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8日
搜索:
河北法院下月开审超生女婴被抱走18年案
【该文章阅读量:1269次】

  河北省安新县圈头乡桥南村农民刘老根、夏凤各夫妇称,18年前,他们超生的女婴出生11天后被人强行抱走,至今下落不明。这一消息曝光后引起网民关注。今年10月下旬,刘家将县政府告上法庭,法院将于12月上旬审理此案。

  据新华社电

  女儿降生11天即被人抱走

  据刘老根说,1995年5月28日,他们的第三个孩子降生,是个女儿。同年6月7日晚上,在乡派出所当临时工的村民夏金成来到其家中,劝说其将孩子送人,遭到刘家拒绝。

  另据刘老根夫妇描述:6月8日,夏金成来了,就问给不给孩子?夏凤各当时说,尹某某(时任副乡长)说了,一切听你的,你看着办吧。夏金成就出去了,领进来两个妇女,留下400元钱,就把孩子抱走了。

  经多方联系,记者电话采访到了夏金成。他说:“我当时在乡派出所帮忙,夏凤各是我的叔伯姐姐,乡政府就安排我去给她做工作。如果是我私自抱走的孩子,怎么制裁我都行!”随即挂断了电话。

  法院以超期为由驳寻亲诉讼

  刘老根说,2003年他将安新县圈头乡政府告上法庭,诉其行政行为违法。安新县法院驳回刘家的起诉。随后,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刘家的上诉。

  2003年安新县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显示,“原告女儿于1995年6月8日被抱走,至今已8年余,已超出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2004年二审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显示,“本院认为,上诉人所诉其孩子被人强行抱走的行为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原审裁定中超过起诉期限的理由欠妥,但裁定驳回起诉是正确的。”

  为何8年后才提出行政诉讼?刘老根说,当时去县计生部门反映问题,对方建议找乡政府要答复。五六年后,当时乡里主抓计生的干部陆续离开后,他们才去告。

  警方未立案称还在调查

  据安新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邵永进介绍,今年11月4日下午刘老根夫妇正式以孩子被拐卖为由向圈头乡派出所报案,县公安局立即抽调6名专人就此案进行调查。

  邵永进说:“这是刘老根就此事18年来第一次向公安机关报案。由于事发久远,相关人都已离开原工作岗位,有的已离退或去世,给调查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

  刘老根解释说:“我们哪懂法啊。我今年在网上将这个消息发布后,有一家基金会的‘微博打拐’工作人员联系到了我,告知我们可以向公安部门举报,他们愿意提供法律援助。”

  公安部门接受采访时一再强调,不便透露具体调查情况,还不清楚孩子是否被拐卖,身在何处。

  邵永进说,我们初步调查结束后,才能决定是否立案。然而,他认为“初步调查没有规定的时间限制”。

  政府拒公开婴儿去向成被告

  今年10月下旬,刘家还递交了行政诉讼起诉书,请求安新县法院依法判决安新县人民政府履行信息公开义务。10月30日,高碑店市法院正式立案。目前,此案正在等待开庭。

  11月2日,安新县政府提交了答辩状。刘老根向记者出示的答辩状显示,对他的诉讼请求进行了否定。答辩状称,对于刘家要求县政府公开其计划外生育女儿被送的地址和收养人及生活状况,答辩人并未掌握这一信息,更没有制作过这样的信息,因此不属于答辩人信息公开的范畴。

  答辩状还称,政府信息公开的前提是信息存在且被申请机关掌握,并且应当是现有的信息,不需要行政机关汇总、加工,或重新制作。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存在刘家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

  据了解,2012年8月21日,刘家就已经向安新县政府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申请依法公开计划外生育的女儿被送养的地址和收养人及生活状况。由于没得到答复,刘家于2012年11月1日向保定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2013年1月,安新县政府未按上级的行政复议决定向刘家履行政府公开职责,只给刘家寄出了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该告知书以县政府机关不掌握相关信息为由,让刘老根去问圈头乡政府。

  刘老根的儿子刘领群25日晚间告诉记者,他当天去高碑店法院询问得知,法院将于12月上旬审理此案。

(原标题:超生女婴被抱走河北安新18年后成被告)

来源:京华时报      来源日期:2013年11月2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