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8日
搜索:
就纠正冤假错案问题向周强院长进言
彭劲秀
【该文章阅读量:1283次】

  笔者长期关注冤假错案,根据18年来的见闻和研究,深知并痛感当下各种各样的冤假错案太多,而且无辜者一旦蒙冤,洗雪冤屈、讨回公正之难简直难于上青天。除了湖北的张在玉、河南的赵振晌“亡者归来”和河南的田志修、内蒙古的赵志红“真凶出现”,倒逼司法机关不得不改判无罪、道歉赔偿,佘祥林、赵作海、魏清安、呼格吉勒图才侥幸地沉冤得雪之外,依靠司法机关现行的纠错机制主动纠正平反的冤假错案几乎没有。

  在大量的蒙冤者中,有的早已望而生畏,知难而退,对讨回公正失去信心,不再申诉,听天由命了。有的仍心犹不甘,怀揣一线希望,倾家荡产,饱受屈辱,继续跋涉在艰难、崎岖、坎坷、漫长的申诉途中,但其申诉大多石沉大海,讨还公正的希望几近于零。

  周强院长上任伊始,就邀请各界专家学者畅谈“如何提升司法公信力”问题,直言: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研究进一步推进公正司法,提升司法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公正司法是人民法院工作永恒的主题、任务和价值追求。去年3月11日,周强在参加全国人代会湖南代表团审议“两高”报告时表示,发生冤假错案对于司法公信力的影响非常大。去年,全国一共平反了12起冤假错案,有力维护了司法公正。7月4日,周强在长春召开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强调,冤假错案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极大伤害,要坚决防止和依法纠正冤假错案。坚守防止冤假错案底线,增强人民群众对法治建设的信心。周强还说,“让确有错误的裁判依法得到纠正。”他表示,要正确理解和贯彻罪刑法定、疑罪从无、证据裁判等原则,切实尊重和保障人权,在刑事、民商事、行政等各个审判领域都要坚决防止冤假错案。要健全完善预防和纠正错案机制,吸取错案教训,要坚持依法纠正错案,发现一起、查实一起、纠正一起。这是司法自信的表现,也是公正司法的必然要求。要以高度负责的态度,通过依法纠错,使正义最终得以实现、受害者得到赔偿、责任者受到追究,使纠正错案成为推进公正司法、保障人权的正能量。12月12日,周强在全国法院信访改革暨诉讼服务中心建设工作会议上指出,各级法院要依法促进信访法治化。对确有错误和瑕疵的案件,要敢于排除干扰,坚决依法予以纠正、补正。全面推行“阳光信访”,保障群众依法有序参与,同时倒逼法官提升审判质效。推动建立覆盖全国四级法院的信访数据库,实现信访流程管理与审判流程管理的“无缝对接”。

  今年1月21日,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又对进一步做好防范冤假错案工作做出了部署。再次强调,各级法院要深刻认识冤假错案造成的严重危害,坚持依法纠错原则,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问责一起,必要时可以采取异地复查或者是异地再审。周强表示,要进一步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依法复查、及时纠正机制,严把案件事实关、证据关、法律关,既依法惩治犯罪行为又确保无罪的人不受到刑事追究。他说:“完善刑事冤假错案申诉立案机制,对于当事人或亲属长期反复申诉,服刑罪犯长期拒绝减刑等案件要高度重视,认真复查,使确有错误的案件能够及时顺利进入再审程序。”

  周强还要求各级法院以敢于担当的精神,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证据裁判等法律原则和制度,坚持依法纠错原则,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问责一起。他说:“完善复查和再审程序,明确冤假错案改判标准,对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必要时可以采取异地复查或者是异地再审;确属冤假错案的要坚决依法纠正,依法能够公开的要把案件的事实、证据、法律适用等公之于众,防止引起猜测和批评指责。”对于冤假错案的复查和纠正,上级法院要加强监督指导,制定周密细致的工作预案,主动回应社会关切;健全冤假错案依法纠错、依法赔偿、依法补偿和社会救助衔接机制,公正高效,切实、及时地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

  周强院长在上任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如此密集、反复地强调纠正冤假错案问题,确实给广大蒙冤者带来了希望。这对于推进司法公正、实现公平正义、落实依法治国必将产生积极的引导和助推作用。

  但是,长期以来,纠正冤假错案一直是泛泛而谈,停留在口头上,没有落在实处。这是当前冤假错案大量积压、蒙冤者久诉不息、社会舆论对司法机关颇多诟病的根本原因所在。

  因此,笔者认为,司法机关推进司法公正、实现公平正义、落实依法治国,必须突破泛泛而谈的层面,要排除一切干扰和顾虑,把坚决纠正冤假错案、实现公平正义的决心与每一个具体的个案结合起来,实现“无缝衔接”。首先从长期申诉不息、社会影响较大、各界普遍关注、专家提出异议的个案入手,一个案件一个案件地解决,该平反的平反,该改判的改判,该维持的维持,给申诉者一个公正、明确的答复,真正使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提高政法工作亲和力和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落在实处。

  要达到这个目的,非不能也。在我们共和国的司法史上,曾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谢觉哉老院长早就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谢觉哉非常重视对陈年旧案的复查工作,认为这是减少冤案的重要一环。如甘肃省某医院医生张志运,1953年因“破坏民族政策及强奸幼女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他屡次申诉都被驳回,维持原判。绝境出怪招,1961年8月,他竟假以“亲戚”的名义给谢觉哉院长寄去一份申诉。谢老读后,既不认识此人,更不是什么“亲戚”,但他认真地看了这封从甘肃一个劳改农场寄来的申诉材料后,立即亲笔复信,决定由最高人民法院派专人调查此案。

  一段时间后,查案人员回报说:“压力大,平不了!”谢老说:“冤错案虽是整个案件数量的百分之几,甚至是零点几,但对一个被冤的人来说,却是百分之百!”由于谢老的力挺,此案终于查清了是坏人唆使一个女孩告发张志运强奸的事实真相。谢老亲自签发,纠正平反,并将此案通报全国。

