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3日
搜索:
“最牛身份证号”:被隐藏的公示信息
【该文章阅读量:1879次】

        一个为18个“1”的身份证号,近日在北京市“经济适用住房市级备案结果公示”中被网友发现,一时激起了各方猜测,更有网友将这个号码戏称为史上“最牛身份证号”。

  8月31日,北京市宣武区住房保障办公室最终对一个神秘的身份证号给出了官方解释——这并非是真正的身份证号,而是为了那些因为特殊原因而没有身份证的申请人“设计”的一个特定的编号。

  不过,这个黑色幽默带给我们的反思,并未因为事实的澄清而就此结束,它为我们揭开的,是更深层次的问题。一个被打了“马赛克”的公示信息,它的公示价值是否还存在?作为住房保障部门,如何做好服务工作,更好地接受社会监督?

  在一个公开透明的资讯时代,也许,这些正是一个成熟的政府需要不断完善的。

  一份被打了“马赛克”的公示信息

  事情起源于一份被公示的北京“经济适用住房市级备案结果”。

  这是一份多达49000多个名单的公示,相信很少有人会一个一个名字的查,但是很不幸,我们的网民却在里面发现了异常。

  在这份公示里面,一些网友在浏览时突然发现,宣武区一名姓高的申请人,其身份证号码竟然是“111111111111111111”,随即网友们纷纷截取网页上的这块表格发到网上。

  有网友就提出,这个身份证号码根本不可能存在,别说“111”根本不是任何地方的地址码,公元1111年出生的人怎么可能活到现在?网友随即提出疑问:这是一个什么人?为什么没有身份证号?

  记者后来在“经济适用住房市级备案结果公示”里看到,属于宣武区的编号J040800495的一位姓高的申请人,身份证号一栏确实是18个1,保障人口一栏则填写的2人。

  根据申请经济适用房的相关规定,申请保障住房的必须是个成年人了,按照法律必须要领身份证,但这位申请人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获准申请到经济适用房,不得不令人奇怪。

  高水平的网民同时还查出,2008年8月该申请人就参加了经济适用房的摇号,并于去年9月选择了一套常营经济适用房,在去年进行了公示,这其中是否存在二次摇号的可能?同时,这位申请人还曾经出现在廉租房的申请名单里,而那个时候他的身份证号码不是18个1,而是18个0。

  采访中,宣武区住房保障部门有关负责人解释,这并不是真正的身份证号,而是特殊情况下输入住房保障审核系统的一个特别编号。

  一份用于公示的信息,却被公然打上了“马赛克”,这本身就引起了大众的广泛质疑,更因为主管部门的“特别”解释,而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神秘身份证号主人的特殊身份

  在公众的不断质疑声中,8月31日,北京市宣武区住房保障办公室最终对这份被打了“马赛克”的公示信息进行了解释。

  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公示中身份证号码显示为18个1的申请人高某是宣武区居民,今年43岁,离异,与女儿共同申请经济适用房。由于服刑的原因,高某曾被注销城市户口。2007年刑满释放后,由于他原户籍住址为其父亲住房,且已拆迁,所以一直未能解决住房和户口问题。

  这位负责人表示,此后,高某多次向街道和区政府要求解决户口及住房问题。2008年,住房保障工作全面推开后,高某强烈要求申请经济适用住房。经审核,他符合经济适用房申请条件,但由于其个人原因,没有身份证号码,无法录入“经济适用房申请审核管理信息系统”,受理工作无法进行。

  负责人说:“经研究决定,北京市宣武区住房保障部门将他作为特殊情况,从以人为本的角度按个案进行处理。在审核工作中,先行赋予高某一个由18个1构成的替代号码,以便录入经济适用房审核系统,为其办理经济适用房申请手续。”

  据介绍,完成备案工作后,高某于2008年8月份参加了宣武区经济适用房公开摇号,并于9月份按照选房顺序号,选择了常营经济适用房一套,在去年进行了公示。“今年的公示,是为了保证经适房的公开透明,把从2007年以来通过经适房审核备案的家庭都进行公示。这其中包括了之前已摇中选过房的家庭,因此并不存在去年和今年两次都摇中经济适用房的情况。”

