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5日
搜索:
“车空着,票没了”是一封实名制举报信
邓海建
【该文章阅读量:2051次】

        深圳火车站1月30日的一趟列车,上座率仅8%,然而根据铁道部门发布的信息,这趟列车的车票早已售罄。深圳火车站官员表示,发车时段不集中,900多名旅客错过了乘车的原因可能是请不到假。

  明明车票早已售罄的列车,却只有8%的上座率。这事即便不是发生在一票难求的春运期间,也实在是诡异得很。春运的车票不便宜,买到票更不容易,列车也没有提前发车,为什么92%的乘客“翘车”?火车站官员给了一个很神仙的说法——“可能是请不到假”,但是,按照这个逻辑,以下几个问题就费解了:既然请不到假,为什么齐刷刷早早买了这趟车?既然请不到假,为什么个个不退票?

  越是群体性行为,越是需要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不管是请不到假也好,还是相约着去看外星人也罢,这种群体性“翘车”事件需要一个更客观、更可信的解释,不能只是票务售卖方“可能性”的一家之言。1月31日《东方早报》消息说,上海市副市长沈骏在带队视察铁路上海站时表示,相关部门要做到信息及时发布、公开透明;公务员带头不买特殊票,办一场廉洁春运。换言之,在“特殊票”已成公开的秘密的语境下,“售完票却无人坐”的火车难免令人浮想联翩:“猫”太多,订票电话就难打,打通了也永远买不到车票——那么,车空着,票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很复杂:按照铁道部门的说法,车票是卖出去了——但这个回答实在是挑战了公众的常识底线:如果卖给了普通老百姓,谁舍得光买票不坐车玩儿?但如果票是非正常流出,且如此大面积地非正常流出,那么,相关部门究竟该在春运乱象上担几分责?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我们不能诬陷这个8%的上座率纯属铁道部门与黄牛之间一次不成功的合作,但是,作为事关民生权益的票务流向问题,我们有权利表达合情合理的质疑,而当事部门也应该在“可能”的猜测之外,给我们一个更负责与更可信的说法。所谓知情权与监督权,恐怕不能被“可能请不到假”的荒唐理由搪塞过去。

  一票难求与满街黄牛是个历史性的死结,春运上的问题,能力大小可以理解,而权力猫腻就容易让人愤慨。年年在讲票务信息的公开,这个“公开”不能只是告诉公众“卖出多少还剩多少”——而应该详细公开总票数与各站点售卖安排,并且借助摄像等信息化手段,随时备查,看看究竟在公开的订票与售票窗口卖出了多少票、又有多少票暗度陈仓了。

  “票卖了、车空着”,事发春运期间,这本身就是一封实名制的举报信,提醒相关监管部门不妨按图索骥:看看究竟是哪些人有“买票不坐车”的爱好?还是暗箱流动的票一不小心留多了?又或者是怎样的黄牛得了票却没来得及脱手?任何一个答案背后恐怕都能找到权力纠结的魅影。或许,解开这个谜题,比打击黄牛更有意义。
 

来源:扬子晚报      来源日期:2010年02月0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2月0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