  张志运无罪释放,恢复工作后,专程进京感谢谢老,他向工作人员恳求见谢老一面。谢老回答说:“由于我们工作的失误造成了冤案,我无脸见人家。”

  此案如果发生在当今,法院院长收到假冒“亲戚”的来信必定火冒三丈,不仅不会亲笔复信,而是首先要追究假冒者的责任,张志运的结局将是不堪设想的。他万幸遇到谢老这样的好法官,才峰回路转,沉冤得雪。一个执法官员有无公正和善良之心就是这样的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1962年5月,谢老到陕西视察工作,在抽查法院案卷时,发现“王为业反革命案”有可疑之处。当地县人民法院一审时认定王为业向毛主席、周总理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写了十几封信,“谩骂领袖”、“攻击党的政策”,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王不服判决,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中院反而认为判决过轻,加刑一倍,改判为20年。后来又以王“抗拒改造”为由加刑4年。王仍然不服,向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省高级人民法院干脆来个一步到位,改判为死刑。

  对一个人的处置竟是这样的意气用事,层层加码,草菅人命!谢老深感事关重大,于是反复亲自审阅案卷,表示“人民群众对公社化、大跃进有不同意见,向中央和毛主席、周总理写信,这有什么罪?”于是,谢老建议对此案重新审理。有人怕犯“右倾错误”,更怕将来追查责任。谢老说:“如果不重审,这样的案卷存在档案室,几十年以后,我们这些人都死了,后人翻阅案卷时,会说你们这个时代是什么社会?写信都有罪,上诉还要加刑,这怎么得了!”最后,王为业被无罪释放。谢老在案卷上注明此案是他谢觉哉主张改判的,以示负责。

  谢老在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期间,不顾年迈多病,视察了全国18个省、市、自治区的71个高级、中级和基层人民法院,深入调查研究,不仅解决了一些重大的疑难案件,而且还纠正了许多冤假错案。谢老任职期间正是反右运动不久,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调门越来越高,“右是立场问题,左是方法问题”和“左比右好”、“宁左勿右”的意识是那个历史时期的主流。在这样高压的情况下,谢老仍能坚持实事求是,冲破重重阻力,力纠冤假错案,实在难能可贵!

  据《谢觉哉评传》载,1959年夏天,他亲自受理“江西保安队迫击炮连连长反革命案”的上诉。江西法院从敌伪档案中查到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的一个学生,解放前曾任国民党江西保安队迫击炮连连长,判定该学生为反革命,逮捕归案。该学生及其家属不服,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学生的母亲来北京找谢觉哉伸冤,说“我儿子是反革命,政府不办,我也要办。但我儿子不是反革命,要求政府给我儿子平反。”谢觉哉亲自调阅案卷,发现这个学生是一位烈士的儿子,解放前只有20岁,怎么会当迫击炮连连长呢?谢觉哉责成江西法院复查该案。经过认真查阅原始档案终于查清了事实真相。原来这个学生与那个已经被镇压的炮兵连长只是姓名相同,年龄、籍贯完全不同。谢觉哉严肃批评江西法院不负责任的工作作风,指出该案冤枉了好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1961年,谢觉哉亲自审核了一起所谓“云南地主婆投毒毒害社员案”。该案被告与社员一起上山采蘑菇,交生产队食堂。有人食用后中毒,只因被告没有吃,就怀疑她有意毒害社员,将其扭送法院。法院不作调查,认定这是阶级报复,判处死刑。该案报送到最高人民法院,谢觉哉审阅案卷后,提出三点疑问:一是谁能证明有毒的蘑菇一定是被告采的?二是为什么同样食用有人中毒,有人没有中毒?三是被告是有意毒害,还是无意导致?为什么她没有吃?如果她选无毒的吃,不是更可以掩盖自己故意投毒的罪行吗?案卷批下去后,云南法院立即认真复查,结果证明:被告根本分不清哪种蘑菇有毒,也找不出有毒的蘑菇一定是被告采的证据,她没有吃是因为食堂开饭前已吃过自家采的蘑菇。法院宣布被告无罪释放。谢觉哉结合这个案例对审判人员指出,判决要根据事实,不能因被告是地主婆就草率从事。他告诫说:“在审查案情时,要认真对证,要看正面,也要看反面、侧面,要弄清事实的前因后果及其相互联系,有可疑之处,即应调查。”

  为了纠正司法工作中“左”的错误,谢觉哉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要大兴讲道理之风,要以判案不讲道理为耻”。他先后在1961年7月华北、东北法院座谈会和1962年4月湖南政法干部会上,发表《讲道理》和《做任何工作都要想一想》的讲话,反复强调:“法院是评道理和决定道理的权威地方”,法院干部必须“听道理”、“想道理”、“讲道理”。他严肃批评审判工作中的坏作风,如指供、逼供、诱供、对被告的话不作认真分析,甚至置之不理,一听到被告不认罪或申诉,就认为是抗拒,不管事实如何,就用“抗拒从严、坦白从宽”的话给打回去,有的地方还压制上诉、申诉,就是受理上诉、申诉,也是马马虎虎,或将原信退回法院或原单位,加深了法院或原单位对申诉人的歧视。他认为,这些都是不听道理、不讲道理的表现,不符合诉讼程序,应该坚决纠正。他说,法院工作人命关天,必须对案件高度负责,决不能草率结案。对上诉、申诉要认真对待,多考虑分析,调查研究,对的接受,不对的予以解释或批驳,真正做到以理服人。他经常告诫法院干部,社会上经常刮着不正确的“风”,不要随风倒。他说,法院不能这样,法院是讲道理的地方,是人民权利的保障,绝不能盲从。

  最难能可贵的是,谢觉哉老院长对冤假错案的复查、纠正工作不是停留在口头上的泛泛之谈,而是身体力行,付诸实践,不顾年迈体衰,亲自拆阅申诉信件,亲笔给申诉人回复,亲自安排人员复查,亲自深入地方筛查冤假错案,从个案入手,解决一个又一个的冤假错案。现在,人们多么感念、缅怀谢觉哉老院长,渴望这位老院长的精神归来!

