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温州一民企向铁路运营方申请票务信息公开
【该文章阅读量:1374次】

  前阵子,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某民企的老板给总务部经理柳松涛下了个特殊的任务:集全公司之力,给员工们上网抢购过年回家的火车票。

  柳松涛是把这当成一场仗来打的。不过,战斗的结局很惨:22个人忙活了两天,一张票都没买到。

  “我们是不是被铁路售票网站给愚弄了?”柳松涛很不解。

  公司把买火车票当成了重点工作

  柳松涛说,老板是把买火车票当做重点工作来做的,他丝毫不敢怠慢。

  据介绍,他们公司有300多名员工,以河北、四川人居多。为了让员工顺利回家过年,公司每年都给河北员工统一购买飞机票,“因为河北的机票几百块钱就搞定了,但四川的飞机票要1600元左右,公司只好想办法买火车票。”

  往年,公司一般通过提前1个月预定团体票的方式买票,但这也要凭关系,不一定买得到。“今年公司放假时间确定得比较晚,加上我们听说铁道部售票网站升级了,以为会好买一些,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了网络购票上。”柳松涛说。

  去年12月中旬接到任务后,柳松涛就着手准备了。了解12306网站售票规定,汇总所有购票员工的个人信息,注册数十个会员,给数十张银行卡办理网上银行,查询起售时间……网络抢票争分夺秒,得充分准备。

  书面提出票务信息公开的要求

  22个人没买到一张票

  基础工作做好后,柳松涛召集了21个熟悉电脑的行政人员,包括自己在内,22个人进行了多次“演习”。

  每个人一台电脑,柳松涛把公司里配置最好的22台电脑都挑出来了。

  根据公司放假的时间和回家员工的人数,他们需要购买2月3日K1256次列车(温州-成都东)的车票,共24张。

  “每笔订单最多可以买5张火车票,身份信息是提前录入好的。”柳松涛说,照此计算,只要有四五个人抢票成功就够了。

  1月15日上午10点为起售时间。当天上午,22名行政人员全部放下手头的工作。

  9点,所有人设备检查完毕。

  9点半,所有人进入战斗状态。

  9点56分左右,所有人开始不断刷新页面。

  “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柳松涛说。但令他诧异的一幕出现了:页面直接从未到放票时间的状态变成了售完的无票状态。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秒钟,22个人没人买到一张票。

  据了解,K1256次列车当天的车票有1500多张。

  “票都到哪去了?”当天,柳松涛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去了温州火车站,向对方口头提出公开K1256次列车售票情况的要求。“但他们说无权提供。”

  1月16日,柳松涛不甘心,再次组织行政人员抢购2月4日的火车票,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柳松涛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1月17日,他又根据政府信息公开的有关规定,制作并填写了一份《温州火车站信息公开申请表》送到温州火车站。对方没有接收。

  “至少得告诉我票的去向。”柳松涛申请公开的信息包括“2月3日、2月4日K1256次列车车票的票源情况(含退票回笼票)和销售情况(含所有已销售车票的售出时间、售出方式、售票点及网购IP地址、资源分配规则文件及相关合法手续原件扫描件等)”

  1月18日,柳松涛通过EMS分别向温州火车站和上海铁路局快递了这份书面申请书。“行使公民监督权利,维护切身利益。”在申请书里,他是这样描述所需信息用途的。

  目前没有任何回应

  昨天,柳松涛说,温州火车站和上海铁路局先后都签收了,但还没有任何回应。

  昨天下午,温州火车站方曾接待柳松涛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事情已经向领导汇报,具体如何处理不清楚。

  温州火车站和上海铁路局有关负责人均表示,火车票销售等有关事宜由铁道部统一回应,具体可参照昨天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做客新华访谈时的回答。

  在当天的新华访谈中,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副主任卫瑞明说,热门线路、热门车次出现车票网上被“秒杀”现象,主要还是铁路运力不足造成的。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电子计算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朱建生则提醒广大旅客慎用“抢票软件”。他说,铁路技术部门监测到高峰时段网站登录访问及查询并发数量异常,经分析主要是由部分浏览器所安装的抢票插件所为,此类插件通过频繁查询、强行插队等手段,打乱了正常的购票秩序,直接影响了售票的公正性。

  柳松涛说,他们公司买不到票的员工们很多已经决定今年不回家过年了。

  相关

  近日,北京2名律师也曾向铁道部提出类似申请,希望公开春运期间可售票总数,以及通过不同销售途径分配发放比例等数据。他们希望能据此查明“会不会给相关部门,内部人员预留了票”。

来源:都市快报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