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6日
搜索:
信息公开需要知道“秘密”的边界
南方日报评论员
【该文章阅读量:2158次】

        河南一位青年因为要求政府公开信息被当成了间谍。可能有人把这当作笑话,一笑而过。但事实上,这并非笑谈。该青年名叫王清,他向南阳市上至市政府下至一个区的蔬菜办公室共181个行政部门提交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一些收到申请书的单位把他当成间谍,认为他在收集情报;他家门口也突然出现一些陌生人,晃来晃去,打听他的情况;还有把他当成要账的,什么反应都有。各部门面对信息公开要求态度迥异,但一致的是,几乎没有一份回复是完整的。

  实际上,王清并不孤独。广州专职打假人徐大江也曾向广州市的7个行政部门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这些部门公布去年一年的行政处罚情况,结果竟得到了7种不同的回应。信息公开在我国,似乎一直在以一种微乎其微的步伐前行。去年5月1日正式生效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可以说是其中步幅迈得最大的一次进步。但就在该条例生效满一周年之际, 北大一研究机构对其实施效果进行评估:全国只有9个省份、6个部委被认定为及格;截至4月15日,只有28个省级政府公布了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年度报告,近一半的国务院部门没公布。而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各级行政机关应在每年3月31日前公布本机关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年度报告。王清和徐大江的境遇则让我们不得不产生疑问:信息公开的进程,是不是在向前迈进一步,却又倒退两步?

  可能连一个没有法律背景的人都能发现弱肋在哪里。毫无疑问,“没有公开依据”和“涉及秘密”,是政府部门不公开信息选择最多的托词。然而,什么才是依据,什么又是秘密,往往成为臆断。因此,在《条例》诞生之初就一直有呼声,要修改《保密法》,严格界定国家秘密的范围,确保严守国家秘密;又要制定具体的实施办法来细化《条例》,除国家秘密外的信息一律公开,形成泾渭分明的公开标准。

  信息公开,我们需要知道“秘密”的边界。各界期待已久的保密法修订立法进程取得重大进展,修订草案已在日前结束社会公开意见征集。无疑,力拓间谍案让所有人惊醒,原来泄密就在我们身边。但是,秘密并非毫无边界的,而应该是有规则、有程序、有标准可循的。如果让一些人为臆断的“秘密”无边泛滥,不仅妨碍“阳光政府”、“透明政府”的建立,更制约着公民知情权的实现。

  信息公开之路,我们一直在前进,但似乎总显得步履蹒跚、踉踉跄跄。这足以再次证明,助推公民知情权的完善,需要更多的法律力量。

来源:南方日报      来源日期:2009年08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8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