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最廉价的监督正在网络上兴起
萧锐
【该文章阅读量:1554次】

        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开会时的照片被网友上传至各大论坛,受关注的不是周久耕本人,而是他手上拿着的一盒烟。一番人肉搜索后,网友发现,周久耕所抽的烟是南京卷烟厂生产的“南京”牌系列“九五之尊”香烟,每条售价在1500元至1800元之间。(《成都晚报》12月16日)
    

    一条香烟究竟价值多少钱?无论是昔日廉价的平民“大前门”,还是那些引领某些地域某段时间风尚的所谓“天价香烟”,本都是一个涉及市场定价的纯粹经济问题。而“天价香烟”之所以会成为网民以及公共舆论的关注热点,概因“天价香烟”的享用者所具有的特殊身份——国家公职人员。

    这几年,公务员的薪水倒确实是一涨再涨,但是否真的已经高到足以承受“每条香烟1500元至1800元”?这样问其实是不了解官场生态与世道人情——有几个官员会自己买烟抽?被网友揪住不放的那盒“南京·九五之尊”,其来源无非这么几种:要么是单位给领导的“配给”,房产局当然属于肥差单位,给局长配发几条“九五之尊”,实在是再合理不过了。剩下的,便难脱属下或寻租者“孝敬”之嫌,其背后紧跟着“行贿受贿”的质疑。

    当“天价香烟”不幸遭遇了被很多人所不屑的网民监督之时,当这种无须任何国家财政支持、天然环保型的廉价监督风行一时,我们是否可以思考一些原本就是常识的权力制约之道: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最便宜但却最有效的其实还是来自权力之外的力量。当权力内部的自查自纠不再有效(其实这种自查自纠何尝真正有效过?),网民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显得那么让人震撼,让被监督者不寒而栗。

    还记得上世纪末某贪官因其在海外招商时的一身名牌行头,被媒体揪出来的掌故吗?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技术对于制度改革的推动力已经不能再漠视。公职人员不仅要学会上网,还要学着去习惯网络上的监督,习惯那些不知身在何处的网民的挑刺之举和诛心之论。

    被揪出来的“天价香烟”只是个案,个案的“倒霉”当事人总会给公众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但通过这晃眼的“天价香烟”,笔者分明看到一种新兴的监督力量——网民:他们最无所顾忌,他们最没有利益纠葛。最重要的是,他们那么快捷、有效而且廉价。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08年12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8年12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