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
搜索:
“高级黄牛”何时浮出水面
尹平平
【该文章阅读量:2099次】

令人疑惑的是,查获了那么多起倒卖车票案件,却没有看到有“内鬼”被抓获处理的消息。难怪有人问:难道这些票贩子都是凭借苦力规规矩矩排队买到的票?

  年前这几天,熟人相见,“啥时回去?买得着票吗?”已经成为使用最频繁的“问候语”。

  对那些铁了心要回家过年的人来说,没挣着大钱、没找到对象,都碍不着他们踏上归途,但有一样东西却依旧让归心似箭的他们头疼不已——火车票。

  俗话说,有钱你都买不到,那才是最珍贵的东西。春运期间,火车票就是这样一种“稀世珍宝”。

  不过,不知是欢喜还是苦涩,不管“风声”多紧,黄牛依然活跃,今年也一样。你买不到没关系,钱拿来,黄牛能“帮”你搞到。

  黄牛霸票,不是这一两年的“新兴事物”,黄牛们已经活跃了几十年,一些人甚至对他们产生了依赖——买不到票不怕,找黄牛啊!一些上班族既没工夫又没体力,做不到裹着大棉袄二棉裤去火车站通宵排队买票,但只要有黄牛在,他们心里就“有底”。这种需求和心理,反过来为黄牛提供了可观的市场,一种爱恨交加、类似于悖论的恶性循环就此诞生。

  黄牛也分级别。低级的黄牛自己裹着大棉袄二棉裤去火车站通宵排队囤票,即使如此也很难买到几张热点线路的紧俏票,而且还得在寒风中瑟缩着寻买主,同时要成天担惊受怕地提防被抓。高级的黄牛则不然,身不动膀不摇,神不知鬼不觉,票就“呼啦呼啦”地到手了,而且你要啥他有啥。

  高级黄牛为何“高级”,因为后面有“内鬼”——一个听上去就颇有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绰号,他们尤其让铁路部门伤脑筋。

  这些年,为了堵住黄牛,有关部门没少想办法。为了防“内鬼”,今年春运前,铁路部门专门出台了“七个不准”,售票人员甚至连把钱包、手机带到工作岗位都会被调离;为了抓“内鬼”,铁路部门提出了“四个公开”,及时向社会公布售票情况、在网上公开余票信息,邀请媒体和群众监督。

  正在试行的“实名制”更是一个有益尝试。据说铁路部门为此不惜付出1亿元成本,增置了数不清的人力物力。同时,电话订票试点已经开始,网络订票方案正在制定过程中。早在上个月21日,公安部就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打击倒卖火车票违法犯罪活动专项治理工作。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月8日,共查获倒卖车票案件4080余起,收缴火车票2万余张。

  不过,令人疑惑的是,查获了那么多起倒卖车票案件,却没有看到有“内鬼”被抓获处理的消息。难怪有人问:难道这些票贩子都是凭借苦力规规矩矩排队买到的票?难道“七个不准”“四个公开”真的药到病除了?“内鬼”真的绝迹了?

  笔者周围不少朋友,为了买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天还没亮就亲自跑到售票窗口排队,有的甚至还兵分几路,结果没有一个能买到票的,倒是通过种种办法从票贩子手里买到了高价票。种种迹象判断,这些票贩子绝非全是靠“笨办法”搞来的票。不管是从票贩子口里,还是从其他途径获得的信息,都很难相信“内鬼”已经绝迹,都能觉察到“特殊票”还在真实地存在。

  患寡更患不均,权钱交易、以权谋私更容易激起民众的不公平感,更影响社会和谐。如果说有些人对靠苦力挣“辛苦钱”的黄牛还“感情复杂”的话,那么对那些神通广大靠特殊关系搞到票的“高级黄牛”,则更多的只有感到不平和愤怒了。铁路部门不讳言“公开、公正、透明”,今年也采取了“七个不准”“四个公开”等措施努力防“内鬼”促公平。

  但是,若真想彻底“公开、公正、透明”,无疑还需要继续努力,有一个办法不妨一试:通过网络实时公布每趟列车的售票情况,包括每张车票售出的窗口、时间,让每张票的去向都清清楚楚。相信,有全国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在“阳光”的照射下,猫腻,即使有也很容易被发现。而且,民众也能及时掌握售票信息少做无用功,有利于降低社会成本。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技术上应该没有障碍吧?估计成本也不高。

  既然要到2012年才能解决“一票难求”难题,先解决“公平”问题至少能缓解百姓的部分焦虑。

来源:新民晚报      来源日期:2010年02月1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2月1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