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1日
搜索:
铁道部公开“预留票”信息才能自证清白
南都短评
【该文章阅读量:2195次】

  春运期间,铁路部门压力山大。

  在一个抢票插件已经让耗资巨大的新客票系统手忙脚乱,铁路部门随后的应对又被讥讽为“自己傻还怨别人太聪明”的时候,北京两位律师又通过快递的方式,向铁道部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希望公开今年春运期间当日当次车不同票种的可售票总数及通过不同销售途径发放分配比例、当日当次车不同票种的发放总数、销售总数、预留总数及具体数据,当日当次车不同票种的发放程序、发放规则。

  两位律师的诉求非常明白,就是通过信息公开掌握春运期间铁路车票的总数,进而查明“会不会给相关部门、内部人员预留了票”,“假设一趟车可销售硬座有1200多张,但只放票七八百张,放得太少、抢票人太多,就不科学”。

  其实还远远不止是否科学的问题。春运一票难求,如果在规则不明的情况下,铁路部门给那些不需要排队的人们预留了较多的车票,无疑加大了乘客购票的难度,对那些日夜守在售票窗口或眼巴巴盯着电脑抢票的人更是严重的不公平。

  针对两位律师的诉求,目前还没有等到铁道部的回应,但另一则相关消息却有助于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昨日有媒体报道,江苏省人大代表、上海铁路局新长车务段段长吴向东在谈到春运时坦陈:“说实话,以前通过内部关系搞票的情况很多,现在基本上不可能了,都要在网上一起抢票。”

  吴向东的这番实话不是对两位律师信息公开要求的直接回应,但具有紧密的联系。正是因为每年春运都存在一些不会拿到窗口去售卖的预留票,才给那些“通过内部关系搞票”的人提供了用武之地。没人否认春运空前积聚的客流给铁路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但这种压力有多真实,需要包括预留票数字在内的各种信息的公开。

  感谢吴向东代表,虽然其本意是为了称赞网络售票所体现的进步,但对铁路官员来说,直言“以前通过内部关系搞票的情况很多”的确极为罕见。目睹“黄牛党”的肆虐,公众耳熟能详的是铁道部几十年如一日的廉洁承诺。尽管“没有‘内鬼’便没有‘黄牛党’的疯狂”是一个妇孺皆知的判断,尽管铁道部每年都会撂出“内部倒票一律开除”的狠话,但几乎没有铁路员工因此被开除的事实却证明,在这个问题上,铁道部和公众的认知判然两途。

  “以前通过内部关系搞票很多”的实话来之不易,这是逼出来的结果,由于自觉现在进步很大,所以面对公众的责难才会倍感委屈,才会想到以过去的不堪衬托今天的进步。但过去有关系票,现在进行网络售票是否一定就没有了呢?从逻辑上讲,只要有预留票的存在,就会有关系运作的空间。要自证清白,铁道部就应该对“预留票”进行信息公开。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