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4日
搜索:
给官员应得的清白,惟有主动彻底公开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5683次】

拔出萝卜带出泥,现在愈发成为常态,而且这被带出来的泥巴不管规模还是方向,都可能极难琢磨,更遑论预先规避。日前,一桩意外事件又让诸多社会人物一夜间成为公共话题。9月6日晚,在北京市某小区门口,一对业主夫妻在开车拐入南门时,遭一辆无照宝马和一辆奥迪车司机殴打。经核实,宝马司机年龄15岁,无驾照,系李双江之子李某。

因为打人者父亲的将军身份,星二代、官二代,这样的标签让社会的指责来势汹汹,媒体的跟进调查,网友的互联网围观,让一起普通的交通摩擦从一开始就注定一发不可收。未成年无牌驾驶,一年内数十次违章(且至今均“未处理”),发生纠纷后出口不乏狠话,“下手非常狠,让人恐惧”,如此骄狂的官二代是如何炼成的?公众感兴趣的,当然不仅是如何教育孩子这样的家常话题。各种权力长期不受制约,享受权力恩泽的群体早已失去起码的畏惧心,奉行权力通吃哲学的,绝非个别人的个别事,只是不幸被爆出的时间早晚差异。

并非公众的关注朝三暮四,而是事件的发展过于迅速:李双江之子打人事件、李双江妻子履历造假风波、“李双江探视伤者,媒体遭遇阻拦恐吓”……一波接一波的焦点在转移,人们对事件的愤怒却一直保持热度。在此间隙,一个被忽略的细节逐渐被细心的人们重新拾起:与李双江之子李某共同行凶打人的奥迪车司机苏某,所驾车辆使用晋O 00888这样的警用牌照,而在第一次向北京警方表述其身份时自称系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苏浩的亲属(另有说法其自称是苏浩之子),后又改口称冒认是为了逃避追责。在第一轮网友围观之后,山西警方发布公告表示,苏某所用牌照系套牌,其与苏浩并无亲属关系。

这是一个躺着也会中枪的年代,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苏浩就以这样一种无法预知的方式进入了公共视线。官方的通报显然并未能消弭质疑,反而激发了人们对个中诡异细节的更多兴趣:一个户籍北京的普通高中学生,缘何会在警方问讯这样的危急时候,莫名报出外地一厅官的名讳,且职务、姓名准确无误?凑巧的是,其与该名官员都姓苏,后来被官方通报为套牌的车牌又是山西的警用牌照。进一步的疑问则是:套牌常见,但恐怕并非什么人都敢于套用警用牌照;冒名也常见,独独找到一位外省厅官自求绑定,似乎并不常见。

被李双江之子的风头盖住的,会否是另一条更大的鱼?9月10日,晋籍媒体人李建军在博客呼吁苏浩与奥迪晋O 00888司机苏某进行亲子鉴定,直指苏某可能系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苏浩非婚所生之子。且依据则是流传于山西公安系统多年的一条桃色传说。而当地公安系统人士也向媒体证实,确曾有女大学生携子在公安局闹场,苏浩婚外情,且育有一子的说法已流传盛广。尽管当事人第一时间否认驾车打人事件中的苏某与其有涉,山西省公安厅厅长杨司甚至针对此事表态称“苏浩是否有私生子,这是他个人的私事,由他个人去处理”(官员有私生子竟是个人私事?一语惊煞旁观者)。而新华社“中国网事”9月12日调查也显示,苏某之父名叫苏文斌,山西聚通汽贸公司原法人代表,在北京拥有一汽贸公司。

但一切并未就此结束,尽管这可能是一些人最希望的。媒体调查发现,被山西警方称为“套牌”的晋O 00888,经查询发现一个牌照名下挂着不止一辆机动车,而其中就有奥迪车型。另一个值得深究的细节则是,一牌多车的情况,山西警方是完全有能力在第一时间查到确切信息的,却在回应时涉嫌人为遮蔽了相关内容。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山西警方内部人士“苏某虽非苏浩私生子,却与套牌车难逃干系”的说法。

事情发展到现在,没有人会认为这还是无关痛痒的一些花边新闻,因李双江之子打人事件牵扯出的所有细节、人物都注定无法再回到以往不为人知的状态。被多次回应称为“套牌”的特权车牌究竟是如何挂到了这辆奥迪车上,厅官的私生活究竟真相如何,既已露头就必须给公众一个清晰、彻底的交待。

官员及其亲属的部分个人私隐,在官员选择公共职位的同时,便不可避免地让渡于公民的知情权。在官员信息完全公开久拖未决的当下,因个案被牵的官员惟一的选择便是成为信息公开的被动探路者。主动、全面的公开才是消弭一切质疑的最佳途径,而包括纪检监察部门在内的肃贪机构,也有义务在公众围观的线索中按图索骥、有所作为,甚至有必要为“整个公安系统都在传”、独有权责部门不知情的状态承担不作为责任。给官员应得的清白,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既已露头的贪腐行为,这已然是公众最底线的正义诉求。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1年09月1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