  如今,亲自拆阅申诉信件,亲笔给申诉人回信,亲自调阅卷宗材料,亲自查办冤假错案的法院院长安在?不少司法官员在权力、金钱面前,丧失了职业道德和良知,把“要大兴讲道理之风,要以判案不讲道理为耻”的司法理念抛到九霄云外。办理案件,只看来头背景,不问事实真相。对蒙冤者的申诉,多是哪来哪去,一转了之,或者拒之门外,置之不理,致使蒙冤者长期申诉无门,陷入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绝望之中无力自拔。

  在这里,仅举一个案例:

  备受质疑的河南冯刘成案。

  2004年12月9日,刚从郑州市邙山区委书记升任平顶山市副市长的冯刘成被“双规”,辗转于河南、湖北等地关押、审讯。2006年12月21日,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判处冯刘成无期徒刑。冯刘成不服,提起上诉,2008年4月22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原判。10年来,冯刘成及其亲属一直申诉至今。

  笔者与冯刘成非亲非故,素昧平生,从不认识,但研读过河南两级法院一审、二审判决书、冯的大量申诉材料和专家学者、干部群众发表的意见之后,感到法院对此案的判决存在不少的瑕疵、矛盾和违法问题。每次打开此案的内容,我都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冤气扑面而来。由于案情复杂,在这里不能尽述,仅举此案中的几个突出问题略作分析。

  筹建艺术馆问题

  一审判决书中说;“关于被告人、辩护人提供的牛西岭、王凤枝、赵福军、李武建等人证言证明听冯刘成提到过区里打算建艺术馆。但证人刘炳臣等人证明冯刘成从未在区委及区政府办公会议上研究研究区里建艺术馆的问题”,于是据此认定“被告人、辩护人所称艺术馆是区委、区政府所办,与事实不符。”(一审判决书第21页)

  二审判决书中说:“虽有证据证明冯刘成曾给多人说过要在惠济区艺术馆,但并不能证明是惠济区所建,证人刘炳辰、李武建、禹舜等人的证言证实区里没有开会研究过要建艺术馆,也没有证据证实惠济区区委常委会对该问题进行过研究。”(二审判决书第18页)

  对有利于冯刘成的证言,即证明冯刘成提出过区里建艺术馆的事,法院一言带过,并予否定,而对能够加罪冯刘成的“证言”,即证明冯刘成没有提过区里建艺术馆的证言则将广加援引,如一审判决书中,引用刘炳臣的证言:“证人刘炳臣(时任区长)的证言证实:在其任邙山区区长期间,从来没有任何人跟其说过要筹建艺术馆,也没有在任何会议上研究过要筹建艺术馆工程。”(一审判决书第31页)

  其实,能够证明冯刘成提出区里建艺术馆的证据多得很,如:郑州市计委主任牛西岭2006年11月27日证言证实,“冯刘成多次打电话及见面谈,其想在邙山区建个艺术馆,以配合生态旅游区的建设,想争取国家、政府支持一些钱,邙山区写了报告给计委,由于政策上没有这笔钱,故报告没批。后来冯刘成说,自筹也要把艺术馆办下来,说还要把自有的字画及根雕之类的艺术品捐给艺术馆”;市计委副主任李素坤2001年12月11日证实:“冯刘成曾两次打电话要求将该区拟建的艺术馆项目列入市重点项目”;区委副书记王凤枝2006年11月16日证实:“冯书记说到建艺术馆的想法,将原文化馆人员合在一起”;常务副区长李武建2006年11月21日证实:“冯刘成是为邙山区建艺术馆”;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孙文学2006年11月21日证实:“我们一起到拟修建的天河路北坡黄河大堤上,他(冯刘成)提出在这地方建艺术馆旅游区,并提出要以展示石鲁等人的字画为主以及黄河民俗文化展示”,后又说:“干脆把艺术馆旅游区建到机关干部住宅西边的几十亩地算了,这样在古树苑景区,一个是自然的,一个是人文的,两个景点互相补充,互相带动,这样会更好”。除此之外,市编办主任张海震、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张丽英、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张艳敏、区规划建设局长马志勇、副主任肖丰逸等都作了类似的证实。

  原胖庄村村委会主任马东亮证实,2003年“元月8日下午4点,冯书记到我们村看地,5点40打电话叫我开党员代表会”征求意见。“到了4月中旬,冯书记说天河路和开元路十字路口西南角省委要见组织部培训中心,十字路口西北角区李要建艺术馆,艺术馆北要建商业区和区机关干部住宅区,让我召开村两委会和党员、村民组代表做工作,支持这几个项目建设,冯书记还问我建艺术馆这个地方占有多少户村民,我说45户。我们当天就召开村两委会和党员代表会议,都表示支持占用我们村土地建设这几个项目。”有马东亮、孙长军等22名党员和村民代表在“关于惠济区建艺术馆等项目……支持占地建设的说明”上签名,并按下手印。

  判决书中说建艺术馆没有开会研究,事实是,2003年6月26日,区委常委会议记录,标题是“研究古树苑艺术馆的规划和机关住宅小区建设问题”。只要这份会议记录不是伪造的,硬说建艺术馆没有经过研究就是抹杀事实的。

  特别有意思的是,口口声声说此事没有经过开会研究、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刘炳辰就是参加了这次会议的人员之一。

  据区委副书记赵福军证实:“2003年9月份一天中午,冯刘成、刘炳辰我们一起去同乐大酒店吃饭时,冯刘成说给市计委报告,解决建艺术馆项目资金不行了,国家有新的政策,不再搞拨款,艺术馆建设资金怎么解决?刘炳辰说,连万生2000亩黄河滩地承包,不行给1万亩,其中拿出3000万建艺术馆,用这个办法解决。”

  刘炳辰不仅参加了研究筹建艺术馆的会议,而且首先提出解决区里建艺术馆的资金问题,怎么能说不知道呢?

