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搜索:
该如何解决“小希望之家”善款财务混乱事件?
【该文章阅读量:427次】

1月12日《南方周末》封面报道《危险的爱,难查的账》,让上海“小希望之家”理事会罢免理事长陈岚、财务混乱等问题摆到了桌面。然而,公众看到的还是乱局,理事长变更不能进行,审计与财务查账没有公允的说法,民政局和业务主管单位以调解之名却实际上无所作为。这是无解的困局?难道只能靠公众的遗忘来解决?

理事长变更,到底谁说了算?民办非企业组织(简称“民非”)作为社会组织的一个类型,是独立法人,显然理事会是最高决策机构,对于法人变更,理应理事会决议是最有效力的文件。虽然法人变更是一项行政许可,但毋庸置疑,这项许可也只是形式审查,履行程序。可为什么被理事会罢免后,陈岚却能迟迟赖着不走?

因为在材料要件中,变更需要理事长签字、业务主管单位盖章才有效。罢免理事长,理事长不签字就不能进行了吗?其实这个问题,类似案例有可遵循的依据,民政部就罢免和因特殊原因理事长不能签字的,有过个案回复,可以视同签字。这个由静安区民政局向上海市民政局寻求函复即可处理。至于业务主管单位的盖章,这个婆婆实际上是个和事老,有她不多没她不少,只要不让她承担责任,盖章是没有问题的。业务主管单位的同意虽然是管理性规定,但不影响理事会罢免决议的生效。

变更要件中,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离任审计报告,只要具备就可以,不影响罢免结果。

其实要使罢免生效,没有那么复杂。召开理事会,理事、监事人数符合法定条件,邀请民政局和团委的负责人到场;最好还要有全程的影音资料,即便登记管理机关和业务主管单位的人员不能到场,影音资料也可以作为辅助证据;形成理事会决议,其中不但要有罢免的内容,还要有后续的财务接管、追责处理、债权债务处理意见。通过这个过程,登记管理机关和业务主管单位就可以确认这个理事会决议是全体理事的真实意愿表达,就可以免除责任疑虑,俗话讲,可以脱责了。

然后就是拿到法人变更的文书、法人证书、账号、公章财务章、账簿这些资料。如果陈岚不交接,就可以声明作废、重新补制,或者依据《治安处罚条例》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归根结底,法人变更的事理事会说了算。之所以没办理成功,主要在于理事会和管理机关双方都没有把工作做得足够充分。

理事会质疑财务有问题、公众质疑财务有问题,管理机关不能断定有没有问题,陈岚拿出四份审计报告,并且声称自己不能收买四家事务所,以此证明自己没问题。这貌似是个乱局,其实没那么复杂的。

我国审计相关的法律有三部:《审计法》、《注册会计师法》、《内部审计条例》,相对应的审计形式分别是:国家审计、社会审计、内部审计。国家审计是强制审计,是可以定性的;社会审计是鉴证和服务功能,内部审计主要目的是加强内部单位的管理。

而事件中,陈岚出具的四份审计报告,都是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鉴证和服务的审计报告,主要是向公众公布经过验证的财务信息,公众和管理机关只是拿来参考,并不能用于定性陈岚是否侵吞、挤占、挪用资金,那些报告并没有这个效用。

民非单位的财产属性应是社会公益性资产无疑。按照民政部的说法,就是全社会的资产了。

民政部曾出台规范性文件加强社会组织的审计工作,管理机关每年都有专项审计、抽查审计。但不知道是哪部法律赋予民政部门这个权限,民政不是国家审计机关,社会组织也不是它的内部单位,事实上只有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而且把它作为一个监督的重要手段。实际上社会审计只是鉴证和服务功能,并没有国家审计的强制力,不能定性财务上的违法。这些文件是违背上位法的,只是长期没有人提出异议。

如果民政部门所谓的审计监督是无效的,那岂不是没有办法了?

其实,国家审计是可以对社会组织的财务收支进行审计监督的。2006年修订的《审计法》第2条:“国务院各部门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各部门的财政收支,国有的金融机构和企业事业组织的财务收支,以及其他依照本法规定应当接受审计的财政收支、财务收支,依照本法规定接受审计监督。”其中其他部分,作为国家审计介入社会组织的依据是完全可行的。

由上可以看出,静安区民政局只要向国家审计机关申请介入审计,就可以拿到权威的定性依据,可以打开依法处置的通道。

“小希望之家”事件,有许多值得主管机关以及社会公众反思的地方,比如双重管理的无效,法律体系的混乱等,这些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逐步理顺,最终才能形成有效治理的社会环境。

(作者:黄金镖,系社会组织政府监管人员)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