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7日
搜索:
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方式查询不动产登记信息?瞧瞧最高法院咋判吧
黄璞琳
【该文章阅读量:344次】

今年3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张运福等人与开封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纠纷再审一案,作出(2017)最高法行申1169号《行政裁定书》,认为当事人如需获取相应的不动产登记信息,应根据《物权法》《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予以查询办理,而不应通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其理由是:

一、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在法律、法规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权限作出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应当优先适用特别法的规定。

二、因不动产登记信息涉及特定的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为平衡个人隐私与公众知情权,国家从法律、法规、规章等层面对不动产登记信息查询作出了专门规定。

其中《物权法》第十八条规定:“权利人、利害关系人可以申请查询、复制登记资料,登记机构应当提供。”国务院《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权利人、利害关系人可以依法查询、复制不动产登记资料,不动产登记机构应当提供。”第二十八条规定:“查询不动产登记资料的单位、个人应当向不动产登记机构说明查询目的,不得将查询获得的不动产登记资料用于其他目的;未经权利人同意,不得泄露查询获得的不动产登记资料。”国土资源部《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六章,对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的主体、范围、方式和期限等作出了详细规定。

上述规定充分保障了权利人和利害关系人获取不动产登记信息的权利。

更有意思的是,最高法院该裁定,不仅明确赞同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于2016年9月18日针对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不动产登记资料依申请公开问题的函》作出的国办公开办函〔2016〕206号答复,而且将该答复表述为“解释性规定”!要知道,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作为内设机构,是否有权对外行文,是否有权以答复的形式作出规范性文件,一直有人予以质疑。最高法院该裁定将国办公开办函〔2016〕206号答复表述为“解释性规定”,是指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解释呢,还是仅具较高权威性的学理解释呢?

重复下国办公开办函〔2016〕206号答复内容吧:“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以及户籍信息查询、工商登记资料查询等,属于特定行政管理领域的业务查询事项,其法律依据、办理程序、法律后果等,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调整的政府信息公开行为存在根本性差别,当事人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申请这类业务查询的,告知其依据相应的法律法规规定办理。”

来源:今日头条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