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葛孚光:为习近平引用培根名句点赞
葛孚光
【该文章阅读量:952次】

  习近平在关于四中全会《决定》的说明中,说明“提高司法公信力”时说:“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我曾经引用过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一段话,他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其中的道理是深刻的。如果司法这道防线缺乏公信力,社会公正就会受到普遍质疑,社会和谐稳定就难以保障。因此,全会决定指出,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作用。”

  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一字不漏地引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哲学家的经典名句,用来论证中国共产党的重大政治议题,过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恕我孤陋寡闻,毛泽东没有,邓小平没有,习近平是第一人。因此,当习近平引用培根的原话来说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高司法公信力”这个重大问题时,不能不令人耳目一新,刮目相看。其寓意不同凡响,我为其点赞!

  培根这段话出自他的经典名著《人生论》(Essays)。我看到的是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于2003年1月出版,何新译的中英文对照本。该书简介说:

  弗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英国著名的唯物主义哲学家,近代实验科学的创始人,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中被尊称为哲学史和科学史上划时代的人物,被马克思誉为“英国唯物主义和整个现代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人生论》凝聚了作者人生经验与智慧,表达了文艺复兴以后欧洲古典人文主义者的价值观念和政治理想。诗人雪莱曾这样赞扬培根的这部散文集:“他的文字有一种优美而庄严的韵律,给感情以动人的美感,他的论述中有超人的智慧和哲学,给理智以深刻的启迪。”

  《人生论》全书除开篇《献词》,共58篇。习近平引用的那段话在第56篇《论法律》(Of Judicature)(注:似乎译为《论司法》更好—笔者)。原文是:“One foul sentence doth more hurt,than many foul examles. For there do but corrupt the stream;the other corrupeteth the fountain.”译文与习近平引用的稍有不同。或许因为原文中多有英语古体词,翻译有难度,这段话的中文译文有几个不同版本,但大同小异。

  译者何新说:“历史上确有垂青不朽之书,弗兰西斯.培根的这本《人生论》必在其列。四百年来,它已被译成几乎所有的人类语言,其格言足以永为垂范。”

  如果说《人生论》是历史上垂青不朽之书,那么《论法律》就是经典中的经典之作。这是因为培根一生与法结下了不解之缘。他15岁入英国中世纪四大法学院之一的格雷学院,21岁取得该院的初级律师资格,25岁成为格雷学院职员,27岁成为格雷学院讲师,28岁获得最高法院书记官继承书,33岁作为律师开始上法庭,35岁成为特命王室法律顾问,36岁出版《人生论》,39岁成为格雷学院双层领导者,46岁被任命为司法部长,47岁被任命为最高法院书记官,52岁被任命为法务部长,57岁成为大法官。但他一生并非一帆风顺。1589年9月3日因负债被捕,不久释放;1621年在詹姆斯王朝第三次会议中,以受贿嫌疑被起诉,5月3日被贵族院判决渎职罪,6月被幽禁在伦敦塔,两个月后被释放,10月隐退,65岁病故。

  如果说《论法律》是经典的经典,习近平引用的培根那段话则是该篇点睛之笔。其实,人们对这段话并不陌生。至少我在2000年3月《法制日报》的文章中就见过两次,至今记忆犹新,赞不绝口。习近平是法学博士,对这段话耳熟能详,信手拈来,不足为奇。但他为什么不止一次引用这段话,并说“其中的道理是深刻的”?也许我们领略培根对司法的更多精彩论述,会解其中味。

  《论法律》仅千余字,让更多人读一读,特别是司法者读一读,不无裨益。全文如下:

  司法者应当认识到,他们的职责是jus dicere 而不是jus dare。也就是说,只有解释和实施法律,而绝不是制定或更改法律。否则,法律本身就形同虚设。

  对于法官来说,学识比机敏重要,谨慎比自信重要。摩西的戒律说:“私迁界石者必受诅咒。”而篡改法律的人,其罪行比私迁界石者更重。应当懂得,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冒犯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裁判,则毁坏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所以所罗门说:谁若使善恶是非颠倒,其罪恶犹如在庐井和饮泉中下毒。

