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搜索:
最牛宝宝背后的廉租房监督陷阱
王石川
【该文章阅读量:2151次】

        继18个1的最牛身份证号出现之后,一则名为《4岁宝宝领廉租房补贴》的消息在多家网站上被热炒。在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的网站上,记者找到了这个“最牛”的宝宝。公示资料显示,宝宝名叫陈卓(化名),密云县人,今年只有4岁。昨天,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最牛宝宝”一事,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9月13日《北京晨报》)

  在真相尚未彻底大白天下之际,当下还不宜断言最牛宝宝就是权力腐败的产物。有心人经过核查发现,竟然有多达25名“史上最牛宝宝”每月领取廉租房补贴。在其不完全的搜索中,有1人出生于2008年,1人出生于2006年,3人出生于 2005年,6人出生于2004年,6人出生于2003年,3人出生于2002年,4人出生于2001年,1人出生于2000年。(9月13日《现代快报》)这是一幅多么“壮观”的牛宝宝群像,牛宝宝背后又汹涌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诡谲叙事?

  其实,就我们的视野所及,这样的例子可谓多矣。明明自己的孩子尚未成年,连学业也未完成,但不仅可以正式拥有公务员编制,还可以堂而皇之领工资。近几年,媒体揭曝的经适房腐败、廉租房腐败,归根到底也与权力不安分有关。就此而言,无论是最牛宝宝还是开着宝马申请经适房,都是因为,权力肆无忌惮,其魔手伸向公共利益。

  但让人略感费解的是,为了规避腐败,我们不是进行了一系列制度建设吗?比如公示制度。无论是18个1的最牛身份证号还是最牛宝宝的出生年月,都是赫然存诸相关部门的网站上。这些硬伤明显的“漏洞”,只要经过明眼人一看,便可抓住其辫子,相关部门在公布之初难道不犹豫一二吗?

  但这些职能部门还是公开了,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经施行的今天,不公开就不能取信于民,而且随着民众的权利意识增强,民众对公权力的透明运作有极大诉求,民众迫切需要掌握知情权和监督权。二是这些职能部门原本没有想到民众这么“辎铢”必较,他们以为公示只是走形式,他们假装公示,同时认为民众也会假装审视,没有想到民众较真了。

  接下来,也许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屡屡因公示而受抨击的职能部门,会不会学 “精”了,要么不公示要么腐败得更隐秘?不公示是有可能的,一些地方的政府网站因被眼尖的网友发现当地官员的副职过多,从而一撤了之。腐败得更隐蔽也是可能的,那些善于操弄的人为避免被民众抓住把柄,做事会更“细致”些,比如下次腐败时,可以把最牛宝宝变为成年人。

  由此,便带来一个新命题,即,如何保证权力运作更透明,如何真正落实并强化民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毕竟,仅仅公示是不够的,这起最牛宝宝事件如果不是一些人留心,或许就不会发现其中的猫腻。在当下,权力运作透明化有太多改进的空间,民众无法取得“在场的监督”,也无法得到“全程的监督”,往往只是事后的监督,并且这种监督多具偶然性。惟有强化民众的无缝监督,那些意图腐败的人才不敢腐败。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来源日期:2009年09月1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9月1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