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搜索:
中国同性恋状告广电总局第二案:同性恋不是“性变态”
【该文章阅读量:271次】

2017年7月1日,民谣歌手李志在微博晒出一张自己在舞台上举着彩旗的照片,并配文:“这不是性变态,这是爱。”为同性恋群体发声的行为立即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

原来,就在这条微博发布的前一天也就是6月30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颁布了《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其中规定:

“网络视听节目禁止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的内容,包括具体展现卖淫、嫖娼、淫乱、强奸、自慰等情节;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如乱伦、同性恋、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

通则中将“同性恋”纳入“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还将其与“乱伦、同性恋、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视为等同,并要求视听节目中相关内容必须删除。

通则一经发布,立即引起演艺圈创作人员及支持同志群体的群众一片哗然。

距离通则颁布已过去半年的时间,一名30岁上海男子却于近日因通则中“针对同性恋的不恰当规定”,将广电总局告上法庭,而法院已决定受理此案。

据《好莱坞报道者》报道,30岁的上海男子范(音译)先生,本周三(2018年1月3日)向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广电总局撤销去年《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中禁止播放同性恋视频的规定。

原告律师唐先生透露,他受范先生委托提出四点诉讼请求:

“第一个是,判决撤销2017广第108到118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
第二项是,判决撤销京广2017第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第三项是,判决被告限期重新作出信息公开告知。
第四项是,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目前法院已受理此案,按照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法院应在六个月内做出判决。

据悉,范先生曾在2017年7月向国家广电总局申请关于此规定合法性的信息公开,总局回应称,该请求不属于信息公开范畴。申请无果,范先生遂决定向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虽然对范先生和他的律师表示支持,但中国 “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成员彭燕辉称,他对此案的结果并不乐观。

“初步预计会败诉,毕竟我们挑战的是一个国家的政府部门。”

“但我们仍然要提起诉讼,因为我们必须表明同志群体的立场,告诉社会我们不是变态。”

据民间初步统计,中国LGBTQ群体约有7000万人。

而根据联合国开发署2016年发布的《中国性少数群体生存报告》中指出,在其30000名LGBTQ群体的调查对象中,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因性取向而受到歧视。

同性恋内容在中国电视上已经被“河蟹”了至少十年,但快速崛起的视频行业近年来发展得如此之快,其天马行空的内容也让审查部门应接不暇,也因此网络空间出现了不少灰色地带。

去年7月发布的规定正是旨在让互联网节目能够更加严格地符合广播电视的指导方针。

“这一规定非常重要,因为它不只是针对一部电影或节目,” 彭燕辉说,“这是针对互联网上所有电影和电视内容的法则。如果不能及时修正,那就意味着在中国对同性恋的歧视是合理的。

不过虽然广电总局对同性恋内容的审核较为严苛,但与此同时也表现出过适当的宽容:迪士尼真人版《美女与野兽》中广受欢迎的转瞬即逝的“同志时刻”也曾在2017年获准在中国影院上映。

因此此案的结果还是一个未知数。

而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将广电总局告上法庭。

早在2015年2月12日,同志电影导演、独立电影人范坡坡拍摄的相关题材纪录片《彩虹伴我心》被各大视频网站删除。视频网站给出的解释是“有禁令”。

随后在范坡坡向广电总局寄出信息公开信询后,总局给出的回复却是:“经核查,您反映的我局下放文件要求删除以及屏蔽纪录片《彩虹伴我心》的情况并不存在。”

面对此视频网站说法与广电总局回复相矛盾的状况,范坡坡一怒之下将广电总局告上法庭。

最终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导演范坡坡起诉广电总局一案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广电总局对于下架范坡坡导演的同性恋题材纪录片《彩虹伴我心》的公开回复违法,同时驳回了范坡坡的其它诉讼请求,广电总局支付诉讼费用50元。

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告赢了广电总局。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这桩诉讼中原告也姓范,其起诉过程与最近这位状告广电总局的Fan姓上海男子的经历十分相似。是同一个人还是巧合?

最后,此次诉讼将在6个月内做出判决,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搜狐号“巴塞电影”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