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搜索:
铁道部信息公开有多难?
【该文章阅读量:3696次】

【财新网】(记者 叶逗逗)根据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下称北大公众参与中心)9月28日发布的《中国行政透明度报告》(2010年度),铁道部在43个国务院下属机构的得分排名中,位列第41,排名倒数三名。

该测评指标的分数是百分制,包括“组织配套”“制度配套”“主动公开”“依申请公开”,以及“监督”五项。铁道部得分仅30.5分,其中,“制度配套”一项为零分。

财新记者获知,“制度配套”重要依据是政府部门是否制定了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综合规范,即是否依据国务院的《信息公开条例》制定本部门的“实施办法”。零分意味着铁道部没有出台这样的文件。

令人疑惑地是,铁道部却在其发布的多个文件中自称有这个“实施办法”。《铁道部政府信息公开指南》以及从2009年开始的铁道部连续三年发布的政府信息公开年度报告,都自称是根据国务院《信息公开条例》以及《铁道部政府信息公开实施办法》制定。而且,铁道部2008年度政府信息公开报告中,特别强调了该年度的工作成绩之一是,制定了《铁道部政府信息公开实施办法》,对机构设置、职责分工、公开范围、公开方式、审批程序以及监督考核等作了具体规定。

财新记者也检索了铁道部的官方网站,并未找到该文件。

《行政透明度报告》发布方的测评小组成员告诉财新记者,他们搜索了铁道部的官方网站,没有找到这份文件;致电铁道部官网上办公室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到了铁道部,连大门的没有进去。所以按照统一的规定,在这项测评指标中打了零分。

无独有偶,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的教授朱芒也在寻找这份文件。“7·23”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朱芒于8月16日向铁道部寄送了特快专递,提出了两项申请,其中之一就是申请公开《铁道部政府信息公开实施办法》——而事实上,这样的规范性文件,行政机关应该是主动向社会公开发布的。

朱芒教授告诉财新记者,他对这项申请成功抱有极大的希望。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却在8月28日收到退回的快递,该申请信函被铁道部拒收,拒收的理由是“收件人不详”。朱芒称,他是严格按照铁道部公布的指南,填写的收件人为“铁道部办公厅”。

随后,朱芒教授以双挂号的方式再次寄出申请,收件人仍为办公厅,8月30日,邮政回执寄到,收件人签章处盖有“铁道部收发章”。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铁道部要在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进行答复。

但在到期之日的9月21日,朱芒仍未收到任何答复,他随即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中披露了这一情况。次日上午,朱芒接到了自称“铁道部信息公开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来电,称工作太忙,需要延长时间,且有些信息不是铁道部掌握的,答应“下周”给答复。朱芒表示,只要给予书面答复即可。

但时至铁道部所称的“下周”的周四,朱芒告诉财新记者,他仍然没有得到铁道部的任何回复。这已经明显超过了法定的答复期限。

面对铁道部,遭遇信息公开申请失败的还有《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陈宝成。他曾经向铁道部申请公开“7·23”动车追尾事故中的死伤者信息。铁道部回复称,事故伤亡人数是由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统计确认的,相关信息媒体已有公布,建议陈宝成“可以通过媒体查询”。

“7·23”动车追尾事故发生至今已逾两月,事故调查报告仍未披露。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2011年09月3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9月3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