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搜索:
公开票源才能防止倒票,火车票实名制只解决公平
郝劲松 青年法律学者
【该文章阅读量:1920次】

        长期以来中国火车客运运力严重不足、火车票总是供不应求,一到春节,国庆,全国的火车都人满为患,一票难求的现象在很多年内都没有明显地改善,根本原因是目前的票价,铁路客运根本不盈利,甚至是亏本的,这样铁道部就没有动力去改善客运,虽然每年国家财政都拨巨款,而铁路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到盈利大的货运上,现在看来,改善客运只能靠继续加大财政投入,但增加投入的速度是有限的。

火车票实名制解决公平问题

正是由于火车客运是靠财政投入建设、发展的,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因此在火车票问题上,民众才更加要求公平、公开,中国自古以来的观念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但现在的问题是,火车票既“寡”又不 “均”。在目前“寡”的问题很难解决的情况下,只能追求“均”,而火车票实名制就是实现“均”的好方法。可能有人会说,实名制会带来效率的低下,例如购票不方便、排队时间长等,但调查显示,绝大多数人愿意为公平付出更多的等待时间。

的确,目前社会有一部分人在反对实名制,以前主要是铁路部门,它是不愿放弃既得利益、对紧缺资源火车票的控制权,现在铁道部在民意的要求下,终于让步,值得称赞。其次有些民众担心把姓名和身份证号印在火车票上,会对隐私权造成冲击,而实际上飞机票已实行实名制了,也很少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即使有反对意见也很正常,任何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无法避免不同的声音。

2009年1月15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曾表示火车票实名制“不现实,难度很大,成本太大”,王勇平的发言应该是代表了铁道部的本意。但一年之后的2010年1月11日,铁道部突然改变了曾经的说法,表示在即将到来的春运期间,铁路部门将在广州、成都两地试行购买火车票实名制。民间一片叫好声,从实际情况来看,推行火车票实名制,铁路有个长时间的提前准备过程,例如电脑设备的升级更新,验票设备及车站通道的增加。从铁道部的举措可以看出,火车票实名制应该是很早以前就决定,肯定不是现在作出的,铁道部的前期准备工作一直是秘密进行的,从民众的角度来看问题,推行火车票实名制可以有效杜绝黄牛倒票,应该是一件好事,但这么大的事情,又涉及到数亿人的出行问题,铁道部应该提前公布,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集思广益,还可以就火车票实名制召开听证会,聆听民声,吸纳民意,开门立法,既可以收集到来自民间的宝贵意见,还可以获得广大消费者的支持与理解。但遗憾的是铁道部并没有这样做。

公开票源信息才能防止倒票

从防止非法倒票的角度,仅仅实行火车票售票实名制想杜绝黄牛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要从售票源头上实行公开透明,每趟列车总共有多少个软卧,多少个硬卧,多少个硬座,铁路在哪些站有多少张预留票等相关信息都应该在火车站的电子显示屏和代售票点的电脑上公示。

从哪天开始售票,已经售出多少张票,还剩多少张票也要向消费者公示,火车票是紧俏的公共资源,要公开公平公正地进行分配,铁路部门要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决不可以暗箱操作,只由售票窗口卖一小部分票,其他票从非正规渠道流走。此前有北京的华夏时报曾披露太原火车站有人持铁路内部人员给的密码,到指定的火车票代售票点一次可以买到几十张甚至上百张紧俏火车票。而这种现象在全国的火车站都很普遍。

假如铁路部门控制票源,扣住某些紧俏车次的车票不在车站销售,也不在火车代售票点联网,而是从内部渠道销售给旅游团队,那么你就算实名制排在窗口第一位,也还是买不到你要的票。所以火车站和代售票点及时公布售票数量及留存票数是非常重要的,及时向欲购票的消费者履行告知的义务。

“被高速”源于铁路垄断

2010年春运,全国铁路部门的春运压力将非常巨大,除了众所周知的客流集中外,更主要的原因是铁路部门在全国各地纷纷上马开通动车组和高铁,由于动车组票价昂贵,很多旅客拒绝乘坐动车,只选择便宜的慢车,导致很多地方的动车组上座率非常之低,很多车厢空无一人,据我观察发现,铁路为了强迫旅客坐动车,每在一个地方开通动车组,就会撤销停开很多慢车(绿皮车),K字头的快车,T字头的特快,以及Z字头的直达列车,例如北京到上海,动车开通后,Z字头的车全部取消,而动车的票价将近Z字列车票价的2 倍,仅存的一列北京到上海的票价便宜的绿皮慢车原来有硬卧车厢,但铁路部门在开通动车后却摘走了这趟慢车的卧铺车厢,把它变成纯粹的一列硬座列车,铁路的意思很明显,要么你就花高价坐我的动车卧铺,要么你就坐一晚上价格便宜但很难受的硬座,想坐便宜的卧铺,没门!

从运载人数来看,一列绿皮车满员可以拉 1500个人,而一趟动车硬座列车只能拉900个人,一趟动车卧铺列车只能拉500人,虽然全国各地开通了很多动车,但由于铁路同时撤销停开了大量的慢车,特快,直快,全国铁路的整体的运力呈下降趋势。由于票价昂贵,很多旅客坐不起动车,使得全国动车空驶率居高不下,造成运力大量浪费。再比如前段时间随着武广高铁开通,有13对广州至武汉的普通列车被停运,笔者认为停开慢车显然是错误的。假如我一个月挣1000块钱,我只能坐不到100块的硬座。你要开 780元的高铁,你开你的,我不拦你,但你不该剥夺我坐便宜硬座的权利。铁路强迫民众坐高价车显然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垄断行为。

前几天笔者去杭州开会,到北京站买票,北京到杭州的动车票价820元,票价之高,令人咋舌。我前面排队的有3个人,一听票价820元,没买票,全走了。我买票上车后,发现整节车厢只有3个人,而同期北京到杭州的的飞机票也只需500元。后来在杭州回北京的动车上,一节车厢也只有6个人,有的车厢空无一人。

铁路要为人民而非人民币服务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铁路部门作为一个管理者,是受人民委托来管理铁路的,铁路不完全是为了盈利而存在,它主要承担的是公益性角色,为贫困的老百姓提供出行服务是其基本职责,正如同铁路过去的口号“人民铁路为人民”,但现在铁路部门的做法是背道而驰,很多时候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服务。几十年前就大喊运力不足,几十年来国家屡拨巨资,但铁路仍然运力不足,铁路部门未召开听证会就强行撤销很多列车,严重侵犯了普通旅客出行的权利。很多绿皮慢车一夜间消失,而动车在很多车站都不停,许多车站彻底荒芜了。铁路部门应该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铁路是全国人民的铁路,决不是铁道部和铁路局的铁路。我们认为这一行为必须遏制。再不遏制,很多老百姓,已经坐不起火车了。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1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