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5日
搜索:
火车票试行实名制,只为证明实名制行不通吗?
杨耕身
【该文章阅读量:2080次】

        火车票实名制似乎正在沦为一个笑话。一方面,曾经年年高呼实名制的意见领袖们,在铁道部表示将试行实名制后,又转而对实名制能否防范黄牛倒票表示质疑;另一方面,在实际操作层面,实名制看来果真无法防范黄牛倒票。

实名制刚刚在广铁集团试行,黄牛们照样粉墨登场。先有《羊城晚报》报道,记者亲身经历了一次“地下交易”,明明电话订票时说票已卖完,可只要把身份证号码报给黄牛,并交上一笔手续费,居然就能在正规窗口取到车票。接着昨天《人民日报》也披露,如果登录相关网站,旅客可以找到始发站是广州的大量火车票转让信息,而且很多是电话订票已经提示无票的热门线路。另外,一些伪造的实名制火车票也应运而生。

当实名制的梦想照进现实,黄牛们却一个都不少。难道一直呼唤实名制的民意,这回错了吗?我不太确定,这是否正是有人预先设定的一个结果,也正是有人要指给我们看的:瞧吧,这就是你们要的实名制,它不仅没有遏制黄牛,而且给旅客增加了繁琐的手续。我同样不太确定,这一切是否正好印证了几年前铁道部一位人士回应实名制期待时所断定的:如果票贩子瞅准了这个“市场”,为了获利,照样有其他渠道炒票,实名制同样起不了作用。而在今年开始试行之后,这位人士依旧“清醒”地表示,“实名制能否杜绝炒票,还是一个问号。”

事情到了这一步,这样的实名制还有继续试行与推行的必要吗?在这个问题之下,铁道部一位官员在1月22日新华社报道中的一句话,便显出了意味深长。在历陈层层检验身份证造成的延时可能会使旅客赶不上车,或引发很多不安全因素之后,这位官员表示,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实名制不是计划中的方向。我突然不明白了,如果在试行之初,就拟定了不在全国推行的方针,那么这样的试行有什么意义呢?难道试行实名制,就是为了证明实名制行不通,为了证明民意有时也会出错?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主导实名制操作的铁道部官员,主动在一些公共媒体上唱衰实名制,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能用一种仓促上阵、准备不足的试行方案,来否决对于实名制的民意理想。比如对广铁集团出现的黄牛现象,不少网民认为乃“内鬼”所致。也在最近,一篇流传甚广的网文《火车票实名制难不倒我们黄牛》,在指出实名制可能存在漏洞的同时表示,如果有完善的举报和内部监督体制,黄牛是可以杜绝的。如“在车票里增加出票机的终端号、出票人员的工号和出票日期和时间,开通网络举报”等。

诚如该文所指,“一个软件工程师就可以搞定这个功能,关键是看主管部门是否愿意这么做。”在此,民意依旧呈现出它睿智与清醒的一面。这表明,民意对实名制的呼唤与理想,从来不仅仅体现为对于一个技术层面的改进,更重要的是对于铁道部门内部体制及监管的诉求。因为,如果没有穷尽一切配套办法及可能,任何看来美好的设想都可能变得漏洞百出。同时,如果实名制没能带来铁道系统内部监管的完善,如果所有的技术改进不是由于理念进步的结果,那么一切所谓的试行,就只能沦为对民意的搪塞。这才是看待实名制问题的关键。

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在实名制问题上铁道部正在萌生退意。我也难以想像,铁道部门真的愿意付出一亿元的代价,就为了向民众证明实名制在中国行不通。但问题在于,铁道部门如何向公众进一步表明他们要采取有效办法杜绝黄牛倒票、缓解一票难求局面的诚意与力度?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士)

来源:新闻晨报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2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1月2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