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造假名单成谜,惩戒效果有限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298次】

        重庆加分弊案有了新的进展,31名伪造民族成分的考生被取消当年高校录取资格,对部分涉案人员给予党纪政纪处分,但本着“教育和保护相结合”和有利于青年学生成长的原则,对社会关注的考生名单及其家庭等相关信息仍旧不予公布。此前有媒体搜集到24名可能造假的考生名单,向重庆招生办核实时,无人理睬,却听到招办人士说:别管他们(媒体)。教育部日前要求高考招生有案必查,对违规招生的高校,将处罚直接责任人及高校领导。

    教育部没有专门对重庆弊案发言,只是重申防范高校招生舞弊的立场,将甄别身份造假的责任放置到高校环节,希望借力打力。在过去的几天里,重庆决定不公开造假者,甚至一度从网上撤下所有民族加分的公示名单,以此回避媒体的比对和查证。教育部的表态或有一定敦促作用,重庆有关方面现今的表现虽有了进步,但有选择地处置少数造假者,能否彻底清除弊案产生的权势基础仍然存疑。

    伪造考生民族成分,骗取加分优惠,操作涉及改动户籍和学籍,若无权势参与不可能成功。一些公安民警被处理,恰恰证实了这点。重庆弊案始有造假行为在前,继有敷衍塞责在后。即便惩罚了部分人员,造假名单背后的关系图谱仍被奉为隐私,在事实上产生了遮蔽效用。如今有处分但不解释,试图切断滥权者与造假考生家庭的联系。感觉就像是权力的误操作,不能满足对普遍公义的诉求。

    此前在众声喊打的同时,也有论者秉承重庆的官方意见,认为造假未成事实,大可既往不咎,区别对待造假考生及其家长。更有论者以受教育权为凭据,替何川洋等确知受罚的舞弊者辩护,甚至认为不公布造假名单也不是问题。在这些观点中,是非曲直的界限不见了,将制度改良悬置于流沙之上,缘木求鱼,以一种貌似中允的态度混淆了宽恕和惩罚,是以假人道摒弃真公平。

    逻辑很清楚:只有公布造假考生名单,揭示其后的关系网络,进而对权力作乱予以充分的惩处,才能让以民族或特长为名义的加分政策正本清源,回击利用权势交易的窃取行为,匡扶高考的公正性。重庆弊案至此,名单仍受到保护,始作俑者身份成谜,很难对舞弊造成足够阻吓,很有可能等待机会卷土重来。面对近似于不作为的作为,奢谈宽容有帮闲的嫌疑,淡化焦点,回避了真问题。

    只有借助公开了的造假考生名单,才能将造假与权力的失察一一对应。也只有建立完整的、不漏一人的权势勾连,才能证明调查组不是走过场,也才能彻底撇清嫌疑。所有的目的不是要打击卷入造假丑闻的考生,而是厘清其后面的权力门路,让重庆真正杜绝加分政策被窃取的不堪局面,也为其他地区防止类似的高考舞弊提供启示,从而断绝利用权势勒索利益的做法。

    取消考生录取资格,数十起弊案没有得逞,也不能当一切没有发生过。舆论的郁结并未解除,公众在意的是弊案之所以面世的机理。无论是行政警示,还是舆论侧击,其重点都包含此意,亦即要在制度上拨乱反正。而其前提就是毫无保留地明示涉假者资料,借此彻查腐败。采用丢卒保车的手法,对造假者选择性公开,以有所为掩护有所不为,有关部门的不负责任仍然是不证自明的。

    重庆加分弊案进行到这一地步,已经逼近权力部门能够妥协的极限了。抛出零散的受罚当事人,是因为不想发生何川洋案例那样,暴露权力参与造假的完整链条。没有证据表明,离开官方的帮助,媒体就无法获知具体的造假考生名单。但考生只是线索,谁驱使他们以假冒的身份占据不平等竞争的优势,才是关键。即使这一次又要止步于遗憾之处,可持续的抵进仍然合乎趋势。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09年07月0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0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