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一座必垮无疑的桥
——武夷山垮桥事故调查
记者陈强
【该文章阅读量:1368次】

    福建省武夷山市官方7月16日傍晚发布消息说,两天前发生的武夷山公馆大桥垮塌事故的直接原因已经查明,“是由于重型货车严重超载(重量80余吨)所致”。

    这一结论,是武夷山市邀请的由福建省内桥梁、道路专家组成的5人专家组通过一天多的现场勘查、查阅相关资料后得出的。

    武夷山方面提供的新闻通稿是这么描述事故过程的:7月14日,武夷山巴士运通旅游客运有限公司驾驶员胡范聪驾驶闽H30953旅游客车(该车核载35人,事发时载23人,包括21名安徽阜阳游客及1名导游员、1名驾驶员),由武夷山火车站沿战备路八洋线往景区南入口方向行驶。上午8时45分,张申华驾驶的闽H31567重型自卸货车(该车核载15.65吨,当日实载33立方中粗砂,货物重量超过60吨,车身自重20.6吨),从建阳水吉砂料场购33方中粗砂,由八洋线行经公馆大桥至武夷山高铁3号搅拌站黄墩,在公馆大桥和闽H30953旅游客车相向行驶时,因严重超载导致突发桥面垮塌,闽H30953大客车坠入桥下约8.8米的河滩,造成客车司机当场死亡、车上22人不同程度受伤的后果。

    中国青年报记者今天找到了当天驾驶超载货车的张申华。据他回忆,当他以每小时四五十公里的速度驾驶满载的黄色货车穿过公馆大桥即将到达桥的另一端时,对面有一辆同样满载的红色后八轮大货车正好驶过来,“两车交会的瞬间感觉车子晃了两下,我判断是车子的传动轴断了,便下意识地加大油门冲到桥头。随后听到后头轰得一声巨响,我还以为是那辆大货车爆胎了。”张说,当时他并没有注意到有旅游客车和他交会。

    这辆货车车主杨明承认,张申华当天驾驶的货车超载。他强调,几乎所有的货车都会超载,如果按规定重量载货肯定赚不到钱。为此,他特地将这辆车加高了半米多,使得车厢高度达到1.78米。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建阳买进中粗砂是1900元,拉回到武夷山卖给高铁建设工地的价格是3500元,毛利1600元,扣除油费800元,驾驶员工钱100元,再算上车辆损耗,跑一趟也就赚五六百元。“如果不超载,绝对亏本。”杨明说。

    对于有关方面将事故的直接原因归咎于他的货车超载,杨明表示不能接受。他说,每天都有大量的超载车经过公馆大桥,有的甚至上百吨都没事,“偏偏我的车倒霉,碰上了”。他认为,关键是桥的质量不过关。

    垮塌的这座中承式钢架拱桥是由位于武夷山度假区内的公馆村为主筹资兴建的,1999年11月投入使用。据村干部介绍,修建此桥的初衷是为了当地的商业开发和经济发展,为此还成立了公馆大桥指挥部,由市领导担任总指挥,村干部担任副总指挥。记者试图找到当时任法人代表的村干部黄某了解情况,但其妻说“他这几天外出,手机没带,联系不上”。

    公馆大桥建成后,功能发生了重大变化。原先由武夷山景区通过的省道改由这座村建大桥经过。

    武夷山市分管交通的副市长林振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年来,因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重点项目建设施工的需要,各种重型货运车辆频繁经过,使得公馆大桥不堪重负。“十几年前建的桥,根本没有考虑到现在的交通流量和负载会有这么大。”

    参与此次事故原因调查的专家指出,严重超载超限车辆是造成桥梁破坏的主要原因。该桥设计荷载为汽车20吨、挂车100吨。当桥梁出现超过设计荷载或多部超载车上桥时,将对吊杆产生强度破坏或疲劳损伤,长期超载运行最终导致破坏。

    记者在事故现场注意到,垮塌的那段拱桥约80米宽,由24根吊杆连接拱形钢架和桥面,每根吊杆由二三十根6毫米直径的钢筋梱绑而成,外部的套管约有成人的手臂那么粗。专家分析认为,这座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大桥,吊杆密封,防腐工艺较差,同时无法通过常规检查了解吊杆内部锈蚀程度与工作状况,经过10多年的使用,难以判断吊杆承载能力能否满足原设计要求。而更为严重的是,大桥投入使用以来从未进行过专业养护。

    据林振龙透露,公馆大桥至今还没有落实养护的单位。武夷山公路分局局长贾建星表示,公馆大桥的业主是公馆村,这座桥不属于公路部门的养护范围。武夷山市交通局局长吴少忠也表示,公馆大桥是公馆村的固定资产,他们还没有交出来。

    公馆村党支部书记祝松贵告诉记者,2001年3月10日,福建省公路管理局《关于武夷山市公馆大桥交工验收的报告》明文规定,公馆大桥定于2001年3月18日由南平市公路局接管养护,待福汾线全线完工验收移交后正式接管养护。在此期间,所发生的大桥养护费用由公馆村负责支付。祝说,我们有文件依据,但人家不来接管养护,我们也没办法。

    一位参与调查的专家向记者透露说,2006年南平市公路局的一份文件显示,公路部门曾组织人员对公馆大桥进行检查,发现大桥有一些裂缝和缺陷,希望业主对大桥进行维修、检测、评定后再由公路部门接管养护。这位专家说,大桥之所以没有移交,可能还涉及到养护费用的问题。

    据悉,前两年,武夷山市花了200多万元在公馆大桥上布置了夜景灯光。当地一位干部说,锦上添花的事情有人做,桥梁维护这一人命关天的事,为何没人做呢?

    尽管公馆大桥桥头立着“限载20吨”的警示标志,但每天超载的车辆来来往往,却很少有人管理。此次涉嫌肇事的超载货车司机张申华说,他开这辆车一个多月,几乎每天都经过公馆大桥,但从未被拦下检查过。唯一一次因超载被交警罚款100元,还是在过桥之后的战备公路上。

    “村建大桥扮演了省道角色,本身就不堪重负,又长期没人保养管理,不垮才怪!”一位知情者说,“这好比击鼓传花,轮到谁谁倒霉。” 

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1年07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