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搜索:
含泪劝余秋雨关注震后建的“豆腐渣”
杨涛
【该文章阅读量:3720次】

公元2010年5月,《凤凰周刊》的记者袁凌在四川汶川县威州镇万村村民的统建房里看到,一些居民的客厅和厨房屋顶出现渗水泡的情形,一户村民的屋顶出现了细铁丝宽的裂缝。而该县安居第二期工程紫霞园,房间内部同样出现渗水的情形。而屋顶漏雨和房间渗水的现象,在校舍等公共建筑也大量存在。在汶川县长期参与学校援建的志愿者李语(化名)提到,在她去过的每个学校,校舍都存在漏水、渗水、下水管道没做这样的现象,“小修小补之处多得不计其数”。

 以上我所列举的其实只是袁记者见到的冰山一角而已(详细内容见《凤凰周刊》2010年第20期),在彭州市、在北川县、在青川,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触目惊心。此时,离举世震惊的“汶川大地震”,离余秋雨“大师” 发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这一速朽的文字不过区区二周年!

当年“汶川大地震”发生 后,绵竹县、都江堰市等地在豆腐渣工程遇难的学生家长们,将“灾场变了灵堂,书包当作鲜花”,声讨无耻建筑商,甚至到政府机关上访要求严惩无耻建筑商和深挖幕后的官商勾结时。在“文革”中至今身世不明的余秋雨“大师”恰到好处地站了出来,眼中噙着鳄鱼的眼泪,对那些伤心欲绝的遇难学生家长们,对着世界舆论,发表了《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一文,称:

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

 “余大师”继续眼泪婆娑,他断言: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

 但他真正意愿其实是,要求遇难学生的家长们:         

 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好了,遇难学生的家长们终于“识大体”了,他们盼望着清天大老爷为民作主,那些“反华媒体”和“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终于也闭嘴了。但是,家长们千等万等,终于等来了一个“地震级别高、强度大,是造成学校受损和其他一些设施受损最主要和最重要的原因”的结论。当然,没有一个建筑商投案自首或者绳之以法,更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因为学校建筑质量问题而被“问责”,更不能说揪出“官商勾结”的丑闻。

 这个时候,我们的学生家长们已经看不到“余大师”只言片语了,更不用说“含泪”劝告政府“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

 我们已经知道“余大师”泪水只会在卖乖讨好,有利益之时才会流,但这次看到了《凤凰周刊》对于灾区重建中,建筑商偷工减料、官商勾结,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之时,我们不得不要提请“余大师”关注。因为,这些“豆腐渣工程”是在“汶川大地震”后出现的,是在国务院发布《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条例》要求 “设计单位应当严格按照抗震设防要求和工程建设强制性标准进行抗震设计,并对抗震设计的质量以及出具的施工图的准确性负责。”“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工程进行竣工验收时,应当重点对工程是否符合抗震设防要求进行查验;对不符合抗震设防要求的,不得出具竣工验收报告”“对学校、医院、体育场馆、博物馆、文化馆、图书馆、影剧院、商场、交通枢纽等人员密集的公共服务设施,应当按照高于当地房屋建筑的抗震设防要求进行设计,增强抗震设防能力”,之后出现的,再也不能推托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面对着灾民又住进豆腐渣工程中,他们只能寄希望于“由于经历过一场大地震,这里百十年不会有大震了”,每一个有良知的公民都可能会流下伤心的泪水。我生为中国公民,“历来对中国怀有好意”,但我不明白,我生民何辜,历经劫难,又要住此豆腐渣房,被无耻奸商和贪官伤害?这次,含泪的是我们,我们并不指望“余大师”会饱含泪水,但至少请你出面一下,劝告一下无耻奸商和贪官,再也不要伤害无辜百姓了!

来源:作者搜狐博客      来源日期:2010年08月0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