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1日
搜索:
南京桥梁垮塌致7人死亡被认定为责任事故
季宇轩 郭一鹏
【该文章阅读量:990次】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11月28日报道  昨天下午,南京市政府通报了“11·26”事故的最新进展,没有新的伤亡人数增加,五位专家组成的事故技术专家组初步分析认为此次事故是由于施工过程中违反施工程序,现场管理缺位造成的。

新闻通稿中说,26日20时30分,南京城市快速内环西线南延工程(纬八路—绕城公路)四标段在B17-B18钢箱梁防撞墙施工时,钢箱梁发生侧翻,导致钢箱梁上七名施工人员死亡,另造成桥下三名施工人员受轻伤。

事故发生后,按照省、市领导指示精神,南京市立即成立了由安监、公安、监察、检察、总工会、住建委等相关部门组成的事故调查组对事故展开全面调查,事故调查组聘请了东南大学、东大交通设计院、南京工苑建设监理有限公司等单位五名专家组成“11·26”事故技术专家组,对事故进行技术原因分析。

事故专家组在施工现场查阅了相关设计文件、施工资料并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初步分析认为:此次梁体侧翻坠落事故是由于施工过程中违反施工程序,现场管理缺位造成的,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事故详细原因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调查。

11·26事故已被认定为生产安全责任事故,那么关于该事故的责任人要承担什么责任,是否要被问责和处分?南京市纪委相关人士表示,负责施工的单位是中铁二十四局江苏分公司,属于央企,且目前事故的详细原因还在调查中,责任的承担者还需要进一步明确,目前还不能把责任“一棍子”打下去,在责任人明确后,如果有隶属于南京管理的官员,那么一定会采取问责处理的。

昨天上午10点30分,记者再次来到了现场,尽管距离事发时间已经过去了14个小时,可依然有大批的市民在工地围挡外观望。在铁道口,一辆消防车停在路边,几名年轻的消防队员严阵以待。他们告诉记者,事发后他们就轮换着在这边守候,一旦发现还有被压的工人,就立即前去施救。同样,“120”救护车也在一旁随时待命,救护人员说,他们也担心还有工人被压在下面,所以在这里枕戈待旦。记者了解到,之前根据排查,在造成7死3伤的结果后,钢箱梁下面应该没有被压的工地工人了,可因为附近一带全是工地,工人之间会经常“串串门”,要提防垮塌后恰好砸中了来这里“串门”的周边工地过路工人。“从前晚事发时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在坚持搜索,尽管下面还有人的概率不大,即使有人,活着的机会也微乎其微,但总要防止万一!”现场人员告诉记者。

如何将反扣的钢箱梁吊离也是一件难事,在分析钢箱梁的构成后,现场人员先将其切割成了4部分。为何要切割呢?现场人员介绍说,垮塌的钢箱梁总长为41米,重达180吨,分离开来后,可以提高效率,也能尽快判断下面是否有人。

之后,现场人员租来了一辆南京目前“力量”最大的吊机,在进行调配后,这台吊机可以一次性吊起300多吨的重物。中午12点40分,在吊机的巨大臂力下,其中一节钢箱梁被缓慢吊离地面。下午2点40分,又有一节钢箱梁被吊离。下午5点左右,剩下的两节钢箱梁离地,救援人员松了口气:除了一台被砸得稀巴烂的大吊车外,再没有人被埋了。

“看到报纸了,这些工人实在太惨了,希望倒扣的桥面下不要再有人了。”市民张先生事发当晚就来到了现场,看到那搬出来的一具具尸体后,他的心就感到一阵阵刺痛。“代价已经够大了,不要再增添人数(死伤)了。”张先生说话时紧紧盯着现场。

大吊车来了,钢箱梁也切割好了,“准备起吊!”现场的一声口令让围观市民紧张起来,记者注意到,有不少市民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张先生事后告诉记者,他当时在心中默默祈祷:下面不要再有人了!

