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搜索:
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三审 人大常委会委员热议红会监管
【该文章阅读量:257次】

财新网】(记者 崔先康)备受关注的《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进入三审程序。2月22日上午,修订草案第三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于当日下午进行分组审议。据财新记者了解,红十字会在造血干细胞和遗体、人体器官捐献方面的职责,红十字会的法律定位和如何监督红十字会等问题成为讨论热点。

早前的二审稿中,在红十字会的职责中增加“开展造血干细胞、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等规定引起争议。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提出,根据现行有关规定和红十字会的实际工作情况,红十字会在造血干细胞和遗体、人体器官捐献两项工作中的职责是有所区别的,建议将两者分开表述。在三审稿中,这项职责被修改为“参与、推动无偿献血、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参与开展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工作,开展其他人道主义服务活动”。

此外,三审稿还有多处增删。在红十字会理事会、监事会的产生和职责方面,增加了“监事会民主推选产生监事长和副监事长”的规定;在法律责任方面,删去了上级红十字会有权“责令改正”下级红十字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为的规定,并增加了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未依法向捐赠人反映情况”等方面的规定。

1993年10月,《红十字法》在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获得通过。施行20多年来,《红十字会法》在2009年8月做过一次修改。但近年来特别是2011年发生的郭美美事件等重创红十字会形象,其公信力受到影响,红十字会的监督机制、内部治理结构、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等问题亟须完善。2016年6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至今,《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已审议三次。

造血干细胞捐献争议

《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二审稿中规定的红十字会“开展造血干细胞、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的相关工作”的条款,引起了不少讨论。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指出,这一职责并不合适。

财新记者获悉,在2016年6月初次审议中,多位委员曾提出修改关于红十字会职责部分的内容,对红十字会新增加的包括遗体、人体器官的捐献、开展民间外交、干细胞研究等工作内容,希望结合当前工作,细化相应的职责。

此后,草案二审稿中增加了开展造血干细胞、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等内容。但这些内容遭致不少反对。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鸣起曾带队去河南、山东等地调研。他发现,地方红十字会在上述方面能参与的工作,“主要是宣传、推动等工作,具体的实质工作他们承担不了”。

张鸣起认为,根据地方实践情况和《红十字会法》的立法宗旨,对于该项职责的写法还应该再斟酌,最好的方式是将这两项分开写,即红十字会可以承担造血干细胞的工作,对于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可“参与”这方面的工作。

“开展造血干细胞、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的相关工作,让红十字会去做不见得特别合适。”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杨卫也提出疑问,“不知道红十字会的各级基层组织和人员,是否具有开展造血干细胞捐献这样的医学和科学资质?”

上述意见在《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三审稿中得到回应。相关条款被修改为红十字会“参与、推动无偿献血、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参与开展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工作,开展其他人道主义服务活动”。

在2月22日的分组审议中,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列席会议的人大代表继续对此提出意见和建议。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任茂东表示:“关于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问题和造血干细胞捐献问题,我调研的情况是,地方红十字会组织对此似乎并不感兴趣。红十字会职责规定过于宽泛,是不是违背了红十字会的立法初心。”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邓秀新也表示,造血干细胞捐赠是非常专业的事情,由红十字会来做确实不太合适,“建议不写这一内容,或改为协助专业医疗机构开展造血干细胞捐献工作。”

红会如何定位

分组审议中,红十字会的法律定位也成为讨论的焦点。

现行《红十字会法》中规定,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的红十字组织,是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但对于“社会救助团体”这一表述,不少常委会委员认为,应该修改为“群众团体”或“社会团体”。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修福金认为,随着红十字会发展和需求的增加,中国红十字会的职责已经大大拓展,包括紧急救援、应急救护、人道救助、无偿献血、造血干细胞的捐献、遗体和人体器官的捐献、志愿者服务、人道法律的传播、民间外交等,这些职责已经远远超过了社会救助的范畴。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王乃坤等也认为,社会救助是社会保障体系中的最基础性项目,社会救助是政府的责任,红十字会的职责远远超出了救助范畴,因此建议把“救助”两字删掉,或者按照中央的文件改为“群众组织”。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乔晓阳则表示:“国际红十字会章程里,确认的会员是救助团体,我们觉得‘社会救助团体’这个概念还不能去掉。”

谁来监督红会?

郭美美事件发生后,谁来监督红十字会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三审稿规定:红十字会财产的收入和使用情况依照国家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接受政府审计、民政等部门的监督。这一表述,将红十字会的财产纳入民政部门的监督。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修福金和曹卫洲表示,红十字会财产来源于五个方面,即会费收入、捐赠款物、政府拨款、动产和不动产收入、其他收入。其中属于捐赠收入的,可以遵从《慈善法》接受民政部门的监督和检查。但捐赠收入只是红十字会财产来源的五个方面之一,红十字会财产的收入和使用情况,都接受民政部门监督,既与《慈善法》不符,也不符合红十字会的实际情况。修福金认为,财产收入和使用方面的监督主体主要是审计部门,而不是民政部门。

除政府系统的监督外,红十字会内部的监事会监督以及外部的社会监督也不可或缺。《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三审稿规定,红十字会接受审计后,将审计结果向红十字会理事会和监事会报告,并向社会公开。全国人大代表李大进认为,这一条款并没有时间概念,不知道是每年公开,还是多长时间做一次公开,法律中如能够有一个时间限制,对大家了解红十字会的工作将起到积极作用。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令狐安建议,红十字会在加强内部管理的同时要加大对外信息披露。“郭美美事件发生后红十字会反应迟钝,给社会上的印象是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他说,“郭美美确实是和红十字会没有关系,可是几乎把红十字会声誉搞垮。这反映红十字会对民众情绪反应迟钝,变成了官僚机构,这个教训应该深刻汲取,借着此次修法的机会希望有一个焕然一新的面貌。”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2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