  “石鲁遗作”真伪的鉴定问题

  鉴于书画市场赝品充斥的现状,冯刘成对收集的石鲁遗作当然要进行鉴定,这样才能心中有数。他通过国家最权威的机构即中国书画鉴定五人小组主要成员、中国著名书画权威鉴定家杨仁恺、徐邦达及史树青、华君武、范曾、王朝闻等著名专家多次鉴定为真迹。2002年3月,杨仁恺先生亲自主持在北京京广大厦召开“石鲁书画研讨会“,与会专家一致鉴定这批石鲁书画是真迹;石鲁的儿子石强和叶坚多次鉴定为真迹;文化部文艺司司长兼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发表”“鉴定石鲁字画真假以专家为准”。

  由于这样的鉴定对加罪冯刘成不利,所以,河南省在冯刘成被关押之后、法院审判之前,专门成立了一个“河南珍宝艺术文物书画司法鉴定所”,很快将“石鲁遗作”鉴定为“赝品”。

  正常情况下,出现两种不同结论的鉴定,一般都是采信上级机构和权威人士结论,不会用地方上资质相对较差的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推翻国家级的权威结论。即使满心想采用本地机构作出的结论,但表面上、形式上也要做做样子,请外地的第三家专业机构作个鉴定,籍以体现公正,免人诟病。然而,河南省两级法院却什么都不顾,对国家级权威鉴定结论不予理睬,武断地采信本地临时成立的机构作出的“石鲁遗作”是“赝品”的鉴定结论!

  对鉴定中存在的其它问题,在这里就不多讲了。

  挪用公款购买“三亚别墅”问题

  南阳市中院一审判决书认定“马书喜证明受冯刘成指使向惠济区桥南新区借款160万元用于冯在海南三亚购买别墅”。河南省高院维持一审的认定。但一审开庭前,桥南新区主任孙学文就已经出证说明:“2003年5、6月份,时任花园口镇书记马书喜找到我要求从桥南新区借160万元,用于花园口镇招商过来的恒升房地产公司,说是扶持企业。因为花园口镇和桥南新区都归惠济区管辖,作为关系单位,我就答应了。不到3个月,160万元都还了。冯刘成始终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附P169-171)。

  冯刘成则辩称“我给山东老乡康明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孙明打电话帮她们借了530万元,让马书喜去办理交购房款(附孙明两次出证)。马书喜把这530万元汇到他的恒升房地产公司。三亚城郊法院法官李柔翰到郑州银行复印了这530万元汇款票据(附汇票)。

  2013年5月6日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2012)城民二重初字第12号《民事判决书》第9页认定,恒生公司支付购房款是2003年7月8日,而恒生公司借款时间是2004年8月25日,说明恒生公司借款不是用于购房款,不是供个人使用。

  三亚别墅,河南两级法院认定是冯刘成挪用160万元公款购买的,海南三亚法院则认定“涉案房屋的所有权应确认归黄河公司所有”(黄河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为马书喜),被人戏称为冯刘成冤狱10年后“真凶”出现。

  由此可见,河南两级法院在特殊的背景下,为了急于加罪冯刘成,没有把购买三亚别墅的人员、资金来源完全调查清楚就匆匆作出冯刘成挪用160万元公款在三亚购买别墅的判决,造成三亚法院与河南法院在一件事上作出两种相反判决的笑话。

  刑讯逼供问题。

  冯刘成一再申述他在侦查阶段受到刑讯逼供,有些供述必然是刑讯逼供的产物。2007年12月20日,冯刘成向河南省高院发表了《对公诉人否认刑讯逼供的泣血诉说》,历数在被关押期间受到的非人折磨:

  2005年元月10日下午,江良说:“胡锦涛弄来一样整他,只要不整死,怎么摆弄都中。”说着,李志伟用大衣捂住我的头,与四个看管人员一块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鼻嘴出血,我起身向在坐旁观者南阳市纪委雷青松:‘他们这种言行对不对?’雷青松回答:‘不太合适。’”

  2005年元月16日,江良、李志伟采取残忍、下流的刑讯逼供手段,逼我在陈彦召20万元,冯艳霞12万元和贪污马书喜86万元笔录签字,钢管被打弯,坐飞机,咔脖子等使我休克两次,不手淫不准大小便,我绝食16顿饭,江良说:“我们对你还是不错的,邓县公安局的杨局长,我们让他签发的拘留人员看管他,恶整他,不认就让这帮人轮流尻他的屁股。”拿出三份笔录签字,我又分别说明不存在的事实理由,江良说:“我们不听这个,只管你在笔录上签字,刘少奇是国家主席照样冤死他,你比他算个啥?我们只要想整谁的事,谁就跑不了,黄胶泥抹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2005年6月5日,我的右胸肋软骨被李志伟打骨折,不敢躺下睡觉,不敢咳嗽。吃饭每天发一个小馒头,一筷子拌盐的面条,不让喝水。

  2006年4月26日上午,江良、李志伟拿着受贿黄元林50万元,贪污冯艳霞12万元笔录签字,被我拒绝。江良、李志伟把我用手铐吊在内乡县反贪局一楼北头临厕所那间挂有值班室牌子房间右侧墙上。墙上有固定安装的两个铁环,上边已经磨光,墙上磨有一道沟。在我脚下垫两块砖,两个人用装有沙子的矿泉水瓶打,用手摇式电话机夹在两个耳朵上过电等,逼到28日傍晚,江良拿着南阳市检察院打印拘留黄元林、冯艳霞和我爱人朱玉红的材料让我看说:“你再不签字,领导在楼上等着签发把你的朋友和爱人拘留起来,让他们给你陪罪。”我在钢管打弯休克两次,站立17个昼夜不睡觉等情况下没有掉泪,这时我尽管用牙猛咬下唇,但仍忍不住眼泪下流。签字后,江良要求先不吃晚饭。到同步录音录像时做了两份“同步讯问笔录”。

