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搜索:
倒票腐败,从来都不是一个有无问题
舒圣祥
【该文章阅读量:1632次】

        一则名为“实拍2009年1月10日9:03北京站37号售票口售票员内部大量出票”的视频在各大网站流传,引起众多网友愤慨。视频内容显示,一中年女售票员不顾旅客抗议,在放票时间拉帘停售,同时大量出票存放。北京站回应称,是旅客误解了售票员的举动,因为“分到站发售车票”需要售票员将客流密集方向临客车票打出一部分,然后交到专门的售票窗口集中发售。(1月13日《京华时报》)

        对于北京站的回应,很多网友大呼侮辱公众智商,“你都不知道在临时窗口购票的人想去哪里,怎么可能会把票提前打出来呢?”其实,要验证车站回应是否属实并不困难,只需去临时售票窗口看是否配备电脑即可。如若一律配备电脑,那么从一个窗口给另一个窗口出票,则纯属画蛇添足无疑;只是,如果没有电脑也卖票,又怎么对得起寒风中排在窗口前的乘客呢?

无论是否春运,“一票难求”对某些人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作为稀缺资源的火车票,在分配上一直存在着严重不公。有人则托关系找人,没人则花钱买黄牛票,没人又没钱的才通宵排队。“仅15.4%受调查者认为通过正规渠道可买到火车票”,是符合大众日常经验和生活常识的。既然很大一部分的票都从非正规渠道流走,这里面怎么可能没有铁路内部职工的参与呢?一线售票员倒票能被乘客拍到,管理层幕后倒票谁能拍得到?

每年春运,为了应对“一票难求”,铁道部都要出台类似“四不准”之类的政策来向公众表明自己的严厉态度,似乎铁路内部参与倒票从来都是一个有无问题,而不是一个多寡问题。把倒票内鬼定位于“极少数”的政策出发点本身就不值得期待;更何况,自上而下的内部监督,最终往往都需要下面来自我落实,等于是自己监督自己。换句话说,监督政策的有效性,完全寄托于所有基层火车站站长全部刚直不阿金刚不坏的预设之上。假如站长本人就热衷于大发倒票之财,那么所谓监督大概就只能剩下一条“打击黄牛”的红条幅了。

曾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的刘志祥,就有过一份暴利惊人的倒卖火车票腐败发家史。东窗事发之后,媒体称之为“控制了汉口火车站绝大部分卧铺车票和俏销的座位票,形成一个坚实的网络和繁杂的销售体系”。这告诉我们一个常识:头号火车票贩子必在铁路内部。唯有将打击票贩子建立在对此简单共识的确认和坚守之上,才有可能真正取得成效。

在这样一个“权力变现”异常流行的年代,举凡跟铁路沾点边的权力都可能会想乘机发笔财——春运不变现,更待何时?我们必须正视这样的现实,敢于承认倒票腐败从来都只是一个多少问题,而不是一个有无问题。孟德斯鸠有言:“每个有权力的人都趋于滥用权力,而且还趋于把权力用至极限。”在这样的预设之下,从售票员的出票权力直到站长的管理权力,都应该是“天然不值得信任”的,制度设计的核心必须着力于约束这些权力,而不是把监管政策嫁接于对它们的信任基础之上。

无论如何,号称“绝不姑息”的监管政策,春运期间居然揭露不了几起铁路内部倒票腐败事件,是非常不正常的。

来源:南方网      来源日期:2009年01月1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1月1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