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侦查信息,应否公开?
记者杜涛欣
【该文章阅读量:1606次】

  公民樊晓才的死亡充满悬疑,警方在半年后下达了不予立案决定书,并以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开信息。

  作为行政机关的公安部门,因其工作性质的不同又具有其他行政机关所没有的特殊性。刑事侦查事项内容,涉密不公开能否成立?

  “人死了,总得死得明白。”

  白文平的代理律师常伯阳在法庭上陈词,一个普通公民死亡与国家秘密、国家安全无关,公民的死亡信息应当按照2008年国务院公布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依法予以公开。

  2012年12月28日,白文平状告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公安分局案开庭审理,白要求法院判令公安机关依法履行信息公开的职责,以适当的形式提供公安机关对其丈夫樊晓才死亡的尸检、勘验等相关信息。

  “此案的开庭或许会揭开笼罩在公安机关身上的神秘面纱。”常伯阳律师介绍,此案为中国公民状告公安机关不履行信息公开职责第一案。

  平安夜失踪

  2012年12月24日,白文平走在漯河市郾城区“裴城镇中心社区”新农村工地上,工地旁边的水坑可见浅浅的污水。她至今无法理解,这如何能淹没丈夫的尸体。

  时光倒回,2011年12月24日,农民工樊晓才离开驻马店老家,随着同村的工友来到这个工地刚刚一周,几位工友酒后返回马庄村住处的途中,遇到当地五六名青年的挑衅,双方由口角而后殴斗。

  “因为怀疑外地人抢了本村的生意。”当事农民工之一秦付国回忆说,对手除了马庄的一些村民,还有社会青年参与。

  工地的负责人陈红友连续多次拨打110报警电话之后,民警在1个多小时后赶到时,惨烈的打斗已经结束,双方各有损伤。

  这时,工友才发现,樊晓才丢了。

  工友们进行了仔细搜寻,甚至用木头绑上铁钩来回在50公分深的污水坑边打捞,——连警察也参与了,一直找到天亮,樊晓才仍不见踪迹。

  12月25日,裴城镇派出所所长张民中通知樊天才,称其弟樊晓才打架失踪。

  之后,工地负责人陈红友赔偿参与斗殴的当地村民1.6万元和解,此事了结。

  而樊晓才的失踪主要依赖家人的寻找,始终杳无音信。

  为了能和丈夫保持联系,白文平几乎没有让他的手机欠过费,连续三次她给该号码缴费100余元。

  一个令人煎熬的春节过去。2012年2月18日,樊晓才来电了!可是不论白文平说什么,电话的另一端都没有声音。

  白文平给手机号码连发了多条短信息,均未回复。2012年2月19日,白文平将此情况报告给郾城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中队长孟永超。孟的答复是:我们将向上级汇报。

  2月26日,白文平的儿子樊昊在部队首长的陪同下回到家里,督促公安机关过问手机的事情,并亲自到驻马店地区协调手机卡的定位问题。

  3月上旬,孟永超告诉白文平说:“樊晓才曾经使用过的手机机卡分离,手机在广东江门,而卡一直没有离开漯河市。”

  事情突然发生转机。2012年3月26日,樊晓才的尸体在那个被工友和警方无数次寻找过的污水坑发现。

  “警方的通知几经反复:先是让去现场看尸体,后来说不让去;然后又让去,从家里雇车出发后,警方又让直接到郾城区龙凤公墓。”白文平对于警方没有让她在现场看尸体耿耿于怀。

  在尸体被发现的当天,警方也宣布找到了樊晓才手机卡在漯河市的持卡人。

  质疑尸检

  见到尸体,白文平当场晕倒。

  尸检当日进行。参与尸检的家属代表是樊晓才的两位堂弟。两人在正式解剖后离开了现场。在尸检结束后,他们按照法医的要求在尸检记录上签名。

  2012年4月26日,郾城区公安局法医王志强告知白文平等多位家属,说樊晓才尸检结论属于溺水死亡。该结论的主要依据是:“现场水样中检出大量羽纹目硅藻,在死者的肺组织内发现大量羽纹目硅藻,肝组织和肾组织内检出数个羽纹目硅藻。”

  白文平当场对鉴定结论提出质疑并要求重新鉴定:“尸体有严重体外伤的情况下,没有被记录:一个眼眶塌陷,另外一个眼睛暴凸,并且眼角有颜色发紫,一个耳朵几乎是贴着脸颊;死者上齿有三颗松动,其中一颗门牙即将脱落;死者的上衣右胸部位有大量的血迹。”

  5月28日,白文平的儿子樊昊和部队的首长到郾城区公安局刑警大队交涉,他们看到的是“西华县樊晓才尸检结论”。这与樊晓才是驻马店市西平县人不符。“两地相距数百公里,分属两个地市。”白文平据此认为,法医鉴定草率,结论有造假之嫌。

  递交了重新鉴定申请书,白文平迟迟没有收到回复。而漯河市公安局郾城分局2012年0001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则在6月1日下达。