  2006年5月9日,在内乡县看守所第三审讯室,江良说:“5.1期间李志伟给你做50万元水利资金讯问笔录,领导看后非常气愤,其它的你认不认都可以,这50万元你必须得认,这是领导定下的调子。”说完,李志伟把门关上,四个人把我用手铐铐在桌腿上拳打脚踢,使我的右脚脖留下后遗症,不敢下蹲。

  2006年5月26日,江良说:“你如果再不认贪污50万元,就把你送到陕西渭水,那里一天喝两顿稀饭,能照见人,一个月下来要你的命。”把我用手铐又吊在那间值班室的右墙上。

  2006年7月16日上午,律师张翔和女律师李琛到淅川县看守所签律师委托书,办案人员张其站在一旁催促不到10分钟结束。结束后当即把我转到内乡县看守所。在车上江良说:“志伟我们俩在监控上看到你见律师特别激动,还让看胳膊上的伤,你当这么大的官,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律师在咱国有什么作用?在我们眼里他们算个屌。”李志伟说:“我看你是性饥渴,两年不见女人的事。”

  2006年7月18日上午,张其做完马书喜160万元借款的笔录后,江良问我:“你还坚持更正那两份笔录不坚持了?”我说:“坚持。”李志伟和张其等5个人拿着泡湿的绳子把我捆起来,李志伟和张其两个人用棍压住我的腿弯说:“只有把这小子整跪才能整服。”5个人没有整跪,张其用打火机烧我的胳膊,李志伟用脚踩着我的头说:“今天我们要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2006年7月19日下午,内乡县看守所值班干警张医生和刘会生见我两腿不能行走,全身是伤,坚持写入值班登记,与李志伟发生争吵。李志伟见围观的人不断增多,离开。张医生在那本每页记有10天内容的值班登记本上填写:“冯刘成两肘部烧伤钱币大,腿伤。”让我签了字。

  根据律师调查,冯刘成在河南省唐河、淅川、内乡和湖北省老河口等地看守所关押期间,监所民警、同监号“狱友”等知情人提供的证据以及看守所值班记录、治疗情况记录如下:

  徐梓伟提供的证言:“我看到他身上多处是伤,胳膊、腿上有瘀伤。”“冯刘成给我说他是冤枉的,他一心想干好工作,想在区里建个艺术馆,现在说他受贿贪污了。他还说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把他打的不轻。当时我看到他手腕上有伤,背上有伤。冯刘成说这都是办案人员把他双手吊到墙上长时间留下的伤疤和拿椅子往背上打伤留下的。”当律师问他“你是否愿意出庭作证”时,徐梓伟毫不犹豫地说:“我说得都是实话,我愿意出庭作证!”

  唐河县看守所民警高永福提供的证言:“根据当时工作上例行询问检查时,发现冯刘成左肘腕有一处没有愈合的伤疤。我当时问他这个上是怎么形成的?他说是在内乡看守所提审时,南阳市检察院一个叫张其(音)的用打火机给他烧伤的。我当时还说他,你可要实事求是地说,不能对办案人员进行诬告。我绝不会说谎,你看这双手腕上现在还有伤疤,是他们用手铐把我吊起来,长时间不放下来,裂伤留下来的伤疤。我当时进行了检查,发现他确实手腕上有一个伤疤。”“等了两天,他们同监室一个叫韩磊的向我报告,说冯刘成左手小指红肿,不能弯曲。我当时就问冯刘成是怎么回事,冯刘成说还是上前天提审时他们打的。”

  吴自献提供的证言:听说进来一个副市长,出来交货时,在少年号里,我“趴在窗户上往里边看,看到一个中年人在风门边坐着,只穿裤头,上身没有穿衣服,上身有红伤和紫伤,肩上和腿上都有伤。”

  王红彦提供的证言:在湖北老河口市看守所,冯刘成“第一次提审回来时,一连几天吃不下饭,喊胸痛,后来每次提审回来就有伤。有次他的左眼被打出血,满脸是紫,眼睛肿的睁不开。还有次腰被打伤不能行走。他说‘逼他在贪污50万的笔录上签字,他坚持不签被打的。’”王红彦并说:“以上所说是我所见所闻,有一点假话,愿负法律责任。”

  蔡志勇提供的证言:“我知道有天上午,有两个检察院的人,一胖一廋,他们在看监控时说:‘冯刘成口供硬,不好整,老油条,得给他很施加压力’。”

  内乡县看守所值班记录载明:“1号张中运反映本号冯刘成思想不稳,提讯回来,胳膊多处有破皮损伤之处。请管教注意,了解掌握。已汇报带(班)领导。值班人:邵国彬、薛红松 2006年7月20日”

  唐河县看守所在押人员疾病治疗情况记录载明:“诊断:左手小指关节畸形。王银栓,2006年9月18日”

  上述证据足以说明冯刘成在被关押期间,在多地、多次受到严重的刑讯逼供,眼睛、手指、手腕、胳膊、后背、腿等多处都被打伤,而且老伤未癒,又加新伤,可以说是遍体鳞伤,身心俱伤。

  按理说,法院应该是最维法、最讲理、最公正的地方,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当时,被折磨了一年多的冯刘成把唯一的希望寄托于法庭,渴望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心能够在法庭上得到国家法律的抚慰。然而,南阳市中院对他遭受的刑讯逼供置之不理。他心中的希望之火没有熄灭,又向河南省高院作了“泣血诉说”,无奈,河南省高院竟将许多能够证实刑讯逼供真相的证据全部排除,既不通知这些证人到庭质证,也不调阅看守所的值班记录,更不对这些问题调查核实,而是偏听偏信、轻描淡写、极不负责地一言带过:“南阳市人民检察院的调查报告,经对冯刘成反映的刑讯逼供问题进行调查,结论为侦察(查)过程中没有违法、违纪行为。”

  法官不维法、不讲理、不公正,这么多的证据有什么用?徐梓伟这样的证人愿意出庭作证有什么用?渴望法庭还他公正的冯刘成“泣血诉说”又有什么用?

