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搜索:
经适房违规问题频发 重典治乱司法制裁不可缺
记者 邓新建
【该文章阅读量:2068次】

        目前全国各地推行的经适房为住房困难家庭送去福音的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问题,最近以来国内频频发生经适房违规放租就是其中之一,对此,经适房到底路在哪里?申购过程中个人信息等资格审查是否应该从街道回收权力?对于拿到经适房后的违规放租现象该如何处罚等一连串问题正考验政府的应对能力。

违规事件频发凸现政策漏洞

“真正困难的人得到最基本的住房,才是成功的政策。目前全国各地都发生了很多经适房违规事件,政策肯定是需要研讨的!”在广州发生一连串经适房、廉租房业主将住房出租事件后,这一话题成了社会各界热议的焦点。

许多市民认为,对于违规的家庭,不能因为有的经济困难求点情就放松。政府对他们那么照顾,却还租出去赚钱,那就是侵犯了别人的利益。

更多的市民表示,要冷静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经适房、廉租房违规出租的现象,尤其是对于那些以租养供的低收入家庭,是不是我们的制度还存在一定的缺陷,当一个家庭收入确实供不起一套经适房时,他们做出这样的行为是不是人性使然,这些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经适房和廉租房都是保障性住房,根据目前规定,经适房的申请资格审查由居委会、街道基层单位来完成。

资格审核街道居委会难胜任

“在经适房申购资格审核中对申请者的资格审查是否该由街道、居委会来完成?”引起的质疑最大。

北大公共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房地产营销专家韩世同表示,将权力下放到街道去调查申请家庭的收入及住房问题,显然是不够专业的。“街道显然没有相应的资质!”他认为,应当设立专门的非营利机构来进行,如“房委会”等,街道只应起到辅助的作用。委托第三方机构对经适房资格进行审核,这样才能提高审核的公平和公正性。

在申请人收入审查方面,有专家表示,目前国内的工资体系比较复杂,而且缺乏一套严格的审核机制,现在很多申请经适房的人随便开个证明就可以申报。

广东的许多专家认为,可以借鉴香港或新加坡对这方面的监管方式,进一步完善对个人收入的审核。

韩世同还谈到,自由职业者的收入是比较难审核的。“有些人说自己是下岗或失业,但是是否真的毫无经济来源?是否真的是靠夫妻中一方在支撑整个家庭?这都是街道办甚至是银行无法查到的!”对此,他表示,遇到这类人群申购经适房的问题,政府应多加审核。“目前只能等待资信体系构建好后,才能从真正意义上掌控个人的收入。”

很多专家表示,现在的住房保障制度存在着许多方面的漏洞,比如“越有资格的人越买不起经适房”、“买到了经适房却违规出租”及“虚报个人收入证明牟取经济适用房”等。他们建议,经适房制度的完善,应当加强对资格的审核及事后的监管。“房管局应当公布获得经适房家庭的入住情况,让整个制度更加透明化。应当成立一个专门的稽查部门,尤其要稽查伪造身份、收入等个人信息的行为。”

出租经适房违规成本比较低

“目前在国内,对于经适房业主的违规问题,最高的处罚就只是被收回了房子,这样的违规成本还是太低了。”韩世同说,在目前国内经适房问题频发的情况下,就应当重典治乱,动用司法的力量,让违规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即使因经济困难而出租也绝不能姑息”。

韩世同表示:相比违规出租的行为,以虚假个人信息申报的家庭情节更为恶劣,应当将此列为违法行为,让虚报的人受到法律制裁!

广东民营经济发展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彭澎指出,法律面前对弱者也不能心软。法规就是法规,从某种角度讲,那些在获得经适房这一半公共产品后却拿去出租牟利的,已经带有欺诈性质。

彭澎说:“你的境况不应该成为你进行‘欺诈’的借口。就我个人的观点,在法律面前,对强者不能手软,对弱者也不能心软。手软和心软都会使法规失去本应该有的严肃性。”

对于监管,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王则楚认为,完全依靠政府部门来监管是不够的。“保障性住房里面有利可图,肯定有人会去图这个利,他要去图就会想方设法不让政府知道。”王则楚说,在监管上,政府的力量是薄弱的,最行之有效的办法是要发动全社会参与监督举报。任何制度在制定之初都是不完善的,我们要善于发现问题,有漏补漏,逐步纠正,制度才能逐步完善。

经适房制度该如何进行修正

韩世同表示,目前广州的经适房都过于偏远,加上面积偏大,政府也没做太大的调整,比如将一些大面积的房分成两户等,只是将超过面积的按市场价格标准出售,这使得许多取得申购资格的人望楼兴叹,也使得一些家庭要靠出租才供得起房。

“我认为,目前的入围标准已经不符合要求了,应当对经适房和廉租房的适用标准进行修改,避免产生‘夹心阶层’,别让本来就该享受廉租房待遇的人却要被逼去买经适房,从而导致出现违规。”韩世同说,应当把廉租房的租价也进行修改,有一定的层级递进,不同生活条件的人享受不同租价的廉租房。

“现在政府也在考虑出台经济租赁房,租金也可以抵消购楼款,经济租赁房的推出就是为了实现这种对接,消除‘夹心阶层’,使得原本‘夹心阶层’的人也可以得到安置。”韩世同表示,政府应重推经租房,可以最大范围解决住房困难家庭。

彭澎认为,经适房天生有缺陷,要着力发展廉租房。他说,完善经适房各项制度很有必要,但要花很大的代价。广州的经适房出现违规,重要原因就是:在经适房的制度设计上存在先天性不足。政府应停止推出经适房,着力发展廉租房。这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一是扩大作为公共产品的廉租房的供给,以解决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可以将廉租房的进入门槛降低,租价可以适度提高。二是在房地产市场价格高企时,政府推出限价房,以满足中等收入群体中那些有能力购房、但购房能力又相对不足的人。

彭澎谈到,目前,内地一些城市在搞租售并举,甚至由于对管理廉租房感到厌烦了,干脆一卖了之,这是一种对民生很不负责任的态度,是当地政府在推卸社会责任。

来源:法制日报      来源日期:2009年09月30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9月3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