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搜索:
法定保密事项外 广州政务信息全公开
记者 张西陆
【该文章阅读量:869次】

广州即将迈向政务全面公开的新阶段。24日,《广州市依法行政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提请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五十二次会议一审,同时审议人大法制委员会提交的《广州市依法行政条例(草案修改建议稿)》。

该《条例》是全国首部全面、综合性推进依法行政工作的地方性法规。本次提交的一审稿拟要求,除了依法需要保密的事项外,所有政务信息应该通过互联网等媒体进行及时而全面的公开;在重大行政决策方面,拟要求非经法定程序,重大行政决策不得因市长、区长的更换而停止执行或暂缓执行。

未经专家论证重大决策草案不得提审

这些年,广州的政务公开一直走在全国前列。2002年,广州市就颁发了政府信息公开法规,成为全国第一个以法律规范政务公开的城市。

记者发现,草案修改建议稿对条例草案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其中特意增加了关于“政务公开”的内容:市、区人民政府应当完善政务公开制度,拓宽公开渠道,推进决策、执行、管理、服务、结果等公开。

草案修改建议稿拟要求,除了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等依法需要保密的事项外,财政预算、公共资源配置、重大建设项目批准和实施、社会公益事业建设等所有政务信息,应该通过互联网等媒体及时、准确、全面公开。

同时,市、区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本行政区域统一的政务信息公开、管理和服务平台,提高政务公开的信息化、集中化水平。

在公众关注度颇高的重大行政决策上,草案修改建议稿拟明确,应当建立科学、民主的重大行政决策程序,完善公众参与、专家论证和行政机关决策相结合的重大行政决策机制。

属于重大行政决策的事项,应当组织专家对方案草案的合法性、合理性、必要性、可行性、有效性等可进行专业论证。未经专家论证的重大行政决策方案草案,不得提交审议,不得决定实施。

鉴于听证是公众参与重大行政决策,表达利益诉求的重要途径和方式。草案修改建议稿拟增加对应当举行听证的事项范围的明确规定。直接广泛影响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重大利益的事项,社会关注高度且争议较大的事项,决策起草部门认为有必要组织听证的事项,以及国家、省、市规定的应当听证的其他事项,都应当举行听证会。

重大行政决策不因一把手更换而停缓执行

与征求意见稿一致的是,草案修改建议稿拟规定,依法行政工作实行行政首长负责制,行政首长是本行政区域或者本部门依法行政工作的第一责任人。

重大行政决策方案草案由市长、区长决定提请人民政府全体会议或常务会议审议,在审议的基础上由市长、区长做作出决定。

值得关注的是,“滥作为”、“不作为”、“换一任领导变一套思路”等各种“权力任性”现象将受到法律法规的约束。

草案修改建议稿拟提出,非经法定程序,重大行政决策不得因市长、区长的更换而停止执行或者暂缓执行。

“把行政首长负责制理解为一个城市、行政区域的行政首长,而不包括部门的首长,这是错的。”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主任陈小清在分组讨论时指出,行政首长负责制还包含政府部门,“市长、区长没有换,规划局长换了,能不能因为他换了,就可以停止执行或暂缓执行?这一规定逻辑推导有问题,在定位和理解方面,一审稿还要进一步准确化。”

至于“罚则”板块,草案规定,未按照条例草案规定的程序起草重大行政决策方案草案、作出重大行政决策决定并实施的,由上级行政机关或有关部门责令改正、通报批评;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声音

“依法行政只能进步,不能退步”

记者了解到,去年拟制订的《广州市依法行政条例》在全国范围内属于首例。而在今年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计划中,已明确对其进行审议。今年2月底,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就《广州市依法行政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法制委撰写的审议意见报告也在本次会议中发布。

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副主任陈宁表示,此前公开征求意见的文本仅是广州市政府报送的草案,还没正式开始审议和修改,经过调研和研究,市人大常委会对草案进行第一次审议,还将建议提请常委会二审。

“根据新修订的立法法的要求,凡是照抄上位法、援引上位法的条文一律不写,对草案中有照抄内容的将一律删除。”陈宁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本次对《条例》文本的修改,紧紧围绕进一步推进依法行政,加强法治政府建设来进行制度设计,“只能进步,不能退步”。

内容上在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广东省地方性法规的基础上,增加了有地方特色的、在实践中能真正有效可用的内容,进一步增强法规的可操作性,为广州市的法治政府建设提供有力的法制支撑。

在分组讨论现场,市人大常委会经济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沈奎提出,条例草案在条款的选择上,应该把握三类原则,一是聚焦当前广州或与其类似的国内城市,坚持问题导向,“哪一些问题较集中、较普遍,我们的条款就要指向哪儿”。

其次,经实践检验、行之有效的广州经验和做法,应该充分予以体现,这也是立法初衷。第三类原则,目前操作性不算强或仍处于空缺的领域,应该是广州的法律探索和创新之地。

来源:南方日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