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
搜索:
用法律手段帮“39号文件”公开
南都短评
【该文章阅读量:1614次】

  “39号文”,几乎已成为关注广州公共事务的公民所耳熟能详的特定术语,其全称为《印发城市建设投融资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2008年10月由广州市政府发布,编号为穗府[2008]39号。时至今日,该份文件虽多次被市民要求公开,却依旧神龙见首不见尾。日前,就“39号文”公开事宜,广州律师朱永平一纸诉状将广州市政府告上法庭。

  围绕一份政府文件,争议如此之多,时间拖了如此之久,确实罕见,而广州市民为此屡败屡战、不懈接力,则更令人动容。昨日,广东省政协委员孟浩接受采访,再谈“39号文”的公开问题,表示今年两会还将提出相关提案,而距其发下“39号文一天不公布,我就一天不刮胡子”的誓言,也已经过去一年。39号文依旧不见踪影,倒是生生逼出一个“美髯公”。

  市民之所以对“39号文”恋恋不舍,并非有意为难政府部门,而是因为这份文件确实太重要,攸关广州诸多民生项目的进展与走向。据公开报道,“39号文”内容涉及将交通、水务、地铁、燃气、垃圾处理、城建、亚运城共七大板块的城建项目,划分给交投、水投、地铁、广州发展集团燃气板块、广日、城投及亚运城经营开发公司等七大投融资集团的具体方案。这几年曾引来满城热议的不少公共议题,包括番禺垃圾焚烧、新光快速纳入年票、海心沙收费等,问题的根子都会被追溯到这份文件。

  由于缺乏足够的信息披露,公众或许难以获知彼时文件决定不公开的内情,但时至今日,这样一份事关市民切身权益、且仍发挥着关键作用的重要政策文本,始终云遮雾绕,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按照此前律师朱永平依法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所得到的答复,该文件不予公开的理由,有关部门所援引的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8条、第14条的宽泛规定。但正如其他类似公民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个案一样,拒绝的回应总是缺乏详尽的理由陈述。

  另一方面,“39号文”所涉内容,恰恰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明文要求“应当主动公开”的范畴,因为它“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且“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而且,该文件并没有明显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限制,倒是种种迹象表明,其所涉领域牵扯到巨大的垄断商业利益,以及攸关广泛的公共福祉。未经招投标论证便私相授受,实属不妥,社会对各项工程的后续运转监督,更不能再延续暗箱操作的状态。

  “39号文”公开与否,俨然已成为打量广州政务透明水准的一个关键指标。先有政协委员的蓄须明志,再有律师起诉市政府的诉讼介入,如此多管齐下,希望能够帮“39号文”尽早公之于众,并补上公众参与的程序欠账。攸关公共利益,一定要接受社会各界的反复打量与审慎研判,这是广州市民议政传统的客观要求,必须被正视。而采取法律手段督促“39号文”公开,还有一层实践行政法治的意义,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建设透明政府,公民在努力,也期待政府部门能真正有所作为。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2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