  《圣经》上曾说:“诉讼是一枚苦果。”而拖延不决的诉讼更给这枚苦果增添了酸败的味道。

  面对复杂的案件,法官不应向任何压力屈服,也不可被任何诡辩、阴谋迷惑。法官也不应乱用权威,依靠压力逼供诱供必出冤案,正如“擤鼻过猛会流血。”在处理刑事案件时,法官尤其不应当把法律作为被告的刑具,而应当懂得,制定法律的目的仅仅在于惩戒。要知道,世间的一切苦难,最大的苦难无过于枉法。

  执法也不可过苛。不能把法律变成使人民动辄得咎的罗网。在审判时,法官不仅应当考虑事实,还应分析与事实相关的背景和环境。对已经过时的严刑酷法,要狠限制。“注意情节,也应当权衡情理,这同样是法官的职责。”特别在审理人命攸关案件时,在考虑法律正义的同时,也应当有慈悲救人之心。以无情的目光论事,以慈悲的目光看人。

  耐心听取辩护是法官的重要责任之一。法官在审判中,随意打断或者否定律师的辩护,或者预先讲出律师可能做的辩护以显示自己的明察,以至在听取调和和辩护之前就抱有如何判决的成见,是不利于保证司法的正义性的。

  作为法官,如果缺乏听取证词和辩护的耐心,如果记忆力低钝,如果注意力不集中,就不能做出公平的裁决。但是法官应当知道,他所坐的位置也就是上帝的位置,所以他应当像上帝一样,扶助弱小的,压制那强暴的。法官与律师的关系不可过从太密,否则就难免有不公正的嫌疑。

  每一名法官首先应当牢记罗马十二铜表法结尾的那个警句:“人民的安全就是最高的法律。”

  司法的重大错误,有时是可以引起政治变乱甚至感觉倾覆之危的。

  我想,凡读过《论法律》的人,无不为其精妙绝伦,娓娓道来的论理所打动,习近平也不会例外。以习近平法律高学历的背景看,无需猜测,他一定熟读过《人生论》,精读过《论法律》。培根深入浅出、简明深邃的哲理,对法的精髓阐释,对审判公正的无比推崇,对司法者的良苦忠告,饱含着作者超人的聪明才智,给人以美感和震撼,一定会在习近平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培根那段点睛之笔,把“犯罪”比作“污染了水流”,把“不公正的审判”比作“污染了水源”,用形象生动、恰如其分的比喻,阐明了一个深刻道理:“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是的,即使是十次犯罪,不过都是个人无视法律,不会动摇全社会对法律的信仰;但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就不止是法官个人违法,而是对法律的毁坏,导致整个社会不再信仰法律;一个法官审判十个案子,如果有一起冤假错案,造成的负面影响,就能抵消九个公正审判的正面效果。司法这道最后防线失守,法治将荡然无存。就像一颗老鼠屎臭了一锅汤。习近平深知中国司法现状,一定被这个通俗易懂的深刻道理有所触动。

  这个道理深刻并不深奥,很容易被人接受。遗憾的是,司法界把这个道理运用到司法审判活动中的人,不说“绝无”,也未见“仅有”。

  本来,“文革”结束后,经过粉“碎四人帮”,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大规模平反纠正冤假错案,我们党痛定思痛,总结吸收历史教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要求,抛弃了人治,打开了通向法治的大门。随后制定刑法、刑诉法等一系列法律,审判“四人帮”,制定“八二”宪法,一步步走向法治轨道。

  尤其不应忘记的是,1980年2月29日,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庄严地向全党和全国人民宣告:为刘少奇同志平反,表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严肃认真、光明磊落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党,表明党决心恢复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目,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贯彻在党的全部实际活动中的坚定不移的原则立场。”“五中全会为刘少奇同志平反,不仅是为了刘少奇同志个人,而是为了使党和人民永远记取这个沉痛的教训,用一切努力来维护、巩固、完善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制,使类似刘少奇同志和其他许多党内外同志的冤案永远不再重演,使我们的党和国家永不变色。” 同一天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文规定:“建国以来的冤案、假案、错案,不管是哪一级组织、哪一个领导人定的和批的,都要实事求是地纠正过来,一切不实之词必须推倒。”