勾牢,起吊!第一节钢箱梁缓缓离开地面。胆小的市民不敢看,而更多市民忍不住弯下腰查看。“没有人,太好了!”一声欢呼过后,大家都松了口气。下午 2点40分,第二节钢箱梁被吊离,市民们再度重复了祈祷弯腰查看松口气的动作。等4节钢箱梁完全被吊离,看着那辆被砸烂在地上的大吊车,市民心有余悸又甚感幸运:“铁的都砸成这样,要是有人还不成肉饼了!”“没有人再受伤,太好了。”市民孙先生说,他一直怀疑梁下面还埋着人,现在总算踏实下来了。

伤者是一对湖北夫妻

和一个泗洪串门工友

前天晚上,南京纬八路绕城公路高架桥段发生垮塌事故,7名施工人员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桥下另有3人受伤。昨天,记者在明基医院见到了住院3位伤员中的付师傅。付师傅回忆,他并不是该工地的工人,当时只是路过工地去熟人工棚里坐了坐,结果就遇到了飞来横祸。记者还从医院了解到,目前这三人病情平稳,无生命危险。

湖北林师傅两处骨折

林师傅和妻子都是湖北人,当天恰好轮到他们两人看工地,另一工友付师傅则过来串门聊天。据林师傅回忆,他当时抬头发现钢箱梁慢慢倾倒时,吓得赶紧喊妻子和工友跑,可能是工具或石子之类的落下,恰好砸中了他的脚踝。在被送往明基医院检查时,林师傅右脚踝两处骨折,身上还有擦伤,尽管伤情不重,可因骨折要休养一段时间。林师傅妻子头部受伤,出现呕吐,还惊吓过度。

泗洪付师傅带伤背人

在明基医院5楼神经科病房内,付师傅一手枕着头,侧躺在病床上。前来照顾他的侄女站在病床边打着报平安的电话。“头疼,侧着躺才好一点,”可能因为疼痛的关系,付师傅说话非常简略。从付师傅的叙述中,记者才知道,付师傅并非该工地的工人,遭遇前天晚上那场事故,只能说是飞来横祸。

付师傅是泗洪人,兄弟5个都在南京郊区,种着六七十亩田。前天晚上,付师傅要去小行站坐地铁,路过纬八路工地,遇到了熟人林某夫妻(也就是受伤的另两位工人),林某招呼付师傅到自己的工棚里坐坐聊聊天。

“当时他给了我支烟抽,还让我吃饼干。结果半支烟还没抽完,就发生了事故。”付师傅说,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自己眼看着大桥塌下来,来不及跑别说,连喊都没喊一声。等付师傅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头疼,头晕。“被这么大的水泥块砸到了。”付师傅用双手比出了碗口大小。“当时3人当中只有我能行动,我朋友腿被压住了,动不了,朋友的老婆也被砸伤了,又哭又喊。”当时工棚里还有煤气罐,付师傅担心煤气罐发生爆炸,于是先将朋友的老婆背到了工棚外。还没过两分钟,消防员就到了。因为大桥垮塌时的粉尘进入眼中,付师傅除了头疼外,眼睛也痛得厉害。“前天痛到连眼睛都睁不开,现在稍微好了些。”付师傅说,他最担心的就是头部受伤,怕留下什么病根子。

3人正接受心理辅导

明基医院医务处主任杨钧介绍,桥下受伤的3人目前病情稳定。付师傅是被重物砸伤后头痛、粉尘进入眼中,视物模糊。入院时神志清醒,头颅CT检查提示颅内未见明显异常,初步诊断为头部外伤、双眼外伤,已经请眼科会诊治疗,需要入院观察。

38岁的林师傅妻子病情比付师傅略重一些。因为被水泥块砸伤头颅后枕部,她昏迷了数分钟,随后就被送到医院,入院时已经苏醒,但头痛头晕,在急救车上吐了一次,收入病房后再次呕吐。检查显示,林妻颅内未见明显异常,但颅后枕部轻微肿胀,无骨折迹象。丈夫林先生主要问题是右外踝骨折,右跟骨骨折,目前住在骨科病房。杨钧说,医院除了对3人的外伤进行治疗外,心理辅导也及时跟进。3人目前病情平稳,很快就可以出院。

经过一番努力,昨天下午5点左右,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该项目部的王书记,他此时正在为事故的善后处理忙碌着,因一直没有休息,说话时声音很低沉。“遇难工人家属我们已经全部联系上了,他们也都在来南京的途中。”据王书记介绍,7名遇难工人,其中5人是山东的,一人是安徽的,还有一人他记不清了。王书记告诉记者,他现在也无法多说什么,先安抚好遇难者家属,做好善后工作,他们目前已经做好了妥善准备。

来源:扬子晚报      来源日期:2010年11月2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11月2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