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5日
搜索:
比逼问考生名单更重要是幕后腐败
杨涛
【该文章阅读量:1647次】

         7月7日18时许,重庆市招生自考办公室发布《关于对2009年高考招生中少数民族加分问题处理情况的通告》,明确表示取消31名违规更改民族成分的考生的录取资格。为依法保护未成年人,重庆市招办表示,在为考生更改民族成分责任人已被严肃处理的前提下,不再对外公布31名民族成分被违规更改的高考考生名单。(《新京报》7月8日)

  重庆市招生办不公布违规考生名单的做法得到了教育部的支持,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重庆市未公布考生名单,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关心和爱护。但是,媒体质疑声一片,认为所谓对“未成年人的关心和爱护”是一种托词,是掩饰某些问题的做法,强烈要求公开违规考生的名单。

  严格地讲,31名民族成分被违规更改的高考考生中的大部份应该已经满了十八周岁,因此,认为他们是“未成年人”而不公布他们的名单的理由十分牵强。但是,从人道的角度上讲,鉴于这31名考生已经被取消了录取资格,违规更改民族成分的事件对他们影响已经够大,他们毕竟还是未走向社会的学生,心理承受能力有限,他们也还将面临着明年的高考,不公布他们的名单避免对他们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未尝不可。

  比要求公布这些考生名单更为重要的是,我认为是必须公布调查的详情。我个人比较赞同王琳先生的观点“考生民族成分造假的主要责任人,多为这些孩子的父母及权钱交易或权权交易的相关当事人。其实,民众对31名考生名单并不太关注,民众更关注的是这些考生身后的那份‘大名单’。”因为,民众考问考生的名单,终究还是要想问问这些名单背后有那些人涉嫌到违规更改民族成分,有那些权钱交易的问题,民众想通过这个名单来揪出幕后者,从而有效惩处责任人和防范类似的事件的发生。那么,如果调查组能公布调查的详情,我想应该能起到公布考生名单的效果,甚至比公布考生名单更有效地追问幕后者和责任人。

  从目前来看,重庆市招生自考办公室发布《关于对2009年高考招生中少数民族加分问题处理情况的通告》,和中共重庆市纪委、重庆市监察局公布的对违规变更高考考生民族成分责任人的处理结果,只是提出取消31名考生的录取资格,公布了部份违纪责任人名单。并没有完整地公布所有的责任人的名单,更没有公布他们如何通过违纪手段从而达到更改民族成分的过程。这使得民众仍然有些处于风遮雾蔚的境地,他们无法知晓那些人参与了造假,那些人协助了造假,他们造假是如何得逞的,这当然要让他们盯着考生的名单不放。

  公布调查详情包括所有的造假责任人的名单、他们造假的细节,可以起到几个效果,一是让公众能有效地监督纪检监察的调查过程和调查结论,对执法执纪活动本身进行监督;二是有效地知晓那些人参与人造假,对他们进行舆论谴责,并防止遗漏责任人;三是可以通过了解详细的造假过程,知晓我们的制度存在那些漏洞,从而提出防范对策,以免今后再次出现类似的现象。我想,只有公布所有的造假责任人名单并公布造假的细节,公众的监督与知情权得到满足,他们才不会死死地盯着考生的名单不放,而给那些犯过错误的学生一个改正的机会。

  我希望重庆有关方面尽快全部的调查详情,别让公权力机关在信息公开不完整中丧失公信;我也希望公众不要揪着考生名单不放,更要追问:为什么造假人的全部名单与造假详情不及时公布呢?

来源:江南时报      来源日期:2009年07月1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1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