  白文平随即提出行政复议。2012年6月11日,公安局作出“维持不予立案决定”。当日,白文平向公安局和当地检察院同时递交重新鉴定申请。

  7月26日,白文平收到了来自郾城公安分局的鉴定结论通知书,结论依然是溺水死亡。

  “这次鉴定家属既没参与也不知情。”白文平说,结论无法让人信服。

  申诉无果

  2011年5月初,白文平将樊晓才之死的种种疑点在微博上发布,受到广泛关注。

  先是有法医专业的网友指出,死者所穿衣服遗留血迹,绝对不是尸体腐败所产生的“腐败血水”,还专门发来图片教白文平区分“生前溺水”和“死后入水”。

  6月份,一位网友向白文平透露说:“樊晓才是被马庄村的人打死的。”白文平当即向刑警队大队长顿文艺要求发悬赏启事。而顿的答复是:不是刑事命案,不能发悬赏启事。

  无奈之下,白文平于6月底在网上发布了“悬赏启事”的帖子。先是悬赏5万;11月份她又亲自去裴城镇马庄附近张贴了上百份“悬赏启事”,金额提高到10万。

  一系列悬疑,让白文平寝食难安。

  在一份警方给某单位的调查报告中显示,工友陈景华叙述“当晚樊晓才向西离开工地”的证词是警方判断樊晓才离开工地失踪的唯一依据。

  为替丈夫樊晓才讨回公道,白文平无数次走过各级公安部门的信访窗口。

  她还多次向郾城区检察院申诉,提出“尸体重新鉴定申请”。区检察院曾经表示要召开听证会,让郾城区公安局的刑警队与死者家属当场对质,但后来都不了了之。

  7月18日,在河南省信访接待窗口,河南省政法委的一位领导当场批示,要求由漯河市检察院负责对樊晓才尸体进行重新鉴定,费用由检察院负担。可是最后也没有下文。此后她曾去了国家信访局,被告知不予受理。

  激辩是否属于国家秘密

  万般无奈,2012年8月22日,白文平向郾城公安局提出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要求其公开关于樊晓才死因的所有检验鉴定报告、现场勘验报告及所有与樊晓才有关的照片,并要求以书面方式提供申请的信息。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郾城公安局有义务向白文平提供其收集并掌握与樊晓才死亡有关的所有信息,因为樊晓才与原告系夫妻关系,樊晓才的死因与原告息息相关。”律师常伯阳说。

  常伯阳认为,公安部门怠于履行职责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属于不作为的行政违法行为。白文平向郾城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2年10月15日,郾城区法院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后,白文平遂向漯河市中院控告郾城公安分局,要求依法公开相关信息。

  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受理之后,2012年12月28日开庭审理此案,就白文平申请公开的信息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审判的范畴进行程序审查。调查的关键集中在“能否公开”。

  当庭围绕“樊晓才死亡相关信息是否属于国家机密”和“立案前的刑事侦查行为是行政权力还是司法权力”展开激辩。

  漯河市公安局郾城分局认为:公安机关是行政机关的组成部分,既行使管理权,又行使刑事侦查权。而对樊晓才死亡的侦查活动属于刑事侦查权,立案前的初查属于司法权力,不属于行政诉讼的范围。

  公安方的辩护人援引《保护国家秘密法》、《刑诉法》、《公安办案程序》及公安部曾经颁布的相关条例,认为此案以重大刑事案件进行初查,这些信息属于国家秘密,事关国家安全,属于保密范围,“过程和范围不能公开,而结论性的东西都已经公开。”

  常伯阳律师认为,一个公民的死亡与国家秘密、国家安全无关。他援引了《信息公开条例》和《保密法》的相关条款。“没有进入立案程序,不存在侦查阶段。该行为只是具体的行政行为。”他指出,公安部的相关规定效力低于2008年的《信息公开条例》。

  常伯阳说,如果公安机关能够将相关信息透明公开,让当事人认可其结论依据,则可以息访息诉,节省司法资源和社会资源,促进社会和谐。

  “关于樊晓才死因的所有检验鉴定报告、现场勘验报告及所有与樊晓才有关的照片,这些信息属于‘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行政机关有义务主动公开,利害关系人白文平也有权申请公开,行政机关不得以涉及个人隐私为由拒绝公开。”中国人民大学行政法学博士雷震说。

  公安机关所剩的唯一理由就是涉及国家秘密。那么该信息是否“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雷震从实体和程序进行了分析。

  “并非追查刑事犯罪中的‘所有事项’都是国家秘密,只有‘秘密事项’才是国家秘密。对于追查刑事犯罪中的‘非秘密事项’,行政机关仍有公开的义务。而本案被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很难说就关系国家安全和利益。”

  “实体上存在交锋、辩论的余地。”雷震认为,从程序层面来说,依据行政诉讼的证据规则(《行政诉讼法》第32条规定),在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而不予公开所引发的行政诉讼中,行政机关对被申请公开的信息属于国家秘密承担证明责任。目前通常的处理方式是:被告行政机关依照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报请保密行政机关认定后,由保密行政机关向法院出具涉案信息经认定属于国家秘密的函(该认定函在行政诉讼中被当作鉴定结论使用)。

  雷震认为,郾城分局以“我们的行为不是行政行为”为由提出该案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的抗辩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该诉讼是信息公开之诉,原告起诉的对象是该局拒不公开相关政府信息的行为,而非其刑事侦查行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法院应当受理。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1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1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