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搜索:
内地路桥垮塌事故频发 腐败被指是主要原因
陈虎
【该文章阅读量:1537次】

细节是被决定的,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组织、一个人的

品质都反映在细节上。这种品质决定了细节,也决定了成败。坍塌的细节映现了辉煌釉彩后的破败。一个时代的所有细节,足以描绘那个时代的面目。

7月14日早晨8点50分左右,福建武夷山公馆大桥北端垮塌,垮塌桥面近50平方米。一辆旅游大巴坠入桥下,造成1死22伤。相隔不到20个小时,7月15日凌晨近2点,浙江杭州钱江三桥(也称西兴大桥)南引桥右侧车道部分桥面突然塌落,一辆重型半挂车从桥面坠落,又将下闸道砸塌。事故发生前该桥面已出现一条长六七米、宽约一米的裂缝,但桥面未坍塌,最终导致桥面坍塌的是这辆严重超载的重型半挂车。

3分33秒的发布会

事故发生后,抢救伤员、恢复交通都在有序进行。而对于事故原因的探索与责任追问,自然是民众最为关注的落点。7月15日的发布会,媒体也在朝着这样的方向挖掘。

发布会主要通报了4点内容:尽快恢复通车;成立事故调查组;立刻制定抢修方案;举一反三,对桥体进行排查、超载车辆进行整治。杭州市交通局副局长范建军从落座开始发言到最后结束,整个过程持续3分33秒,新闻发布会草草收场,不设媒体提问环节。对于桥本身是否存在着质量问题等等,该副局长避而不谈。

发布会并没有解答民众对事故原因的疑惑,反而留下了更多的疑问和谜团。回避质量问题丝毫不影响民众对事故深层原因的追问,官方短暂的情况通报后引来网上更多民意涌动,“相比武夷山公馆大桥和杭州钱江三桥,一个在清晨,一个在凌晨;一个是主桥,一个是引桥;一个是全瘫,一个是偏瘫;这么比,杭州很幸运――这事很快就会不了了之的。”一位网友如是写道。

据官方公开资料显示,钱江三桥是继钱塘江大桥、钱江二桥之后的第三座跨江桥梁,为双独塔等跨斜拉索大型桥梁。总长5700米,主桥1280米,南北高架引桥4420米,双向6车道。

这座耗资巨大、连接杭州市区和萧山的要道,通车不到9年,在2005年10月开始大修,耗时长达1年。这在人们心中留下长长的阴影,“危桥”一说不胫而走。

大桥不能承受之重

记者了解到,钱江三桥桥面塌落段的建设单位是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当时为浙江省水电建筑第一工程处)。桥主体部分的承建方是湖南路桥建设集团。

钱江三桥建成后,桥的质量问题一直饱受诟病。该桥在1997年1月28日通车,但通过竣工验收则是在1998年6月。担任钱江三桥设计组成员的一位同济大学设计院专家向媒体表示,钱江三桥是于1997年1月份建成的,但是当时在验收过程中就发现了问题,所以未能通过首次竣工验收。

随后有媒体称,当年的竣工验收只是合格,而不是优良。对此,杭州交通局局长陈伟认为,这个是等级问题,出了问题,就说明桥梁安全是有问题的,至少是有缺陷的,但形成原因还需要深入调查,要遵从专家意见。

一些专家推测,钱江三桥引桥梁板断裂的原因,很可能是灌浆工艺和张拉工艺不合格,导致预应力混凝土结构失效。对此,上述同济大学设计院专家表示,当年钱江三桥主桥2005年大修的主要原因,也是预应力不足。

对于大桥建成9年不到就大修,出现预应力不足的情况,该专家认为,也可能是当年施工的时候有问题,而问题主要就出在张拉和灌浆的环节。2005年大修过程中发现了漏灌浆或者灌浆不实,属于施工质量问题。

在2005年的大修中,钱江三桥的质量问题和设计缺陷逐渐暴露。

据“杭交纪要〔2006〕11号”文件和“35号”文件的会议纪要显示,“钱江三桥桥面的病害,在上游幅南联桥面两层铺装层清除完毕后,已显露出来。”同时还提到,钱江三桥箱梁顶板存在缺陷,并提出了处理的设计方案,而“桥面砼铺装层缺陷情况较为严重,已经无法保留使用”。

