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7日
搜索:
适时公布“7.23”事故报告考验政府公信力
杨菁
【该文章阅读量:1484次】

  21日,国务院“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组通报了事故调查进展情况:由于仍有许多技术、管理等方面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深入分析和验证,事故调查报告的形成仍需要一段时间。而此前,在国务院调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调查组负责人表示,事故原因调查结果争取在9月中旬公布。

  在该次会议上,明确了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的主要工作职责就是“在规定的期限内提交事故调查报告,按程序报国务院审批”。时至今日,事故调查报告何时能与公众见面仍不可知。这对于一直在等待调查结果的公众来说,21日的调查进展通报也未能满足他们的期待。

  “事后的被动解释,往往是越描越黑,不能让老百姓满意,使政府公信力下降。”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是微博等新媒体的力量倒逼政府信息公开。

  “因为技术复杂,这不是很容易能说清楚,调查会持续较长时间。”对于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判断和论证,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表示,铁路部门的行动总体而言是积极的,但民众对于高铁的不信任,以及对管理建设的质疑,不是简单靠这些补救措施所能消除。

  毋庸置疑,事故调查结果的科学、真实、彻底比公布时间的早晚更重要。例如,2005年,西日本旅客铁道公司福知山线一辆列车行至兵库县发生脱轨事故,导致107人罹难。福知线事故的调查前后持续了3年之久,对事故的调查和后续的处理延续至今。1998年,德国高速列车行驶至艾雪德村时冲出轨道并撞上陆桥,101人死亡。受损的列车车体一直妥善保存,在之后5年的调查和审判期间,供相关机构研究、取证。

  汪玉凯认为,在政府和公众信息不对称的状态打破后,公众的知情权才能得到尊重,才可以自由表达,从而制约政府权力行使的非理性。“公民知情权的有效实现有赖于对侵犯公民信息获取权的有效救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对本报记者表示,政府信息掌握在政府机关手里,如果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由于种种原因,不愿将其掌握的应当公开的信息公开,必须有督促、监督和保障措施。

  专家认为,在舆论的密集关注下,坦诚、高效、不遮掩成为赢得信任的关键;政府部门应当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分析公众最关心的部分率先发布,需要细化之后发布;通过与公众的互动来取得公众的理解,从而避免引发信任危机。

  “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被写入文件,同时强调重大突发事件和热点问题必须公开,客观公布事件进展、政府举措、公众防范措施和调查处理结果。汪玉凯认为,这些新亮点是政务公开深化的必然要求,同时也要求政府继续在转变理念、完善制度上下工夫,确保执行不走样。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来源日期:2011年09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