  如果一直坚持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今天就不会出现司法乱象。

  可是,“八九风波”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总的是人治抬头,法治低头。十一届五中全会的“庄严宣告”被遗忘,平反纠正冤假错案的“两个不管”也很少提起。虽然党的十五大确立了“依法治国方略”,但此后说得多,做的少,甚至只说不做。宪法依旧是花瓶摆设,中看不中用。司法改革形式多,实质少,甚至停止、倒退。

  在司法理念上,诸如陈腐的“疑罪从有或者从轻从拖”、“口供是证据之王”等,长期“行之有效”。在司法实践上,以言代法、以权压法,权力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等潜规则,日趋“大行其道”;刑讯逼供、违法取证,甚至伪造、隐匿、毁灭证据,不通知证人出庭作证(并非证人不愿出庭)、有选择性地宣读言词证据,“庭审走过场”,甚至荒唐到暗箱操作,使用非法证据、无罪证据定罪等有法不依、执法犯法的情形,一直没有根治;有人认为“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不完全适合于司法工作,坚持“官无悔判”,急于“止诉息诉”,对符合法定再审条件的申诉“有案不立”,死不认错,甚至知错不纠,枉法驳回,“审判监督程序”形同虚设,冤假错案越积越多;一些司法人员作风不正、办案不廉,徇私枉法,办金钱案、关系案、人情案,“吃了原告吃被告”等腐败现象,屡见不鲜。

  特别是周永康之流把持政法系统多年,以“维稳”名义打压“维权”,大搞“截访”等破坏法治的恶行,使长期存在的“申诉难”雪上加霜;司法不作为、乱作为引发涉诉涉法信访量居高不下,却归罪于群众“信访不信法”,本末倒置,恶性循环。人民群众对此深恶痛绝,怨声载道,以至于每年“两会”审议的议题中,“两院”报告的赞成票最少。一言以蔽之,司法公信力不高的问题十分突出。

  毫无疑问,司法公信力不高就是培根说的“不公正的审判”的恶果,突出表现是冤假错案丛生。有的案件案情不复杂,法律规定很明确,但法官胡审乱判,造成冤假错案,欺骗上级法院,上级法院袒护下级法院,变“有错必纠”为“有错不纠”。近一二十年究竟积累了多少冤假错案?只要看看造成冤假错案的原因之多,纠正一个冤假错案之难,就可想而知。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习近平要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就必须扭转当下这种司法不公、司法公信力不高的严重局面。要说服全党同志齐心协力扭转这个局面,培根的那段话就用上了排场。

  习近平不负众望。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担任党的总书记不久,就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讲话说:“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的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2014年1月7日,已是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放狠话:“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政法队伍要敢于担当,面对歪风邪气,必须敢于亮剑。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抑制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习近平强调了个案的公平正义,准确地抓住了“不公正的审判”这个损害司法公信力的要害,不能不说是受到培根那段话的启发。他是把培根这段话的微言大义,吸收到了自己的执政理念中。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而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只靠自家人的智慧是不够的,必须积极吸收和借鉴全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正如习近平在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讲话所说:“坚持从我国实际出发,不等于关起门来搞法治。法治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对于各国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具有普遍意义,我们要学习借鉴世界上优秀的法治文明成果。但是,学习借鉴不等于是简单的拿来主义,必须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认真鉴别、合理吸收,不能搞‘全盘西化’,不能搞‘全面移植’,不能照搬照抄。”习近平引用培根的话,不仅表明他本人知识渊博,视野开阔,更重要的是,树立了积极吸收和借鉴全人类文明成果的榜样。

  (作者系《中国行政管理》杂志原主编)

  2015年2月10日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china/ggcx/20150211120962_all.html

来源:共识网      来源日期:2015年02月1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2月1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