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5日
搜索:
铁路如何执行信息公开条例
记者赵丽
【该文章阅读量:3548次】

针对今年的回家买票问题,记者随机走访了35位北京市民。职业包括大学生、医生、销售人员、办公室文员、国家公务员、菜农、自由职业者等不同行业,学历从小学至研究生各不相同。

在35人当中,只有11人成功购得火车票。其中,4人通过网络成功购票,3人排队购得,还有4人托朋友或单位关系购得。

在一共35名被调查者中,24人没有买到除夕前的回家车票。“火车票都去哪里了?”随机采访中,那些不论通过何种方式都没有买到回家车票的旅客都向记者发出了这样焦灼又无奈的疑问。

在信息不对称和购票公平质疑声不断的情况下,民众的权利意识开始逐渐觉醒,要求公平及信息透明的呼声也逐渐增强。从要求12306招标信息公开、到探讨抢票插件的公平性,到追问票源信息……

近日,北京就有肖文彬、马纲权两名律师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对铁道部发出申请书,要求公开可售票总额、分渠道销售比量和分配原则、程序等。

“首先,对于铁路软件建设甚至是制度建设要从历史的眼光来看待,和以往相比,铁路售票系统已经得到了很大改进。主要表现就是售票方式越来越现代化、在回应民众对于火车票的种种质疑方面也有很大进步。”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政法教研部主任张柱庭向记者表示,从交通运输的经济规律来看,目前火车票购票难仍是供求关系不平衡导致的,“如果像道路运输一般供大于求或供求基本平衡,那么购票就不是问题了”。

“所以说,关于火车票的问题,不是仅仅像民众要求的进行公开就可以解决的。”张柱庭认为,彻底解决“一票难求”之关键仍是增加运力。

事实上,在记者的走访中,大多数受访者均表示,短时间的大量“迁徙”势必会造成铁路压力,理解由于客观物质原因导致的难以满足所有旅客的出行需求以及“一票难求”等问题。

“我们的不满不在于此,而是与硬件相配套的软件服务和制度建设所存在的短板。”作为每年的“战士”,极其关注春运火车票信息的徐林向记者举例分析说,“比如说售票信息的公开、站票折扣,以及服务提升,应该是可为的”。

北京律师徐莹向记者分析说,客观地看,铁路部门为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的确作了很多努力,“但这些努力只能缓解,不能根治问题”。

对此,张柱庭强调说,从铁路系统管理实践以及现行体制来看,民众的不满主要来源于铁路部门的政企不分。

“如果铁路部门属于行政机关,的确应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回应公众的各种公开要求。但若以一个铁路运输企业来看,由于不是政府机关,属于公共交通的服务企业,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执行上,是和国家机关有区别的。”张柱庭说,“反过来,公众却往往以政府部门的要求去对待一个运输企业。”

以民航为例,张柱庭举例说,每年安排的班机数量对民航总局来说,是安排一个框架,“这个框架向民众公开也没用,因为具体实施是由各个航空公司进行运作的,民众也就不会有这方面的公开要求”。

张柱庭建议说,尽快完成铁路系统的政企分开,“这样,铁路的行政管理机构就应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满足公众的政府信息要求;作为提供公共运输服务的铁路运输企业,则可参照相关要求提供其掌握的政府信息,这显然是和基本的政府信息公开制度是有区别的”。

“在目前运力尚不完善的情况下,铁路系统应以更加积极开放的态度应对民众质疑。”张柱庭向记者举例说,“比如,铁路有关部门可以把每年的售票方案、计划向公众公开,包括总体安排的春运运力、火车票数量等等”。

据张柱庭向记者透露,铁路部门的政企分开应融入国家的大部门体制改革中,“铁路系统应进入综合运输体系、进入大部制。进入之后,应按照政企分开、事企分开以及管办分开的原则进行实施”。

来源:法制日报      来源日期:2013年02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