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搜索:
要习惯“玻璃房”中卖票
余荣华
【该文章阅读量:2508次】

  仅用“运力缺口”,难以回答“一票难求”,纾解不了“购票焦虑”。应以更透明的信息、更积极的姿态,回应公众关切

  铁路春运节前售票高峰,与往年颇多类似却又稍显不同:一周里,日均售票近700万张,其中约40%是在网络售出,而去年这一数据最高值仅为20%。

  出行需求巨大,运力仍有缺口,热门车票必然被“秒杀”。彻底破除春运“一票难求”痼疾,有赖铁路建设步伐加快。借助科技、改善管理,也能节省旅客在购票环节的时间和精力。比如,网络购票普及,多数人在家里就能知道有没有票,车站窗口和售票点的通宵长队,正在缩短。

  即便如此,公众还是有微词。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点击上百次还买不到票,难免会积累负面情绪,更会犯嘀咕:车票都被谁买走了?明知流量巨大,网站怎么还那么脆弱?

  我们已经进入“权利时代”。从“排第一也没票”的牢骚,到“抢票插件”的争议,再到对12306网站投资数额的质疑,都是给铁路部门的时代考题。仅用“运力缺口”,难以回答“一票难求”,纾解不了“购票焦虑”,需要以更积极的姿态,回应公众关切,从而获得公众的理解和信任。

  其中,信息公开可谓关键。比如,长线多点,车票在各车站间怎样分配?相比其他电商网站,12306难在哪里?如此大量车票,各种发售渠道占比如何?如果有专业的分析解读、及时充分的披露,公众自然能对分配是否合理、程序是否合规做出判断,对铁路之难多几分理解,对逐步缓解添几分信心,也让铁路内部自我加压、提升服务质量增添了动力。反之,如果封闭作业、语焉不详,在“人多票少”的境况下,难免会产生负面猜想。

  铁路运输,因其垄断地位和低廉价格,具有很高程度的公益性,是一种公共产品。提供公共服务的部门需要公开透明,保障公众知情权和监督权。正因此,无论之前“公开高铁票价构成”还是近期“公开售票情况”的吁请,都是正常诉求。尽量公开相关信息,不仅是求取理解,更是义务所在。

  更何况,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天价宣传片”的余波未了,又引来“天价售票网”的猜疑,在这样的情况下,集行政监管者和市场主体于一身的铁道部门,理应接受更严格的挑刺。铁路建设涉及政府集中采购项目,涉及重大建设项目的批准和实施,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要求,无疑都属于应主动公开、重点公开的内容。正如十八大报告所要求的,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既是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也是对具体决策、管理者的保护。

  最近,铁道部运输局负责人已就站票、抢票插件、农民工购票等问题接受采访,回应公众部分关切。求解春运难题并非铁路一家之责,破解“一票难求”也非一时之功。正因为还行进在发展之路上,铁路部门更要习惯在“玻璃房”里工作,多一些真诚回应,少一些遮遮掩掩,才能舒缓公众情绪,赢得理解、信任和尊重,为工作赢得更大空间。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2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