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重庆公布造假考生名单,究竟有多难?
新京报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1228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7月3日,北京大学接到第二例民族造假重庆考生举报。经查证,这位名叫田中的考生报考了北京大学医学部,且正是重庆31名民族造假考生之一。北大随后紧急磋商,可能再次宣布弃录该考生。一边是网络上下的质疑声,一边是相关部门的悄无声息。截至目前,重庆市招办仍未公布全部31名民族加分造假考生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前两天,重庆“2009 年普招加分信息”也“短暂失踪”。有网友立即怀疑这是重庆市招办避免有“好事者”与先前公示的名单相比较,从而按图索骥,从1万多名加分考生中找到“31 人名单”。虽然相关信息随后被恢复,但它为何一度失踪,具体缘由无从得知。然而,透过这个小插曲,公众对造假加分事件何其“敏感”,却显而易见。

毫无疑问,造假加分首先伤害的是高考公平、社会正义。为了让无权无势者能有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为了让莘莘学子能真正享受“几分耕耘,几分收获”,为了让践踏公意者从此收敛起胆大妄为,面对这一造假丑闻,公众有理由继续关心它何以发生,涉及面有多广,相关考生舞弊程度有多深,考生父母及其他相关人员分别扮演了哪些角色,以及将来如何杜绝此类事情,等等。

至于为什么不对外公布这份名单,重庆市招办相关负责人的解释是“只有过程,没有理由”,“不对外公布是我们联合调查组研究决定的。”堂而皇之,言之凿凿。

究竟谁在“躲猫猫”?正如新华社日前刊发题为《有什么理由不公布高考造假者名单》的评论称,不对外公布造假者名单,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联想和揣测:没有被揭穿的造假考生,与汤平之女和何川洋相比,有没有更深的背景?其父母有没有更大的权力?这里面是否隐藏了更多的腐败现象和幕后交易?教育系统官员的子女是否也身在其中……

现在,第三例造假因举报被曝光,相信接下来还会有第四例、第五例……如此情景,真让公众啼笑皆非了。本应由重庆市招办一次性“批发”给公众的真相,却要社会“自力更生”,从一点一滴做起,搞“零售”式挖掘。

眼下这份造假考生的名单,其所关涉的已不仅是重庆市高考管理成败优劣的问题,更包括政府能否有效遏制高考造假之风、教育领域的道德滑坡能否扭转、社会公平所受到的侵害能否得到补偿等。通过权力继续掩盖真相,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其结果是不但遮不住丑,反而会将一两则丑闻变成更多丑闻,印证“丑闻会传染”这一遮丑定律。

是因“拔出萝卜带出泥”?在重庆市招办继续坚持对造假考生“隐姓埋名”时,公众不得不感慨:造假难,公布名单比造假还难。其实,及时公布造假考生名单,已不只是社会公正的问题。从校方偶然获得造假真相,接着宣布弃录某位造假考生,这里还关系到录取工作流程问题、社会成本问题。最直截了当的追问是,谁对因此造假事件耽误录取的考生负责?

如今,重庆市招办死守一份名单,除了引人遐想,剩下的就是继续透支政府的公信力。至于公众为什么要求彻查重庆高考造假案,是因为它对涉案违规者而言是教训,可以惩前毖后,而对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人来说,它同样可以成为这个时代拒绝与虚伪合流之精神遗产。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09年07月0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