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搜索:
人大代表如何决定政府为民做实事?
记者 孟亚旭
【该文章阅读量:385次】

“2009年票决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我提议的,当时感觉票决制能有什么用呢?心里也确实没底。”今年64岁的叶继堂是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力洋镇人,在8年前参与了力洋镇的一项创新——政府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

当年那场让叶继堂“心里没底”的投票,8年后开始在浙江省市县乡四级人大全面推行。什么是民生实事工程人大代表票决制?浙江省在近10年探索中有哪些经验?又有哪些困惑?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赴浙江实地采访。

创新

4年啃不动的项目

两月完成征地拆迁

通过人代会票决民生项目实行

“这是浙江省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实践创新。”谈到票决制,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宋建勋这样说。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健全人大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各级政府重大决策出台前向本级人大报告。”2016年7月,浙江省人大常委会通过《浙江省乡镇人大工作条例》,对票决制作出明确规定。

票决制(即“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是政府在广泛征求人民群众意见建议的基础上,提出民生实事的“候选项目”,经同级人大代表在本级人代会期间,投票表决决定“正式项目”,再交给政府组织实施,并接受人大代表监督的制度。换句话说,就是通过人大代表投票,决定政府资金投向哪儿、投多少、怎么投,让有限的财力发挥更大的社会效应。

它以“代表票决”为中心,在民生实事项目的征集、初定、审议、票决、监督、评估等环节都有人大代表参与。

宋建勋告诉北青报记者,先通过各种途径征集各方面意见,再由相关部门按照财政实力进行初步核算,形成“备选项目”。经政府常务办公会、党委常委会等讨论,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确定“候选项目”提交人代会后,让代表们通过听取审议政府民生实事项目报告,最终进行票决确定项目。

但票决不意味着终结,“项目票决后,再组织代表跟踪监督并在次年的人代会上进行满意度测评。”

4年推不动的项目最高票当选

2008年,宁海县力洋和大佳何两镇开始探索乡镇政府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在次年的人代会票决制现场,最高票当选的民生实事项目是一个连续4年都“推不动”的力洋小客站项目。

“这个小客站是想解决群众出行难,连续4年都是镇里的重点工程,但是村里有些群众一直 不买账 ,工作推不动。”叶继堂说。据了解,“不买账”的原因,是当时的力洋小客站是 “黄金地带”,有几户群众不同意征迁补偿标准,迟迟不肯搬迁。

2009年,当时的力洋镇人大代表叶继堂建议——建设力洋小客站工程,这被列入镇人代会票决项目。

“乡镇人大代表首先是老百姓选举产生,代表老百姓,由人大代表出面,与老百姓做工作很通畅,于是我们就想把这件事在乡镇人代会上集体审议。”宁海县委书记杨勇说。

出乎意料的是,当年,这个项目成为最高票当选的民生实事项目。“当时好像中标一样,挺高兴,但也有压力,晚上睡不着觉。” 叶继堂担心,即使选出来,工作还是推不动。

为监督工程代表实地偷拍照片

又一次出乎意料,票决通过后,车站征地最后仅用时两个月。

叶继堂说,项目被选上并公开后,给镇党委和政府增添了压力,同时“钉子户”压力也很大,“票决之后不仅仅是政府要他做,代表们和群众也要求他做。”

“但一开始工作确实比较难做。”叶继堂说,为了做好 “钉子户”思想工作,他甚至还寻求“钉子户”亲朋好友的帮助,“我跟他们说,办小客站不仅仅涉及到一个人的利益,这对全镇的老百姓和镇里的形象都是有好处的。”据了解,人大代表不仅要全程参与票决制工作,还要带头并发动群众支持配合政府工作。

除了发动群众,代表们还会对票决通过的项目进行跟踪监督。当了宁海县十年人大代表的徐培飞就曾多次对工程项目进行监督,“为了监督公路工程质量,我们曾下去偷拍照片后交给监理改正。有时候还会在中午、晚上偷偷检查。”

徐培飞说,有了票决制,老百姓的观念也在转变。当地曾票决通过一个乡村道路工程,当时有不少百姓甚至主动放弃了土地征用的补偿款,“因为他们觉得对自己有好处。而工程资金当时确实有困难,征用土地的政策补偿款很多需要村里自己承担”。

10年共票决产生73个项目

“原先也做了很多民生实事项目,但多数是政府部门、书记办公会议等确定下来的项目,而现在转变为人大代表参与。”力洋镇人大主席邵自力说。

5年前,邵自力到了力洋镇人大,与叶继堂一样,当年的他并未体会出“票决制”的深层次意义,“当时只是觉得新奇”。但几年工作下来,他告诉北青报记者,“票决制巧妙地把人大的决定权、监督权结合起来”。

“以前镇党委和政府办理的民生工程,老百姓不知道、不了解,票决制出来后,整个全镇的老百姓都知道了。”2009年力洋镇第一个“吃螃蟹”时,叶继堂是镇人大代表。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儿,票决现场大家都会围着看,看与自己有关的项目有没有被选上。” 邵自力介绍,自“吃螃蟹”至今,共票决产生73个项目,代表满意率95%以上。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目前浙江省共427个乡镇开展票决制,占全省乡镇总数的45%;49个县(市、区)在2017年人代会上开展票决制,占全省县(市、区)的55%。11个设区的市中,湖州、绍兴、嘉兴等7个市在2017年的人代会上也试水票决制。

探索

人大代表票决政府

民生项目钱怎么花

政府怎么确定候选项目?

