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搜索:
备案审查走向台前,人大监督大有可为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631次】

这回全国人大搞了个大新闻。据南都今日报道,争议11年的“附条件逮捕”制度被最高检叫停,此前经历了公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以及最高检的多方博弈,过程称得上激烈。运行多年的全国人大备案审查工作一改此前“低调行事”的风格,正尝试以公开姿态走进公众视野。当“有错必纠”遇上一些地方和部门的坚持不改,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态度明确———“将适时启动撤销程序”。

“附条件逮捕”制度几经博弈而废止,多地计生新规中“超生给予开除处分或者予以辞退”因违反《劳动法》而正在被废止的路上,这是人大备案审查机制开始具体化运作的初步成果。数据显示,过去4年里,全国人大常委会共审查研究了42件行政法规和98件司法解释,全国人大常委会共接收公民、组织提出的各类审查建议443件,其中2015年《立法法》修改直接导致当年公民提交审查建议激增到246件,是此前一年的五倍。

备案审查,法已有之,包括此前还从未激活过的撤销程序皆然。《立法法》专章明确“备案审查”的架构和程序,其中明文规定:任何法律法规“不得同宪法相抵触”,全国人大“有权撤销”同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法规等规范性文件。《宪法》第72条规定: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在“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针对特定问题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备案审查机制的启用及其制度化存在,已具相当的方法论意义和价值。

位阶相对较低的各类规范性文件不得同宪法法律相抵触,这是并无争议的立法原则。原则之下的具体操作性问题在于,究竟由谁来审查?即判断具体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性与合宪性与否,是具体的司法机构,还是归属于立法权之下的备案审查。

以一出生就争议不断的“附条件逮捕”制度为例,涉及限制人身自由的立法权本属于绝对保留事项,但在最高检的一项运行长达11年的“工作制度”中,却经常以瑕疵证据链条剥夺人身自由。该项制度的适用(以及个案层面必然被扩大适用)很大程度上令刑事追责变得覆水难收,也让庭审虚化的困局反而最终被实质化了。“附条件逮捕”降低了刑诉法中有关逮捕的要求,是以侦查为中心刑诉制度的体现,备案审查机制一直存在,但一项争议制度的废止却一直阻力重重,或者说博弈艰难。

当备案审查机制被激活(据报道,该项机制事实上已经低调运行多时,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所有规范性文件都要纳入备案审查范围”,实现备案审查“全覆盖”),采取何种具体方式推动和督促违宪违法规范性文件的废止便成为值得观察的问题。

在已披露的具体做法中,由人大发函建议纠正成为主要方式,但全国人大并不排除在必要的时候启动“撤销程序”的可能。公民依法提交违法性审查申请,人大主动激活备案审查的具体机制,对此有必要强调相关公民建议的制度性可预期,也就是说建议提出,不论是否将推动具体规范性文件的废止,建议者得到人大的明确答复必须有制度保障。

“每个公民都可以是启动备案审查的引擎”,这是宪法赋权,也是立法听取民意所应有的制度纵深——— 不仅立法草案要征询民意,法律施行的全程都应有公民的反馈机制。备案审查机制的激活、适用值得期待,正如人大监督值得期待和支持一样。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所言,“喊破嗓子不如备案审查动一次真格的”,诚哉斯言。备案审查“动真格”,也是人大监督“动真格”的题中之义,其威力与价值不亚于质询以及反对票。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