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3日
搜索:
18个0的身份证成功申请廉租房
【该文章阅读量:1973次】

        张鸿:我查到18个0的身份证也成功申请了廉租房!

  日前,北京市的有关方面公示经济适用房备案结果,其中竟然出现了一名身份证号码为“18个1”的人,网友戏称它是“史上最牛的身份证号”。相关部门解说,这并非是真正的身份证号,而是为了那些因为特殊原因而没有身份证的申请人“设计”的一个特定的编号,但是质疑声,并没有因此而消失。那么到底是什么人拥有这么“牛”的身份证号码呢?在平等、透明的社会公示面前,“最牛的身份证号”的背后又折射了什么?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陈伟鸿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霍德明、张鸿共同评论。

  北京经济适用房公示惊现最牛身份证号,新名词18个1引发民众热议!

  谁制造了“高明显”?

  张鸿:相关部门无法解释事实真相

  (《今日观察》评论员)

  给出的解释无法充分地解释我们需要知道的真相,所以我们还是不明真相。现在我们需要知道的真相就是,第一,高明显同志是不是确有其人。如果有的话,他的身份证号是1111年11月11号出生的,是北宋年间,现在是898岁。在他的注册的公示项目里面有一条,就是是不是有特殊条件,比如说老年人、残疾人,拆迁等等。898岁应该是老年,但是没有这个注册,所以应该没有这个人。

  第二个问题是,这个人如果是1111这个身份证编号的话,那这个人为什么没有身份证?因为现在他有经济适用房的购买能力,那就证明他是北京市宣武区的一个街道的一个居民。他应该有户口本,能够证明是宣武区某个街道的一个困难户。但是在身份证办理条件不苛刻的情况下,却一年多办不下来身份证?

  霍德明:18个1+高显明=“鬼牌” 

  两年两次中号 官方解释难以令人满意

  (《今日观察》评论员)

  最牛的地方还是他在去年经济适用房摇号就已经摇中了,因为他今年没身份证,去年肯定也一样没有。但是相关部门却让他能够先公示,然后再摇号摇出来了。很可能这位高明显同志是非等闲之辈,觉得去年的房子可能不太好,还要等下一圈,出一个更好的手气。这么一个所谓18个1的身份证,加上这个名字,有点像扑克牌里面的所谓“鬼牌”。真的要摇出来以后,这个“鬼牌”就可以代表很多的意义。所以到目前为止官方给出来的解释,显然是不令人满意的。所以才让我们有这么多的猜疑的地方。我很希望赶快能够了解事情的真相。

  张鸿:居然还可以用18个0的身份证成功申请廉租房!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等着相关主管部门给一个更详细的解释,而且我可以再追几个问题:第一这个高明显同志,为什么还同时出现在廉租房的申请名单里?而这个时候他的身份这号码,不是18个1而是18个0。第二个问题,就是同样在这个廉租房已备案结果的公示里面,可以搜到的廉租房里有20个人的身份证号全都是0。在限价房里面,有一个人身份证号只有前几位有数字,后面全都是0。那到底这是一个高明显的一个个案,还是一个在保障性住房里面一个很普遍的一个事。被公示的这些人,我们不太知道这里面的猫腻,而高明显同志显然现在做的这个事,已经太明显了。如果说他是一个应该享受经济适用房,同时也应该享受廉租房这样的一个人的话,那他的收入水平等所有的个人资料就更应该公之于众。

  霍德明:相关部门“公开暗箱操作”   公然挑战社会监督

  (《今日观察》评论员)

  事件发展到现在为止,不应该叫高明显,应该叫高暗箱,甚至它是一种公开的暗箱操作。我知道只有一种人它是公开的暗箱操作,就是魔术师,我希望这些相关单位,他最好也是一个很好的魔术师,能够把底牌一掀开来的时候,全中国的人都觉得他是在真正的为民服务。可是这个资料显示,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他很显然把这么一个公示,或者是公开操作当作是他的一个本职,而对于他的内容却不愿意告诉大众。这个明显的是对现在的规则,甚至对社会监督是个挑战。

  49000多个所谓公示的名单里面,有多少人会真的一个一个名字去查?这可能是当初公布这个公示的相关人员他没想到过的,可是很不幸的是网民都有很高的水平,看到什么东西,人肉搜索就可以把中间的猫腻找出来。

  经济适用房问题接二连三,信息披露公开透明,该如何更有效完善?   