“以往人大对政府实事项目的监督,主要体现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基本停留在程序性监督。”桐庐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游宏介绍。

杭州桐庐县在今年刚刚被列入浙江省政府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试点县。2月6日至10日,在桐庐县十六届人大一次会议上,221名县人大代表,围绕12项政府民生实事候选项目审议,差额投票表决,产生10项民生实事项目,最高得票率达99%,最低得票率超70%。

“政府在筛选项目过程中,会突出有普遍性的、条件比较成熟的、老百姓关注度比较高的来筛选。”桐庐县县长方毅说。

条件成熟指的是什么?宁海县县委书记杨勇直言,“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么多工程项目,钱从哪里来?乡镇的民生实事项目,不能为了多上工程最后成为包袱。总的来说,财力要可控,量力而行、量入而出”。

代表如何进行差额票决?

2017年1月初,杭州市人大明确,在滨江区开展票决制试点。杭州市、滨江区两级人大代表吴建荣说,原来政府部门想做的事情,相关部门也会做,但着手的时间可能会延长,但票决以后,相关部门会更加重视,也更有压力。

此后,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滨江区政府通过线上线下等方式征集意见最终形成15个初选项目。再通过媒体平台征求意见,结合投票结果,经政府常务会议、区委常委会议等研究,最终形成12个候选项目提交区人代会。

“票决前,我们将12个候选项目具体情况发给代表讨论,实事项目不是几百万、几十万就能做成的。12个项目中,每一项都有子项目,子项目中有分项目,最多涉及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滨江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丁幼芳说。

在2017年的市人代会上推行票决工作的舟山市还进行了另一种形式的探索,他们采用分代表团会议差额票选和代表大会全体会议等额表决两步进行的方式,最终从56个候选项目中选出44个项目。

票决当选项目怎样监督?

“林家里路因现场征迁较低原因,无法开展地勘工作”、“七甲路因征迁交地原因无法进场”,这是一份督查通报中发现的问题。这份《督查情况通报》来自杭州高新开发区(滨江)党委办和政府办,里面公布了2017年政府为民办实事工程完成情况。根据这份通报,滨江区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票决产生的10项(41个子项目)为民办实事工程中,共有17个子项目存在问题。

问题的发现,得益于监督。今年3月份,滨江区政府对这10个民生实事项目的完成情况开展专项督查。滨江区人大常委会还组建了人大代表专项监督小组,10个监督小组中有13至15名人大代表。

专项小组要围绕项目资金使用是否规范,涉及招投标的是否按法律和有关规定组织实施,进度是否按计划推进,工程质量是否达标等,对项目作出评价,为人大会期间代表测评提供参考。

“原来项目结束之后,技术验收就可以了,但现在还要看社会效应和老百姓评价怎么样。我们听了之后,在下一年人代会上对实施效果进行满意度测评。”桐庐县人大代表袁素华告诉北青报记者。

探索过程中有哪些困难?

探索中也有难题待解。

桐庐县县长方毅介绍,在政府征集项目建议和意见时,有效的信息和建议比较难收集,“群众可能对项目没把握,这主要是老百姓对很多项目的生成要素不是很清楚,比如钱从哪里来?地是不是合法?项目前期的工作有哪些?”

据了解,桐庐县也想了不少办法,如扩大媒体宣传、政府发公开信、宣传项目情况等,“但老百姓的意识和能力的提升还要有一个过程”。

但上述问题,在探索多年的宁海县却较少出现。当地县委书记杨勇说,提不出意见是老百姓对项目本身不了解。而为了扩大参与度,在2017年的“两会”上,宁海县又有了新举措,即人大代表票决之前,先民主征求政协委员的意见,把政协委员的意见带到人代会上,更加充分听取各方意见。

纵深

人大不是自找麻烦,更不是找政府麻烦

党委政府想做的项目被人大否决

对该项制度探索多年的宁海县,也发生过党委和政府想做,但最后被人大否决的项目。“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也是好事情。”宁海县委书记杨勇说。

在杨勇看来,如果项目方案很成熟但被否决,说明党委政府的宣传思想统一工作等做得还不够,所以大家不理解不支持不通过。如果经过充分宣传还是没有通过,就是项目方案本身有问题。

他说,在探索中,宁海县完善了相关做法,即对未票决通过的项目进行反馈跟踪、完善提升,“后来也有上一年没通过的项目,又是党委政府和老百姓都希望做的事情,通过完善提升后,在次年的人代会上票决通过”。

票决中被差额掉的项目何去何从

“做这件事情,不是人大自找麻烦,更不是人大找政府麻烦。”滨江区区委书记詹敏直言。“这个事情刚推出来的时候,很容易产生误解,是不是政府的主导权被削弱了?或者说人大是不是要把这项权力揽过去?”桐庐县县长方毅的观点是“不存在”。

他说,民生实事工程项目,共同心愿就是把实事办实、把好事办好,在项目的生成阶段,有更多意见能够吸取,何乐而不为?不存在什么包揽、代替和削弱。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桐庐县曾有“信息共享项目”在最终票决中未通过,“代表们感觉这个东西跟自己不是很近,但是这个项目能不能停下来?如果停下来可能会影响县里的发展。”桐庐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游宏说。

据了解,针对上述被差额掉的项目怎么办?各地也有所探索。宁海、桐庐等地的做法是,如果政府认为确有必要实施的,或因不可抗力需要对现有项目予以中止、调整的,可以实施,但必须经县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后才可实施。

滨江区被差额掉的两个项目,目前也在推进中。“票决当中差额的两个项目,建议政府在财力、精力允许的情况下,能够想方设法去做,毕竟这是很大一部分群众的意愿。”滨江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丁幼芳说。

来源:北京青年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