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搜索:
北京36岁男子申请经适房5年未果告政府
【该文章阅读量:1482次】

“就算输了官司,分到房子也是胜利;即便赢了官司,没房子也白搭。”钱建新说 羊城晚报记者 王磊摄
  “就算输了官司,分到房子也是胜利;即便赢了官司,没房子也白搭。”钱建新说 羊城晚报记者 王磊摄

  36岁北京单身男子申请经适房5年未果

   钱建新,36岁,大龄未婚。5年来,为了一套房子,他多次放弃涨工资的机会,连女朋友都不敢交往。随后,他一纸诉状把政府告上了法庭。

  2013年10月9日,北京市首例保障房轮候家庭集体起诉政府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钱建新要求朝阳区政府对相关经济适用房的有关情况作出说明,但最终败诉。

  羊城晚报记者 余姝

  “画饼”的诱惑

  钱建新生于1977年,北京户口。2008年8月,钱建新开始申请北京市保障房,政策规定,拥有北京户口、年满30岁的京籍单身均可申请。2009年1月26日,钱建新顺利成为朝阳区和平街街道的一名经济适用房轮候者。随之而来的是长达5的等待。 

  古人有云“三十而立”,从2008年到现在,钱建新却被一套经济适用房捆住。按照北京市规定,购买经济适用住房的1人户家庭年收入须在22700元及以下,2人户家庭年收入须在36300元及以下,1人户家庭月薪不得高于1891元,2人户家庭不得高于3025元,一旦超标就会被取消申请资格。为了符合这个政策,钱建新专门在家附近找了一个社区文化公司上班,月薪1800元左右,“老板曾经想给我涨工资,我都不让。老板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有精神病。”

  钱建新害怕因收入超标被踢出局,很多经适房轮候者也都有类似的担忧,“他们特意找这种工作,收入都很低。”钱建新说,他羞于与同学联系,“我很自卑,男人在事业上没那么优秀,自惭形秽。”“换工作买房是根本办不到的,哪怕工资再涨两三倍,五六千也买不起一套房。”钱建新算了一笔账,经济适用房和商品房之间存在的巨大差价,是他无法抵御的诱惑。在钱建新2008年申请保障性住房前的一个月,朝阳区政府在常营乡分配了2219套经济适用房,均价每平方米4322元,是周边商品房均价的四分之一。

  事业受限的钱建新,在感情上同样遭遇困境。他找女朋友的标准是“限薪”,因为一旦另一半薪水超过1200,他的经济适用房轮候资格便会被取消。其实自从2009年钱建新拿到轮候资格后,也曾不断有人上门说媒,但最后在交往中都不了了之,大多数人不愿意陪他一起等,要求房、车齐全,更有人干脆看不上四十平方米的经适房。钱建新介绍,在轮候者里还有一些大龄单身女青年。

  “如果当时没有经适房这个政策,我们可能紧紧裤腰带就买了商品房。但现在就像一个‘大饼’在那里画着,如果今天买了,明天房子出来了,冤不冤?”钱建新说,经适房轮候者像一群狗熊,前面有人拿鱼竿吊着胃口。

  循环的等待

  北京的经适房轮候者有若干个qq群,钱建新是其中一个qq群的群主。

  过去的5年中,钱建新每个月都会去社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询问经适房的消息,每次得到的只有两种答案“不知道”或者“你等着”。2011年7月,他和其他轮候者来到了朝阳区房管局,信访接待室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事归住建委管。”紧接着他们又来到朝阳区住建委,“他们说不管统筹,归区政府管。”轮候者又来到区政府信访办,“得到的答复是‘我们负责统筹卫生、教育等,具体的问题要找具体部门解决。’皮球又被踢回到房管局。”钱建新说,其实他们只关心什么时候拿房,房源在哪里,在建的有多少套,“这些都是我们应该知道的,但是我们却都只能是等着,这是一个死循环。”

  跑遍了朝阳区所有与经适房相关的部门后,轮候者们动起了打官司的念头。

  “我们预料到这个官司赢不了,但我知道,只要能立案就是胜利。”在寻访律师的过程中,钱建新碰了很多钉子。因为群体诉讼要去司法局备案,一旦案件出问题律师事务所就会上黑名单,很多律师因此望而却步。“就算输了官司,分到房子也是胜利;即便赢了官司,没房子也白搭。”的确,有一部分轮候者在案件起诉的过程中解决了住房问题。“我们分析,这与打官司或许是有一定关系的。”钱建新说。

  “告官”的担心

  案件从去年2月开始准备,到8、9月份立案,而后法院受理。这让钱建新看到了希望,当他带着装有75户经适房轮候者诉讼材料的拉杆箱来到法院时,吓了工作人员一跳,“有70多人,还是告政府。”工作人员只接了钱建新一人的材料,“他们说,剩下的人是单独立案还是一同立案,要和领导请示。”

  案件开庭当日,朝阳区政府法制办公室和信息公开办公室的两位工作人员出庭应诉。法庭很小,只有10个旁听座位,而轮候者非常多,后面加了很多椅子才勉强容下。“我陈述了我多年等待的艰辛,要求信息公示,而他们说已经把信息放到网络上。”钱建新对工作人员的回复很不满意,因为之前轮候者给相关部门发过公函,而答复却只提供了政府部门网站的首页,没有具体的信息,“我们中间有很多老人、残疾人、低保户,他们不会,也上不起网。”应诉者对此的回答则是“在现在的社会,不上网是不可思议的。”这句话深深地刺激了钱建新和他的代理律师何峤巍,后者当庭驳斥被告,“你不应该以嘲笑的态度面对这些人,政府人员不能保证人民上网,应该感到愧疚。”

  与政府打官司,钱建新有过担心吗?他说,其实所有轮候者在决定打官司前,都担心上黑名单,“我们qq群里有300多人,一开始参加诉讼的有80多人,后来陆续有撤诉的。我理解他们的担忧。”

  钱建新说自己冲在最前面,并不是因为他爱出头,而是由于“正义感”,“我看不得别人受欺负”,钱建新说,自己从小学开始就是班干部,高中时一个女生经常被班里其他同学欺负,他看不过去就写了封匿名信发在班级日志上。“后来大家对她的态度就转变了,我想如果我不出头,那个女生的人生肯定就不一样了!”在钱建新并不辉煌的履历上,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他说自己信佛,不愿与人争执,相信顺其自然。但是遇到事情,他还是愿意做个有担当的人。

  执着的相信

  单就这次的诉讼而言,钱建新扮演着“告官”的角色。但钱建新并未对政府的公信力产生质疑。把政府告到了法庭,在他看来,正是因为对政府给予了太多期待,“我们不信政府还信谁?”

  在受访过程中,钱建新饶有兴致地谈起北京市近年来的几桩“民告官”案例。他还了解过国务院出台的相关文件,“现在北京市有三个区制定了文件,规定只要有行政诉讼案,区长肯定出庭,并且会有电视台现场录制,各个单位的领导旁听。”钱建新表示,正是这些进步,给了他敢于和政府打官司的勇气,也让大部分轮候者少了很多顾虑。

  “会继续等下去吗?”对于这个问题,钱建新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们这样的申请已经关闭,也没有新的申请人加入。希望在2015年之内能得到解决。”钱建新透露,最近因为工资有了一定幅度的调整,他把申请换成了房价更高的两限房。而目前钱建新在啃老,“和父母住在一起,60多平方米的房子。”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来源日期:2014年02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2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