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搜索:
纪念只应为了铭记事故
洪丹
【该文章阅读量:3076次】

  10月19日,有网友曝出温州鹿城区制作了“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纪念章,并将相关图片发布在网络上,众多网友对此提出质疑。温州市鹿城区证实,纪念章为该区发放,旨在弘扬当地在救援中体现的团结一致、勇于奉献的向上精神,每枚造价仅30多元,材质也并非什么贵重金属。

  显然,人们关注的不是这枚纪念章是用什么制造的,而是纪念章所蕴涵的意义。距离“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已有近3个月的时间了,遇难者都已入土为安,他们的亲属以及生还者逐步走向新的生活。事故中最后一名被救的生还者小伊伊也已经可以用双腿踏出新的人生。但是,这不意味着人们可以遗忘这一惨烈事故带来的惨痛教训。如果说有什么是值得纪念的,是非纪念不可的,那就是纪念事故中失去生命的遇难者,那就是要铭记这样的事故不能再次发生。至今,事故调查报告仍未出炉,我们尚未能还死者一个公道,要谈论表彰是否太早了?

  显然,国人还不太习惯去纪念事故或铭记灾难。事故的记忆总是不快的,因此,人们总是本能地习惯性地选择遗忘,但是,事故并不会因为人们的遗忘就会永远远离人类。在人类不断成长的过程中,事故总是不期而至,人类必须学会如何面对灾难,纪念灾难是为了缅怀故人,以警示生者珍爱生命。广岛原子弹爆炸死难者纪念墙上面,镌刻着237062名死难者的姓名,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广岛人乃至日本人的心灵皈依之地;美国新泽西州的“9·11”纪念碑,其墙上不仅刻有死难者的名字,而且将名字刻在人们很容易触到的地方,以供人触摸。

  现在有人建议,修建“小悦悦事件纪念碑”,警醒国人告诫子孙后代。不管最终是不是要为这事立碑,但是这份麻木旁观带来的愧疚应当为国人所铭记。有所悲悯,为之羞愧,是一个社会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这种纪念不仅仅建立在一堆堆废墟或者事故发生地之上,而且还应永远存在于人们的内心不会随时光流逝而湮灭。

  如果我们在一代又一代人交接传递中更多地选择了遗忘而少有纪念和怀想,恐怕历史就会最终选择遗忘。于灾难而言,于事故而言,都是如此。

来源:南方日报      来源日期:2011年10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