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1日
搜索:
“傻卖”的火车票与“超卖”的飞机票
樊艳兵
【该文章阅读量:2103次】

        日前,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首次回应了北京站“内部人员刷票”视频。他解释说,在售票组织过程中,售票员把客流密集方向的临客车票打出一部分,按照发车时间和到站进行分类,然后交到专门设立的窗口集中发售。这用铁路内部的行话叫做“卖傻瓜票”。这种方式通常在客流高峰时采用,主要是为了加快售票速度,减少旅客排队等候时间。(1月15日《京华时报》)

  笔者注意到,王发言人这番苦口婆心的解释,铁路部门如此用心良苦的举措,非没有赢得网友的理解和支持,反而一边倒的怀疑与责难。而网友之所以如此“不可理喻”,其最主要的原因不仅在于,相关人员在进行“卖傻瓜票”的相关操作时,其行为和举止无异于“傻瓜卖票”,更在于,如此“情为民所系”的便民措施却一直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以至于大多数网友恍若隔世,都有“你当我们是傻瓜”的感觉。

  必须指出,如果不是“火车站内部人员刷票事件”被活生生记录下,并由此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普通公众中的绝大多数是肯定不会知道铁路部门还有这么一档子“便民利民”的好事的。这正如拿着飞机票却因飞机满员而无法登机,原来是“机票超售”一样,只有在公民和消费者感觉自己被歧视对待,并愤而进行自我救济以维护自己权利的时候,才被告之这是“国际惯例”或“行业惯例”。一些本是合理合法甚至是“便民利民”光明正大的事情,为何常常总被秘而不宣神不知鬼不觉地“暗箱操作”?我想,这种典型属于“武当派”的信息公开或行规披露,如果不是誓做“无名英雄”,就是怀有某种不可告人目的,诸如转嫁经营风险、利用职务之便谋利等等。

  正因为此,对于“卖傻瓜票”这种既有利于减少旅客排队等候时间,又便于铁路部门集中力量以应对客流高峰压力的双赢举措,笔者丝毫不怀疑其必要性和合理性。但必要和合理并就不一定就等同于真实,因为真实要以充分和及时信息公开为前提。不难想象,假如相关部门在这之前将这种售票方式做一些介绍,哪怕是在进行相关操作时贴一个小告示或简短地的解释一两句,其功效也会远远超过铁路部门现在进行、或许还要延续一段时间的“不耻下答”。

  众所周知,知情权是公民权利的起点,没有知情权,其他许多权利如参与权、监督权、选择权等都无从谈起。事实表明,很多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他们之所以无视公民和消费者的知情权,不是因为“无意识”或“疏忽”,而有意识地“扬长避短”,毕竟,任何规则或惯例都存在着有利有弊双面性。特别是对于一些垄断行业和部门,有些东西固然是国际或行业惯例,但若不及时公之于众,就很容易被篡改或暗箱操作,进而对公民和消费者的权益构成侵害。

来源:四川新闻网      来源日期:2009年01月1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1月1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