  公示背后折射出的,恰恰是对公开的忽视

  18个“1”的身份证号之谜,终于得到了澄清,但是对于这次公示引发的思考却才刚刚开始。

  事实上,18个“1”的这样特殊的身份证号,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公示中,同样是在那份被找出的廉租房已备案结果的公示里面,网友还搜到了20个廉租房人的身份证号全都是0。在限价房里面,有一个人身份证号只有前几位有数字,后面全都是0。

  这些人又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没有身份证号?他们又是否具有申请的资格?从某种程度上说,信息公开的一个原则,就是要经得起大众的监督和质疑。但是这些信息同样不能在公示上得到解答,这样的公示内容,显然并不能得到大多数公众的满意。

  作为公示,本是为了让公众了解更多的信息,被公示者的信息应该是越详尽越好,这是得到政府住房保障后的被公示者不得不做出的权利让步。现在,本为公示的信息却打上了“马赛克”,在本就敏感的经适房问题上,这就难免不让人质疑,而且,打了“马赛克”的信息根本就没有公示的意义和价值。

  经济学教授霍德明在评论中就指出,在这件事情上,主管部门虽然已经把公示看作是他的本职工作,但是对于公示的内容,主管部门显然并没有将公开透明真正落实到位。

  “如果说‘最牛身份证’是一个特殊情况,那么主管部门早就应该考虑到,哪些需要向公众解释清楚。”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教授李楯在采访中表示。一旦向社会公开,那么就得首先做到向社会公开所有的环节。如果发现问题,政府解释的不够到位,那就需要进一步解释。

  有评论表示,作为针对中低收入人群提供的福利,政府应该做到特别透明,特别公开、公正、公平,而这“三公”原则里边,最重要的就是公开,一切都公开了,公正和公平相对来说就在我们的监督之下。如果有一个暗箱没有被公开,这里面就可能产生这种特别的身份,这种“特别”,很可能就是一个“特权”。

  信息公开正在推进社会进步

  实际上,对于此次公众对经济适用房申请人的特殊身份的强烈反映,主管部门应该完全可以预料到。

  从今年6月份开始,有关经济适用房的新闻就一直没有停止过。6月12日,湖北武汉有5000余人参加了经济适用房的公开摇号,在公开销售的 124套住房中,最后摇中的人中竟然有6人其购房资格证明是连号。据华中师范大学一名数学博士计算,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仅约为千万亿分之一。

  此事刚刚过去一个多月,7月29日,湖北老河口市经济适用房摇号再次出现14连号的新闻。此后,又接连发生了郑州经适房变别墅、北京经适房近半出租等新闻,“经济适用房”一次次触动人们的神经。

  在这样的背景下,公众早已经对经适房的申领中的猫腻“神经过敏”,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大家的臆想。而要想让公众不再习惯性地质疑和猜忌,就必须让经济适用房获得者名单的公布十分仔细、十分真实、十分详尽。

  经济适用房是社会整体对于某一个群体的一个所谓的社会福利的措施。政府其实在过去这几年中间,已经做到相当公开了,包括这次北京宣武区公开的信息中。记者在宣武区政府的网站上,就可以查到他的名字、工作单位和户籍地址。

  正因为信息的公开,我们在这么一个公开透明的资讯时代里,更希望看到,能够把经济适用房、廉租房这些社会福利措施,很精准地普及到那些有需要的人群身上,让民众首先享受到自我监督下的社会福利。

  在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看来,最根本的问题是,我们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政策中,像摇号这样一些制度的设置,就应该让更多的公众参与进来,应该向社会要智慧。“我们主体的参与,就是不要由政府自己单独做,要让社会公众,主要让经济适用房的受众主体参与进来。他们参与进来了,所谓的暗箱操作,也就难以存在。”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能够查到18个1,包括查到20个0的这样一些身份证号,应该要感谢信息的公开。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开,我们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人申请到了经济适用房,更无从谈起社会的监督力量。

  但是,信息公开不是静止的,它是动态的。公开了以后,信息还要经得起质疑,直到公众得到满意的答案为止。

  也许,这正是我们的政府需要继续完善的。

  (本报综合《北京青年报》、《新京报》、央视《今日观察》等相关报道)

来源:浙江日报      来源日期:2009年09月0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9月0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