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5日
搜索:
31名考生名单”是政府信息公开的例外
记者 刘金林
【该文章阅读量:1566次】

        重庆高考考生伪造民族身份骗取加分事件,受到公众的热切关注。重庆市纪委、市监察局决定:给予违规为子女变更民族成分或违规迁移户口的15名党员领导干部党内警告处分,其余一般公务人员或居民群众由区县纪检监察部门或管理单位给予相应处理。重庆市招生自考办公室同时发布通告,明确表示取消31名违规更改民族成分的考生的录取资格,但不再对外公布31名民族成分被违规更改的高考考生名单。(《检察日报》7月8日报道)对此,有人提出,重庆市招办有公开造假生名单的义务,那么,造假考生名单是否属于2008年5月1日施行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应当主动公开的范围?另外,对高考加分过程中的相关信息应该如何公开才是适当的?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比较行政法研究所所长杨建顺。

  记者:《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规定:“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二)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三)反映本行政机关机构设置、职能、办事程序等情况的;(四)其他依照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应当主动公开的。”重庆高考加分造假人员名单是否属于上述规定的“应当主动公开”的范围?

  杨建顺: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想先对高考加分审核行为的性质进行分析。今年4月国家民委等三部委联合下发的《国家民委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执行变更民族成分有关规定的通知》规定:“考生少数民族成分的审核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在指定的考生报名点指派2名以上人员负责。”我认为,对考生少数民族成分进行审核从性质上说是一种行政确认行为。如果有关行政人员没有发现造假情况,不符合条件的人员被审核通过了,有关行政人员显然失职。对于在行政确认过程中的一些信息,我认为从行政行为的繁杂、有关人员的隐私等方面考虑,不必予以公开。但是对于行政确认的结果,即高考加分确认名单 “应当主动公开”,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造假人员名单是否属于“应当主动公开”范围、是否应当公开,这一问题在学界也有争议。我认为,造假人员名单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中“应当主动公开”的信息,而是上述公开范围的例外。

  记者:为什么?难道这一信息涉及公共利益,不是“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

  杨建顺:“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强调了公众的参与性和监督作用,这对于前面所说的确认结果是适用的。通过公开,让公众知晓并参与到对公示结果的监督中来。但是公布造假人员名单则需要慎重,因为现在有关部门已经查处了造假人员,对这些人是否造假的问题已经不需要公众的知晓、参与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精神是对政府信息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我认为,这个问题就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原则性规定与例外情形的结合点。也就是说,造假人员名单本来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原则性规定,由于涉及到公共利益,应当属于公开范围,但是又由于涉及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所以又不宜公开。具体来讲,高考考生一般在18周岁左右,有的刚成年,有的还是未成年人。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个人隐私。”从保护这些考生的个人隐私、有利于其将来的发展考虑,造假人员名单不宜公布。如果公布了名单,由于目前社会公众对他们往往附加了对有权有势阶层的不满情绪,所以容易出现严厉声讨、过度求责的局面,特别是在网络上还容易出现人身攻击现象,对这些考生将来在社会上的发展极其不利。

  记者:那么以后这种名单就不需要公布了?

  杨建顺:我想如果将来社会公众在对待这种问题方面更为理性,即造假考生只承担其应负的责任,而不再背负诸多社会不公的责任时,造假人员名单也不是不可以公开。只不过,那时的公开更是为了督促造假考生乃至其他考生注重自己在社会上的个人信誉。目前,重庆市有关部门对31名造假人员给予应有的惩罚,让其承担了相应的责任,而且将处理结果公开,应该说这是必要的、适当的。法不仅要达到惩戒的作用,还要教育这些考生、引导其向健康的方向发展。

  记者:在涉及到个人信息时,政府信息公开应达到什么程度,如何把握?比如,近日媒体报道,浙江省教育部门公开的高考加分4000多名公示名单中,只有报名序号、学生姓名、加分项目与分值,但无学校名称。有家长质疑,这样的公示不起什么作用。

  杨建顺:政府信息公开应把握好一个“度”,既要达到公示目的,保证公民获取相关信息,又不泄露个人隐私。浙江省教育部门的这种公开信息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公示的作用,但是信息公开得还不充分。比如,虽然有报名序号、学生姓名,其他学生可以从4000多名人员中找出认识的学生,但没有学校名称,肯定会增加查找的难度。政府信息公开,就要达到公开的目的,无论是学校名称,还是具体比赛项目,似乎都和个人隐私无涉,因此应当将原先公开的内容进行改正,将学校名称、具体比赛项目主动公开。另外,这种信息公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社会公众进行监督,即使要透露一些个人信息,包括学生姓名,但这是信息公开所必需的。在政府信息公开时,不能随意泄露个人隐私,但是也不能以个人隐私为借口,不公开应该公开的信息。

来源:检察日报      来源日期:2009年07月0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0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