会有些收敛”,其他人再去政府部门要求信息公开时相对容易了……这就是进步。任何千里之行,从来都是始于“积跬步”,政治文明也概莫能外。而艰难推动的,就是王清这样的“刺头”。

  王清用行动诠释了政府与公民的关系,坐实了作为公民应当享受的法律权利、作为政府应当尽到的法律义务,同时也推动了政治文明的进步。社会需要这样的“刺头”青年,而只有所有公民,都能够面对政府没有尽好的责任和义务不依不饶的时候,政治文明才会发出诱人的光芒。

来源:南阳新闻网      来源日期:2009年08月0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8月0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