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搜索:
招办“钉子户”与法律不及
佘宗明
【该文章阅读量:1620次】

        时至今日,尽管取消了民族造假学生录取资格,重庆市招办依然故我,任舆论潮起,拒不公开名单。招办主任邱可的“闭门不应”,招办综合处处长李萍的“别管他们(指媒体)”,都成了权力部门公章在手、独掌信息时惯性暴戾的“浮世绘”。而作为倒逼王帅案、邓玉娇案等“罗生门”开门的“核”武器———公众舆论,也显示出它在“无司法跟进”时的落寞姿态与苍白无力感。

    重庆招办敢“钉子”下去,而不畏媒体猜疑与舆论解构,其实正是“舆论虽猛,不过是挠痒痒”心态下的习惯性傲慢。的确,舆论可以点中问题部门的“任督二脉”,可以凭借“群情激愤”施压,就像美国学者洛厄尔所言:“公共舆论如同我们周围的大气一样,你看不到它,但每1平方英尺都有它16磅压力”,但没有法律制裁力,它仍只能“放放空炮煞戾气”,无法替代法律程序。真正是下马威的,是依法定程序的司法涉入与问责究罪。

    重庆市招办拒不公开造假学生名单,不还广大考生以公平,它与公众、媒体指责声博弈的底气,就在于它“有选择公开与否的裁量权,无法规制约”,这也使得“局外监督”变成了摆设。所以尽管“应当信息公开”呼声日高,招办“口径封锁”依然日严。法学里有个词叫“法律不及”,意即法律对某些问题存在疏漏,鞭长莫及。在公开造假考生名单问题上,就存在严重的法律不及———即便是强烈吁求“信息公开”的叫喊,也多是引经据典的理论推演,而无法从现行法律条文中按图索骥,无法从“已然”而不是“应然”中找根据。

    对于重庆市招办的“不屈不挠”,指望用舆论威力和个别人的“据理上诉”去破解,显然是“抓错了救命稻草”。如今只有着手于法律漏洞修补,尽快从法律上确立 “关于高考的充分信息公开”内容,才能让重庆招办低下“强项”。否则单纯对重庆招办舆论声讨,却只招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式的“耍权力个性”、公权自肥,谁能拿它有辙?

    古人说:防水患,固其堤;止水沸,抽其薪。应对重庆市招办的“拒绝公开”,要的不只是让其“知错能改”,更是整个“高考信息公开”法律体系的完善。只是,假若“空见案牍吐沫飞,不见法器弥其缺”,那么民众还会持续期待下去吗?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09年07月0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0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