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河北黄骅住建局政府信息公开不作为案一审代理词
朱孝顶
【该文章阅读量:2498次】

内容概要

一、被告未在法定时限内公开政府信息已构成行政不作为

二、唯司法鉴定方能确认被告是否伪造证据

三、被告所谓之“信息公开”仍难阻却其明显违法

四、综合代理意见

 

代 理 词

尊敬的合议庭诸位法官: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李爱云的委托,指派朱孝顶律师担任其诉黄骅市住建局政府信息公开不作为一案的一审委托代理人。代理人依法参加2011年11月25日黄骅市人民法院组织的公开开庭审理,现在一审开庭质证与辩论意见的基础之上,特呈书面代理意见如下,供合议庭合议时参考:

一、被告未在法定时限内公开政府信息已构成行政不作为
鉴于被告在《行政答辩状》中已经自认2011年5月18日收到原告李爱云当面递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并自认该《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为:2010年6月27日黄骅市住建局核发的拆许字(2010)第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及其前置法定核五项要件;获取政府信息公开的形式为书面方式为自行领取;以及被告答辩时对于该政府信息属于公开范围以及被告有义务公开该政府信息并未异议;因此人民法院应据此2010年5月18日原告向被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告作为政府信息公开义务机关予以确认。

基于上述事实,被告作为该《房屋拆迁许可证》的核发机关,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七规定的“行政机关制作的政府信息,由制作该政府信息的行政机关负责公开”之规定,被告应为政府信息公开义务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根据下列情况分别作出答复:(一)属于公开范围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获得该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和途径;(二)属于不予公开范围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三)依法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或者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对能够确定该政府信息公开的公开机关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四)申请内容不明确的,应当告知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被告2011年5月18日在该《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上以工作人员身份加注的内容,显然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所确定的法定答复要件!因此,被告的加注内容仅能确认:被告于2011年5月18日收悉原告递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被告应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的至迟应于十五个工作日内(根据现行法定节假日之安排,十五个工作日截止日期为2011年6月8日)予以答复。

综上,被告自认其于2011年7月16日之前答复原告李爱云所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已经构成行政不作为!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被告未在法定时限内公开政府信息之行政不作为违法。

二、唯司法鉴定方能确认被告是否伪造证据
被告在行政答辩状中所称的“2011年7月18日政府信息公开失败”,其提交的《证据材料清单》上所附证据材料,真实性与合法性均有重大疑问:

其一,该证据材料是否在法定时限内举证存有重大疑问。

原告与2011年6月16日向黄骅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黄骅市人民法院在法定时限内既未立案又未作出不予立案之行政裁定,已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关于人民法院审查期限的强制性规定。黄骅市人民法院于2011年8月16日方对本案正式立案,据被告自认其于2011年8月16日当日即收到人民法院发送的起诉状副本;然而被告是否于十日内向人民法院举证,仅从被告提交的《证据材料清单》无法判决,而且被告庭审之中亦无法提交令人信服的佐证与解释理由。

依据《行政诉讼法》、《证据规定》及其司法解释,被告未在法定时限内举证,应被视为被告没有证据。若本案未在法定时限内举证,仅据此一点,即应判决被告承担不利之法律后果。

其二,被告提交的证据五《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真实性合法性均存重大疑问。

该《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既有被告单位公章、出具时间,又有政府信息内容的复印件作为附件。该《答复书》若真实存在,则被告《行政答辩状》所述之因李爱云执意要求加盖公章故致信息公开再次失败即为虚假。

又及该《答复书》显然不具备法定的答复要求,未告知法定的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权利。

为查明该《答复书》是否真实,特申请人民法院组织司法鉴定:鉴定内容为该《答复书》上被告黄骅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所加盖的公章的形成时间是否为2011年7月16日。如果该答复书上公章形成时间为2011年7月16日,原告愿意支付司法鉴定费用;如果该答复书上公章形成时间明显晚于2011年7月16日,则由被告支付司法鉴定费用,并请人民法院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六条之规定,将涉案人员故意伪造证据之相关材料移送相关机关追究其责任!