“杭交纪要[2006]49号”《钱塘江三桥大修工程技术问题专家会议纪要》显示,专家组通过相关检查发现,砂率偏高是桥面出现裂缝的主要原因,是一起典型的施工质量事故。

值得注意的是,对大桥的诊断和大修,均是针对主桥部分。此次发生坍塌的引桥不在大修范围内。

谁搞垮了“民心桥”

到目前为止,由于有关事故原因的官方公布阙如,种种民间的揣测也无法验证。而相关部门提出的“超载论”,以及对质量等敏感问题的回避,让公众惯性地认为屡坏屡修以及引桥的垮塌完全是因为工程腐败引发的建筑质量问题。这样的猜测并非没有道理。

据了解,曾获鲁班奖、詹天佑奖的湖南路桥建设集团近十来年承建的湖南凤凰大桥、广东九江大桥、株洲红旗路高架桥、钱江三桥等四座大桥中有三座大桥都发生了坍塌的情况。同时,经检察机关查明,担任钱江三桥副总指挥的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在该大桥工程招投标、工程建设等工作中以各种名义多次收受他人财物。

而与武汉长江大桥(也称长江一桥)相距仅数公里,斥资24亿元修建的武汉长江三桥(白沙洲大桥)在2008年再次封闭大修。这是该桥建成通车10年以来的第24次大修。面对沸腾的民意,官方称:超载是长江三桥屡修屡坏的主因。

记者注意到,在各种路桥垮塌事故中,腐败已是导致路桥坍塌的主要原因:

重庆綦江县彩虹大桥坍塌事故中,该县多名主要领导和直接责任人收受承包商回扣,栾川潭头伊河汤营大桥垮塌桥面桥墩未见钢筋,湖南凤凰县在建大桥垮塌,施工过程存在严重的偷工减料……

网络小说《重生之官道商途》中关于大桥垮塌故事正是以重庆綦江县彩虹大桥为模本,小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大桥垮塌的根源――腐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与该桥同江相望的钱塘江大桥(也称钱江一桥)似乎从另一个角度印证着桥梁的质量。1937年9月26日,由中国桥梁专家茅以升主持设计并组织兴建的钱塘江大桥建成通车。这是中国自行建造的第一座公路、铁路两用双层桁架梁桥。抗日战争时期,为阻挡日本侵略军,钱塘江大桥被炸断。1953年9月修复,除期间大修一次外,正常使用至今。

无独有偶,位于湖北的武汉长江大桥(也称长江一桥)始建于1958年,52年中仅大修一次。建成至今,武汉长江大桥饱受数十次的撞击。2011年6月6日,武汉长江大桥遭受一艘万吨油轮迎面撞击依然屹立不倒。这是该桥建成通车54年以来遭受的最大一次撞伤。

值得一说的还有宁波的灵桥。灵桥俗称老江桥,始建于唐代。1931年旅沪甬绅发起改建,由英籍和中国工程师共同设计,德商西门子洋行总承包建造,至1936年6月竣工通车。此桥无桥墩,拱梁飞架,线条简明流畅,造型壮丽挺拔,气吞如虹。抗战期间,日本侵略者飞机对此桥俯冲轰炸,桥被炸得千疮百孔。抗日胜利后曾作修缮,1949年5月宁波解放后,国民党轰炸机几乎天天轰炸此桥,倾倒了数不清的炸弹,灵桥上弹痕累累,但灵桥却奇迹般地巍然不动,如今依然是奉化江上的一道风景线。

同桥不同命,与几十年前建成的钱江一桥、武汉长江大桥、宁波灵桥相比,现代桥梁建设在技术、资金、材料方面远非昔日能比,而桥梁质量却出现了倒挂,撼不动的老桥不仅成为中国桥梁史的丰碑,更是与当代中国“桥垮垮”制造者们强烈比照的宝鉴。

