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铁路局下属单位倒票”呼唤信息公开
何勇海
【该文章阅读量:741次】

几个月前,中国铁路总公司接到反映,成都铁路局直属西南铁路国际旅行总社涉嫌垄断进疆、进藏列车农民工团体票,违规操作,让9家“皮包公司”办理农民工团体票,这些公司随后通过加价等方式,倒卖团体票,参与倒票的,有一家公司法人代表曾因倒卖车票被判过刑。涉嫌倒卖车票的,还包括5家火车票代售点。成都铁路局、西南铁旅18名管理干部因此受到处理(12月8日央广网)。

众所周知,农民工团体票,是一些有资质、用工主体为农民工的单位,通过向铁路票务部门申请的团体车票,这些团体票可以享受专列等服务,以最大程度方便大量农民工返乡。这是交通部门破解春运购票难的利民之举,也是作为国有企业的“铁老大”顺应市场经济需求,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举措。要知道,保障农民工返乡,是一年一度“春运大潮”的重中之重,方方面面都应该让团体票这个“绿色通道”更顺畅。

然而,当铁路局下属单位也搞起了农民工团体票垄断,并“分包”给一些“皮包公司”加价倒卖,相关部门和“铁老大”推出团体票的利民善意,便彻底消弭于无形。不要说破解农民工在春运期间的购票之难,满足广大农民工的出行需求,恐怕反而会加剧他们“一票难求”的艰难程度。即使农民工们屈从于“皮包公司”的加价倒卖,他们的血汗钱又被无端盘剥一回,他们的合法权益又被侵犯了一次,回家之路恐怕不会开心和安心。

目前,西南铁旅总社暂停了农民工团体票业务。需追问的是,难道农民工团体票附着了不小利益,竟需要铁路局直属单位不避嫌亲自打理?从西南铁旅官网可看到,其主要经营国内旅游业务、代办火车托运手续、入境旅游业务,是否有权代理农民工团体票等业务存疑。更何况,用工主体为农民工的单位,完全可直接向铁路票务部门申请团体票,且不用多花钱。让铁路局下属单位当“二传手”,用意是否正在于方便下属单位垄断票源,找人加价倒卖?

这么怀疑并非毫无缘由。这些年,铁路内部人员参与倒票总是时有所闻。比如网上曾流传一段“售票员在发票时间出票不卖票”的视频,虽然站方回应称,旅客误解了售票员的举动,售票员是将客流密集方向临客车票打出一部分,然后交到专门的售票窗口集中发售,仍消除不了公众疑虑。现实中不少倒票“黄牛”也常常自称有渠道拿票,“保证送上车”,至于为何能买到抢手车票却不愿多说。这一次,下属单位倒票,铁路局是不是幕后老板呢?

现在,成都铁路局、西南铁旅18名管理干部因倒票受到撤职、记大过、警告、通报批评等处理。但类似问题能禁绝吗?关键还要让非法牟利者承担相应责任甚至是刑事责任,收缴所分赃款,加重经济处罚;更要对团体票、预留票的数量、价格、去向等信息公开,接受外部监督,而非成为糊涂账,为内部人员参与倒票提供极大便利。像铁路局下属单位经营团体票等业务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现象更要杜绝,否则,会授人以“‘铁老大’才是最大‘黄牛’”的口实。(何勇海)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