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政府应该如何回应公民的信息公开申请
北京青年报社评
【该文章阅读量:1197次】

  政府信息公开的目的,并非在公开本身,而是通过信息公开让公众了解政府工作情况,解除公众对政府及官员的疑虑和误解,增加政府、官员与公众之间的互信。

  9月1日,三峡大学行政管理专业大二学生刘艳峰以特快专递的形式,向陕西省财政厅寄送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个人2011年度工资。(相关报道见A22版)

  因在延安“8·26”车祸现场面带微笑,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瞬间成为网络“名人”,随后又被细心网友“人肉”出在不同场合佩戴11块不同的昂贵名表,进一步引发公众对其真实收入或有无贪腐行为的强烈质疑。刘艳峰的申请,无疑代表了众多普通百姓的意愿,公众和舆论与刘艳峰一样,对陕西省财政厅的答复充满期待。

  9月18日,刘艳峰接到陕西省财政厅的电话,称回复已以特快专递的形式寄出。对此,刘艳峰表示,“在我的意料之内,但也很激动,希望快递能快点拿到手上。”9月20日,刘艳峰终于收到期待中的特快专递。但与刘艳峰此前的激动心情不太相符,回复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杨达才个人工资收入事项,不属于陕西省财政厅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现行《条例》按照“列举法”,对政府应该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进行了有限列举,而政府官员的工资收入,也确实不在列举之列。以此为据,陕西省财政厅的答复似乎有法可据。

  然而,陕西省财政厅的答复,却又分明有违刘艳峰和更多公众的期待,甚至再次动摇了公众对政府信息公开和打击腐败的信心。其间的原因,值得认真反思和对待。

  首先,陕西省财政厅的答复看似有法可据,实则禁不起推敲。《条例》中的有限列举,针对的是“应当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而对于公民“申请公开”的信息,《条例》没有明确的列举,却有例外排除的规定:“对申请人申请的政府信息,如公开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按规定不予提供,可告知申请人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以此衡量,公开杨达才的工资收入,显然不会“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理当不在排除之列,也就应当归入可公开之列。可公开而不公开,用《条例》便无法解释。面对公众的合理诉求,法律不应该成为“挡箭牌”。

  其次,即使出于某种顾虑以致不便公开杨达才的工资,财政厅的答复也应该力避冷冰冰的公文腔,尽量向提出公开申请的公民耐心说明情况,取得公民对政府工作的理解和谅解。

  政府信息公开的目的,并非在公开本身,而是通过信息公开让公众了解政府工作情况,解除公众对政府及官员的疑虑和误解,增加政府、官员与公众之间的互信。这既是对公众的负责,也是对官员、政府的负责。对于杨达才而言,既然公众已经产生疑虑,公开其正当收入就更为必要。用公事公办的态度拒绝公开,反而不利于公众消除疑虑。

  实际上,杨达才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已经“公开”其收入,其自称年收入“十七八万元”,也是试图以此证明其合法收入足以支撑对名表的爱好。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政府正式渠道的信息公开,是消除负面影响、澄清事实真相的最佳途径。

来源:北京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