  落马官员中的“另类”

  与许多因腐败而落马的贪官相比,冯刘成是个“另类”。冯案有三大特点:一是冯刘成除在侦查阶段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情况下,被迫作了些违心的招供外,以后对他的指控就一直不服;二是在法院判决书认定冯刘成的诸多罪状中,竟没有一项涉及当前贪官通病的买官卖官、权钱交易、包养情妇之类的内容;三是民众痛恨腐败,仇视贪官,每当一个腐败分子落马,人们无不奔走相告,拍手叫好,如2006年9月19日,湖南省郴州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落马时,郴州市万人空巷,走上街头燃放烟花鞭炮以示庆祝。而冯刘成被关押、判刑、坐牢,却赢得很多民众的同情、不平和感叹。

  惠济区干部群众公认冯刘成是个想干事、能干事、会干事、一心为人民谋福利的好书记,“是国家的栋梁,邙山人民的功臣”,他被判刑是冤屈的,是坏人蓄意的“栽脏陷害”。是“被奸臣诬陷,奸臣害忠良”。

  如:2011年10月,惠济区有郭圣生、赵福军、梁守海、徐天门、马志勇、王凤枝、张海震、李素坤、王成、肖丰逸、孙学文、牛西岭、张岩、张艳敏、路明旺、刘东旭、李武建、杨宝发、梅永山、林挺、张丽英、毛新明、黄元林等23个当事人、证人公开为“最冤”的“白宫书记”冯刘成出证,证实真相,揭露此案歪曲事实、虚构假证、制造冤案的卑劣行径。

  11月,又有26名干部群众为冯刘成仗义执言,鸣冤叫屈。

  如:惠济区黄河桥村村民张玉德说:“冯刘成书记骑自行车到村里了解实情,他骑的那辆自行车前两年还在我们村委会放着,他住在我们村宋本茂家里。他带领全区人民上邙山头上栽树,把黄河水引到山上,把有史以来不长草不长树的邙山建成了生态旅游区。”原区计生委主任王宝玲说:“冯刘成书记调我们惠济区时,那时叫邙山区,只有三个乡一个办事处,城市面积只有1.5平方公里。冯书记调平顶山工作时发展到8个镇办,城市面积建设成并被省政府批准为48.8平方公里,把过去闻名的“穷、小、乱”边远郊区建成了市区,建成了生态旅游区。”赵登义说:“冯案办案人唐河县反贪局副局长王俊善问我与冯刘成啥关系,我说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拼命干活,他没有喝我一杯酒,没有收我一分钱。王俊善局长说:都说全区干部没有人知道冯刘成家住的地方,我不相信,调查了不少人,真是这样,冯刘成这官当的不容易。”时任毛庄乡副乡长的杜三明说:“冯刘成书记为把大学城引到我们乡东赵、金洼村费尽了心血,我在,亲眼见到冯书记没白没黑地带着人看这个地方,他把大学城、省体育馆、古树苑办公新区、邙岭、黄河生态旅游区建成了,他被诬陷入狱了。”

  农民建房公司经理薛国亮说:“冯刘成书记提出:‘彻底革除老百姓扒扒建建把血汗钱都投到建房上的历史,统一规划合并村建别墅社区,让老百姓一次投资永远受益’。成立农民建房公司,冯书记要求我们统一采购建房材料,以成本价供给每户,以成本价为户建房,对没钱建房困难户,他亲自请郊行行长商定由区担保,实行村、乡和郊行三家为村民建房。刚定下来他调走了。”从区计生委副主任提拔为区交通局书记的陈国昌说:“冯刘成书记几次在村里碰到我检查计划生育工作,说我工作认真踏实,被区委组织部考察。我想去看冯书记表示一下心意,一大早我在冯书记门口等他,他出门我从车上下来去见他,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住的这个地方,我说昨天晚上跟着你的车知道的,他说:‘你把惠济区作为自己的家干好活比啥都强’,说着上车走了。”

  张俊霞说:“冯刘成书记任郑州市水利局长时带领机关干部建成闻名的中牟县‘雁鸣湖旅游区’;到惠济区把风沙区建成生态旅游区”。师挺说:冯刘成书记提出:“5至8年把惠济区建成生态旅游区” 。“我任滩区开发办副主任时,一次他在北京学习中途赶回,深夜1点在滩地召开会议。”王卫东说:”冯刘成书记调惠济区没多长时间,省体育局提出将投资12亿的省体育馆项目撤走,因为地征了4年难以动工。我当时任老鸦陈镇党委书记,冯书记听说后表示坚决留住项目不能走,保证3个月内让其动工。冯书记亲自到老鸦陈村做工作,在一次向省长李成玉汇报工程进度时,施工单位说:“我们在全国各地施工,像这样好的施工环境是第一个”。陈建峰说:冯刘成书记1999年7月底调惠济区第二天带几位区领导到区人武部八一慰问,我当时任区人武部政委,我们向区政府连续5年打报告要求拨10万元买辆桑塔纳车都因工资发不下来穷没有批。冯书记说从市水利局带的86万元中拨20万元买辆红旗车。听说这20万元判冯书记贪污了。”杨敏说:“冯书记提拔干部一是敢讲真话的人,二是在工作一线发现踏实能干的人。”

  周萍说:“冯刘成书记刚调惠济区,我提些建议寄给冯书记,冯书记在全区大会上念了我的建议,要求全区人民讲真话。时间不长区委组织部考察我由区委党校教员提拔为副校长,他用这个实例鼓励大家讲真话、干实事,他在大会上讲:“那些四面讨好,八面玲珑,一年到头为老百姓干不成一件实事的干部,就像清清湖面上漂浮的一层油渍”。贺政华说:“冯刘成书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家里和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以《邙山信息》发到全区每户村民家中。科以上干部每人分包一个村解决问题,几次在召开全区大会前抽查汇报。我是区信访局长,那几年发展那么快,没有上访的。”劳建新说:“前不久,二七区人大副主任张忠民等到惠济区,我和区政协主席梁守海接待,张忠民副主任说:‘你们惠济区三代人享冯刘成书记的福’。梁守海主席说:‘冯书记思维超前,敢于创新,有号召力,有影响力,鼓动性特别强,他把惠济区的全面发展向前推进至少10到20年。’”。

