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搜索:
不用对网络反腐过分乐观
吴隐之
【该文章阅读量:1743次】

        地球在转,社会在变,不断会有更 “至尊”的事件要发生,网民不可能永远坚守着这份关注热情。虽然“周至尊事件”而今终于传出让网友稍感欣慰的“因网掉官”的可喜消息,但网民同时尴尬地发现,江宁区委公开的“免官理由”却让人颇感异味。

  周久耕是江宁区房产局局长的同时,也是一名公民。不管恰当与否,他都有宪法保护之下的言论权。在我看来,周久耕不像是这次网络被人肉的终端人士,他只是这次网络监督的“替罪羊”,一块让这场“网络监督”尽快谢幕的挡箭牌。当周久耕无奈从头上取下那顶乌纱之时,更该接受民意人肉搜索的“土政策源头”却照样安然无恙。

  所以,周久耕丢官,并非是网络监督的春天。这种看似监督能量甚大的网络人肉搜索引擎,其实效果并不明显,在与一些机构和公权屡试不爽的时间消耗拉锯战中,往往不堪一击,基本上都败下阵来。这方面不缺实例,拿重庆彭水诗案来说,当时也是网上一片异议,好不热闹。但时间仅过一月,彭水诗案的主角便从偏远的县城上调至繁华的直辖市统计局去做官去了,几乎没有为网民留下回神的余地。

  网民要饮下这杯网络监督的庆功酒尚为困难。我们应看到,由于周至尊事件的“举网狂欢”带给网络监督的巨大泡沫性,完全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转化为一种负面意义。不是吗,南京的一些官员吸取了“周至尊”的教训,由高调变低调,由频发评论到不说半言。显然,公权的这种“藏头遮尾”的做法,是往原本就脆弱的网络监督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来源:武汉晚报      来源日期:2009年01月0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1月0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