三、被告所谓之“信息公开”仍难阻却其明显违法
即便2011年7月18日被告所为的“信息公开”内容为真(有待司法鉴定结果以便查明是否为真),仍不能阻却其信息公开之违法性。

因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行政机关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应当按照申请人所要求的形式予以提供”;如前所述,原告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为:2010年6月27日黄骅市住建局核发的拆许字(2010)第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及其前置法定核五项要件;获取政府信息公开的形式为书面方式为自行领取。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核发《拆迁许可证》应当具备的法定要件包括(一)建设项目批准文件;(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三)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四)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五)办理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

被告作为城市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其核发拆迁许可证当然应包括上述五个方面内容;被告作为拆迁许可证的核发机关,当然应公开包括上述五个方面内容在内的政府信息。

故此,被告即便2011年7月18日作出的“信息公开”为真,那么其未仍公开的信息包括: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办理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而此三项内容更为关键、更为重要:拆迁应在城市规划区内的国有土地上实施,当然排除了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拆迁的合法性;拆迁许可证与拆迁区域内《集体土地所有权证》当然不能共存;而《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唯有经省级政府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征收方有可能;而法定的征收程序包括征地前告知、确认、听证、公告、实施诸强制性规定,若无被征收农民的参与当然不可能!

其一,未经法定征收程序而将集体土地擅自变更为国有土地涉嫌土地犯罪。

原告李爱云所在的拆迁片区尚有大量的集体土地,绝大部分农民均有合法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而拆许字(2010)第1号《拆迁许可证》却将大面积的集体土地直接纳入拆迁范围,其违法性极其严重。因此,原告有充分理由怀疑,被告在未获得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的前提之下核发了《拆迁许可证》。

其二,在集体土地上不可能存在合法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但是举办乡镇企业和村民建设住宅经依法批准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或者乡(镇)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建设经依法批准使用农民集体土地所有的土地的除外”。

据此可知,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当然应在国有土地上规划;其当然应当以规划范围内的土地已经被征收为国有为前提。原告李爱云所在的拆迁片区内存有大量集体土地,且当地农民未被以任何形式告知、确认、听证、公告,故不存在合法的征地,亦不可能存在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其三,金融机构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系国务院三令五申可读性拆迁许可证所必备的要件!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认真做好城镇房屋拆迁工作维护社会稳定的紧急通知》(2003年9月19日国办发明电[2003]42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控制城镇房屋拆迁规模严格拆迁管理的通知》(2004年6月6日国办发[2004]46号)均有禁止性规定:拆迁补偿安置资金不落实的,不得核发拆迁许可证。

故,被告未公开的核发拆许字[2010]第1号《拆迁许可证》所必须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办理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违法性极为明显!

四、综合代理意见
鉴于原告李爱云因拆迁补偿安置纠纷一案,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以及李爱云在拆迁补偿安置纠纷中所提的要求合情合理合法(居住条件不降低),代理人建议人民法院、地方政府在保障被拆迁户合法权益的基础上予以协调调解,切实做到案结事了。鉴于李爱云已经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涉及到黄骅市政府多个职能部门、沧州市政府多个职能部门以及河北省多个职能部门,此类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之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案件尚有多起。而由此申请政府信息以及申请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案件,行政机关依法意识、人民法院公正司法方面均存有不同程度的瑕疵!为监督和维护地方人民政府依法履行职责,诚请人民法院依法向相关行政机关发送司法建议书,力促提高地方政府法治水平;诚请人民法院恪守社会公正最后一道防线!

综上,敬请人民法院力促争议双方协调,以致实现多方共赢结果;协调不成或无法协调时,敬请人民法院依法裁判以维护法律的尊严与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

                             律  师: 朱 孝 顶

                          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来源:作者博客      来源日期:2011年12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