武夷山公馆大桥垮塌和杭州钱江三桥塌落事件的相继发生引来网友热议。网友普遍认为,车辆超载只是导致引桥垮塌的一个诱因,“桥的问题本质就是人的问题,国人已经对建筑质量失去了敬畏感,“建桥”成了“赚钱”的媒介。“势力瓜分”、政绩、利润……种种猫腻屡见不鲜……追寻那远去的传统和精神,跟“魂断烂桥”永远再见……

记者对近年“桥垮垮”事故作了一个简略统计,从1999年至今短短10多年里,全国发生的较大桥梁垮塌事件就有30多起。事故背后更有不少鲜活的生命付出代价。

这些垮塌的大桥,有的还处于施工期间,有的是刚修好,更多的是建成使用远没有达到设计使用年限。坍塌的原因多是:超载严重及外在自然因素等,更甚者有在建的大桥的垮塌,有关部门的认定原因竟是“桥面材质风化”!其中极少有承认质量问题和人为原因,更鲜有工程建设者、责任者为大桥的垮塌负责。

大桥垮塌的原因千差万别,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在这个工程中的某个环节、某个参与方面出现了严重的疏漏,而这个漏洞究其根本还是与相关的责任方难脱干系。事故责任不厘清,监督制度不落实,钱江三桥将不会是最后一座垮塌的大桥。

事故发生后,可以花费社会更多的人力物力来善后,垮塌的桥也可以重建,可逝去的生命如何重来,垮塌的民心谁来重建?

保证知情权不再沦陷

2011年2月,建成5年的浙江上虞春晖立交桥垮塌,事故后除官方开了简短发布会,其事故原因至今未有官方消息。就在本月,云南新平公路试通车第二天发生坍塌。官方称系降雨引发的自然灾害。天地的因素提到了,唯独对该工程存在的未批先建、赶工期和未经竣工验收就试通车等涉及人的问题只字不提。

这样的态度是对民众生命和建筑质量安全的漠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靠这样的自查根本不现实,需要引入事故独立调查制度。这种诉求也符合了人们对于知情权的期望。足够的科学理性和制度理性,才能保证民众知情权不再沦陷。

广东九江大桥垮塌事故调查的闹剧,至今仍然让人感到遗憾。事故发生后,面对沸腾的民意,仅一天,事故技术鉴定专家组即发布消息,称大桥设计和质量都没问题,事故的主要原因是船误入航道。

然而随后就有桥梁设计专家提出质疑,认为此结论太过武断,缺乏说服力。不得已,事故技术鉴定的核心成员又对此前观点进行纠正。直到今天,该事故调查的结果,仍让人感觉一头雾水。

“类似这样的事故调查,是不可能立即就查清的。急于做出结论来应对舆论压力和平息民众的情绪,并不明智”,长年从事桥梁质量监督的徐工程师认为。

我们可以看一下国外的做法:2007年8月,美国明尼苏达州密西西比河桥梁发生结构性坍塌。美国有关方面立刻进入调查。来自新华社的消息称,美国调查这起大桥坍塌原因的工作将费时费力,可能需要长达18个月的时间。

有报道称,为了这起事故的调查,美国相关部门动用了直升机、高分辨率摄像器材、激光导引探测设备,并通过计算机成像技术,结合当时天气、汽车通行数量和速度等数据,试图将坍塌桥梁的残骸进行复原拼装,来考证这起桥梁坍塌的真正原因。

现在,面对公众对钱江三桥引桥垮塌事故真相的追问,要真正尊重公众的知情权,重视民众的生命安全,再不能像以往事故调查那样草草收场。

“值得警惕的是,有关部门的‘设局’,专家配合‘演戏’,只有推倒路桥事故中的问题立柱,才能防止知情权被愚弄,才能获悉真相,推动相应的责任、制度的落实”。浙江一位社会学系的教授言及此不无担忧地表示。

总有一些理由可以让真相模糊,如果桥也有生命,坍塌的瞬间正是大桥品质的细节体现。真相是什么?谁,又需要真相!或许真相已经了然于心,至少在民众看来。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来源日期:2011年07月2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