  魏建民说:“被称之为‘世界第一白宫县衙’,炒作为‘违法占地500多亩,耗资近6个亿’的惠济区机关大院,实为占地35亩,投资6000万元。当时我任区委常委、统战部长,冯刘成书记安排我和区人大副主任刘修然参与建办公楼,冯书记和设计人员边规划设计,我们边昼夜不停地施工建设,从征地到建成仅用了八个月。”张春豫说:“我任区交通局副局长时,一次凌晨3点多,冯刘成书记从办公楼工地出来看到我带着工人在贾河村头修路,时间不长我被区委组织部考察提拔为花园口镇书记,我几次想张口请冯书记吃顿饭表示一下心意,但见了冯书记又不敢张口。”朱大壮说:“我当西黄刘村村长时,冯刘成书记对我到南方几个大城市选拍别墅照片让村民选建十分满意,说:‘要一次投资永远受益,革除扒扒建建把血汗钱都投到建房上的历史”。后来我当上古荥镇副镇长,我想请冯书记吃顿饭表示心意,他说:’你把古荥做为自己的家努力工作比请我吃饭强’。” 李凌江说:“2003年5月,有人以我的实名实姓区政府副区长李凌江向省考察组诬告冯刘成书记,考察组领导找我谈话,我气的哭,见到冯书记,他却哈哈大笑说:‘我能把邙山区(现惠济区)这一大家子人带和睦带富裕就知足了’。”。

  曲连武说:“冯书记的一线发现提拔干部导向,使惠济区那几年风气正,发展快。”李喜云说:“冯刘成书记两次让我们区委办公室把诬告他的信件复印以《邙山信息》发至全区。2003年5月省委考察组考核提拔干部时,有人写信诬告冯书记,他让我们把诬告信复印发至全区; 2003年11月省委考察组考核冯书记时,冯书记让我们把诬告他的信件复印下发。”郑建明说:“冯刘成书记带领全区人民修了不少路,栽了不少树,建了不少房,把边远穷郊建成了市区,把沙区建成了旅游区;他提拔干部凭实绩。”陈伟森说:“惠济区人民都知道冯刘成书记调来时财政收入3077万元,工资等必要开支5000多万元,靠市财政补贴发工资过日子,那时叫邙山区,人们都看不起邙山区,冯书记调走时增长到2.37亿元,平均每年增长91.7%;冯书记来时城市面积1.5平方公里,走时48.8平方公里,这些数据就是人们心里的一杆秤。”

  2008年3月5日,郑州市惠济区委办公室副主任李喜云上书中央领导,历数冯刘成1999年8月任邙山区委书记后呕心沥血取得的成绩,说当时邙山区因“小、乱、穷”闻名。13万人口,城市面积1.5平方公里,财政收入3077万元,靠吃上级财政补贴过日子。曾因上访群众围堵省委省政府大门、堵截省会北环路等被西方媒体报道。冯刘成同志到任后,上邙岭、下黄河滩、入农户,写出了一篇改变邙山区历史的讲话,于当年9月15日在郑纺机礼堂召开了2500人的三级干部大会,提出用5-8年时间把邙山区建成‘进入邙山区犹如进入自然大花园’的奋斗目标。他带领全区人民奋发图强,使群众思想观念和社会发展等脱胎换骨,城市面积达到了48.8平方公里,财政收入平均每年增长91.7%,达到了2.37亿元,5年内没有发生一起越级上访,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文明区’。“他工作深入扎实,经常骑自行车下乡察看,深入田间地头与老百姓谈心,夜间到黄河桥村为村民上课,指导他们解放思想、发展经济;他公布主要领导的电话号码,确保老百姓遇到困难能及时得到解决;他说话办事特别实在,从不讲套话,最反对搞形式。他特别有胆魄,勇于创新,不循规蹈矩。

  他在1999年的大会上曾预见性的提出:旅游业将会成为今后的新兴产业,要利用地理优势多建几个“生态旅游区”。他号召全体村民送饭到荒山秃岭的邙山头上栽树,打井引水上山,一年植树230万棵,被林业部命名为“先进区”。建成了“邙岭万亩生态旅游区”、“十万亩黄河生态旅游区”、“万亩防风沙林带旅游区”。号召全区人民捐建“古树苑旅游区”和“古树苑艺术馆”,树立了在园林中工作,在园林中生活;在旅游中工作,在工作中旅游的高品位生活目标。

  他很有人格魅力。他的号召总会变成全区人民的自觉行动。新闻媒体报道“最冤书记”建世界第一县衙的四个大门和大门前的小桥流水都是假的。2006年上半年各大新闻媒体报道:冯刘成违法占地600亩建世界第一县衙并刊登有大幅照片,引起国家领导的高度重视,国务院组织几个部委进行调查,事实是在占地600亩的古树苑旅游区内建了四栋办公楼和一座礼堂。

  上书说“最冤书记”案件“之所以震惊中外,原因是这个案件过于离谱,恳望国家尽快组织人员调查事实真相。如果我们的冯书记借号召全区人民建古树苑和艺术馆旅游区贪污受贿犯了国法,那就依法惩处,我们没有任何怨言。如果调查冯书记30个月没有查出问题却以说冯书记个人建艺术馆贪污受贿,这是天大的冤枉。因为这无非是“古树苑旅游区”建成了,“艺术馆旅游区”在筹建中他调离了。这个案件的是非曲直只有国家调查才能还事实原貌,以正社会风气。”

  还有人给上级领导写信说:一九九九年,我们邙山区来了个好书记冯刘成,农民年收入从2600元增加到5720元,全区财政收入从原来3077万增加到2.37亿元,翻几番?他任邙山区委书记五年内没有一起越级上访事件,曾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文明稳定先进区。