  张鸿:信息公开原则要经得起监督和质疑

  (《今日观察》评论员)

  第一个应当对中低收入人群提供福利,提供保障。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特别支持,它也应该特别透明,特别公开、公正、公平。但是三公原则里边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公开,一切都公开了,公正和公平相对来说就在我们的监督之下。如果有一个暗箱没有被公开的话,这里面就可能产生这种特别的身份证,就是第二个特别,它很可能是一个特权。六连号等等经济适用房所曝露的这些问题,最大、最根本问题就是相关的层面没有做到完全公开。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我们能够查到18个1,包括我能查到20个0的这样一些身份证号。我们应该要感谢信息的公开,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开的话,我们可能也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信息公开不是静止的,它是动态的。公开了以后,要经得起质疑,直到公众得到满意的答案为止。

  霍德明:政府单位信息公开要经得起考验

  (《今日观察》评论员)

  经济适用房肯定是社会整体对于某一个群体的一个所谓的社会福利的措施。政府其实在过去这几年中间,已经做到相当公开了,包括这次高明显同志的信息。我在宣武区政府的网站上去查,在一批的所谓经济适用房申请名单,查到他的名字工作单位和户籍地址。虽然这个资料很多,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查到高明显同志的相关的工作单位等信息。

  在这么一个公开透明的这个资讯时代里,我们希望能够把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或者是这种社会福利措施,能够很精准普及到那一群人体身上去。而不是当我们这一次一接受考验,就结果出现了18个1的情况。相关政府单位在前面的信息公开透明上,包括在网站上公开了很多事,但是偏偏高明显同志是对不上的,这一点可以说是有一点功亏一篑。

  李楯:我们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究竟要给谁?

  (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教授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如果说这是一个特殊情况,那就早应该考虑到,哪些需要向公众解释清楚。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要给谁,像摇号这样一些制度的设置,就应该让更多的公众参与进来,应该向社会要智慧,而目前不是这样。

  杨小军:要让社会公众参与经济适用房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  《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们主体的参与,就是不要由政府自己单独做,要让社会公众,主要让经济适用房的受众主体参与进来。他们参与进来了,所谓的暗箱操作,也就难以存在。

  第二就是经济适用房从建设到以后的分配,它的全过程应该公开透明,接受所有经济适用房主体和社会公众和媒体的监督。另外一个,我们经济适用房到底能够解决到什么程度,这种供求关系,我认为用一种排队的方式。是不是一种更理想的选择,就是我们给所有的经济适用房主体,一个合理的预期。我们根据一个条件得到的数据,然后排出队来,哪一个年龄层次的人,或者是多少年等待经济适用房的人,他可以在几年以后,毫无疑问地能够得到经济适用房。

  张鸿:对公开的信息政府要尽到必要的解释

  (《今日观察》评论员)

  如果说要向社会要智慧,那么得首先要向社会公开所有的环节。比如说今天这个公示让我们发现了问题,那这个公示就是好的。要是发现问题后,政府解释的不够到位,那就需要进一步地解释。

  我特别愿意以最善良的想法来想这个事:管理部门可能的确遇到了一个叫高明显的同志,这个同志可能的确是因为种种不好说出来的原因,没有领到自己的身份证,所以政府要用人性化的安排,让他得到了这样经济适用房的申请权,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故事,非常感人。

  但现在我们一再要求公开故事真相时,起码管理部门应该告诉我们故事梗概是什么,管理部门可以不告诉我们高明显最隐私的东西。而且现在的问题是,可能不光是高明显一个人的事情,还有20多个人,他们的身份证都是0。所以这个时候也需要“高明显们”站出来,告诉大家说自己的确是适合申请经济适用房或者廉租房的。这样也能为相关主管部门洗清“不白之冤”······

来源:央视《今日观察》      来源日期:2009年09月0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9月0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