  我们的好书记冯刘成在邙山区人人都知道是一个好官、清官,一个铁面无私的官、一个扎扎实实为我们邙山群众谋利的官。并直言“如今他被奸臣诬陷,奸臣害忠良,历史上数不胜数”。谁是人民的清官,谁是人民唾骂的贪官,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事实剩余雄辩。大量的事实证明冯书记是被奸臣诬陷,冯书记所要求的公开审理、让提供假证的人当庭对质、让社会各界名人评判、让我们邙山区群众作证,提供假证的人心虚不敢出庭,谁是谁非天在上头。”

  “他调走后机关大院搬迁,每亩土地5万元猛增至60万元。百姓称颂说:‘冯书记在邙山区作出的重大贡献是抹杀不了的,任何栽脏陷害都是蓄意的,他称得起是国家的栋梁,邙山人民的功臣,我们的好书记! ”( 特派调查,博正:  《难判难放的“白宫书记”冯刘成》)

  社会各界人士对冯刘成案非常关注,大都认为此案是个冤假错案,认为冯刘成是个难得的清官,他的冤案使司法蒙羞,是河南的耻辱。

  2008年4月16日,老记者向东调查了上百名退下来和在职的区领导、乡镇办局委领导、村干部和农民,他们都带有感情地说:“冯书记是99年8月到我们惠济区任书记的,2004年初离开。在四年多的时间内,带领全区人民,把闻名的混乱,变成了和谐稳定;把郑州市的风沙源,改变成到处是树林生态旅游区;把贫穷改变成了富裕。所以,冯书记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威望特别高”。“冯书记有强烈的人格魅力,他说话特别实在,从不说大话、空话、套话,凡是他讲到的,都必须做到;他工作作风扎实,生活作风严谨,他在邙山丘岭穷山村里骑的自行车现在还在黄河桥村村委,他没有桃色新闻;他一身正气,不跑官卖官,处理问题公道,使用干部公平;他对干部批评严厉,往往在大会上指名批评,批评完照样提拔使用,对老百姓说话特别和蔼;副区长李凌江和许多人都说:“几天见不到冯书记,见到他的车心里都是踏实舒服的。”

  我们惠济区老百姓都说:“没有冯书记,就没有惠济区的今天”。可有人把冯书记设计《大河儿女》雕塑的大河广场摇变成小桥流水,把几千万元建设的四个办公楼和一座礼堂诬陷成“白宫”等,如果中国的官员都像“白宫书记”这样,中国该有多么富有、多么祥和!(向东:《冯刘成在邙山区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有正义感的主审法官张庆江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开庭时他们都在后边坐着!”做了一辈子政法工作的原郑州市委副书记邵其政等老领导呼吁此案“是河南政法的一大耻辱,我们寝食难安”。甚至一些有良知法官也对冯刘成充满同情,如河南省高院主审法官冯童说:“你是个清官,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把你的证据都装在案卷里,你有什么写出来,我们帮你递!”省高院资深法官刘信生看到冯刘成的案卷,愤笔疾书为冯写申诉,其中有一句:“冯刘成案是六月飞雪!”

  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罪犯,而广大干部群众竟然对他如此评价,原因何在,这不值得人们特别是司法官员深长思之吗?

  结语

  冯刘成案之所以悬疑十年,久诉不息,根本原因是在特殊背景下河南两级法院无视法律规定、侵犯当事人权益造成的。如《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可以吸收他们协助调查。”河南省两级法院不仅没有做到,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不是无罪推定,而是有罪推定;不是疑罪从无,而是疑罪从有。也就是说,为了达到加罪冯刘成的目的而搜集“证据”,对冯刘成的申辩、许多证人提供的足以证实冯刘成无罪的证据则一概排除,置之不理,不让这样的证人出庭作证。试想,这样的审判结果只能是冤假错案!

  在侦查阶段,冯刘成曾受到严重的刑讯逼供,检察机关指控的“证据”有非法逼取之嫌。审判机关在审理中只采信能够加罪当事人的所谓“证据”,完全排除能够证实当事人无罪的证据,这是冯案之所以备受质疑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冯刘成长期申诉不息的原因所在。

  河南审结的此案,必然在社会上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不仅冯刘成本人不服,而且惠济区(原邙山区)广大干部群众不满,社会各界广泛质疑,法律界的一些专家学者通过阅读卷宗等有关材料,经过认真的分析、论证,一致认为:冯刘成的行为,不具有刑法规定的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的全部构成要件,依法不能构成这两种犯罪;法院认定冯刘成犯贪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应作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无罪判决。

  现在,冯刘成已申诉119次,笔者曾研读过第118次申诉,A4纸298页,有四、五本杂志厚!

  此案历时10年,申诉119次,完全符合周强院长今年1月21日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再次强调的“各级法院要深刻认识冤假错案造成的严重危害,坚持依法纠错原则,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问责一起,必要时可以采取异地复查或者是异地再审。”和“完善刑事冤假错案申诉立案机制,对于当事人或亲属长期反复申诉,服刑罪犯长期拒绝减刑等案件要高度重视,认真复查,使确有错误的案件能够及时顺利进入再审程序。”之要求。但此案是河南高院终审的定案,完全靠河南解决的可能性不大。在他们不愿或者不敢再审的情况下,最高院理应采取果断措施,一是派精干人员到河南督查办理,二是指定异地复查或者异地再审,使这件长期申诉不息的老大难案尽快案结事了,这对推动依法治国、体现司法公正毕将产生积极的作用。

  希望周强院长言必信,行必果,拿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应有的胆识、魄力和担当,像谢觉哉老院长那样,排除干扰,冲破阻力,扫除障碍,亲自纠正一些久诉不决的申诉案件,真正使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提高政法工作亲和力和公信力,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落在实处,为改革开放时期中国的法治建设写下光辉的一页。倘能如此,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2015年2月3日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china/ggzl/20150204120533_all.html

来源:共识网      来源日期:2015年02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2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